第 18部分阅读

吃货嫡妻 作者:暮雪翎

第 18部分阅读

      吃货嫡妻 作者:暮雪翎

    第 18部分阅读

    想着你以前在裕亲王府内,应该也是见惯了妻妾争宠的事,多多少少也懂些。”

    “娘的意思是——”

    “还说不准。”柳氏眯着眼冷笑,“二房和三房虽是庶子,却极有野心,觉得夏侯家这万千家产理应由他们也继承一份,但这几年来,兰泱手段强硬,他们一分好处也没有捞到,怕是心里早就不满了。如今兰泱又尚了郡主,他们更加心有不甘。”

    凌兰捏着衣袖敛眉想了会,问道,“娘能否告诉我,为什么兰泱他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话一问出口,素来淡定从容的夏侯夫人,刹然变了脸色。

    “娘?”凌兰心有戚戚焉,难道问错话了?

    柳氏却在凌兰柔声唤她的时候自嘲的笑开,“都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不能释怀。果真是傻,人都死了,我还介怀什么?再介怀,他也不会还兰泱一个清白了。”话语未完,声却早已几度哽咽。

    凌兰暗自抽自己,真是不会看脸色的人。不过她还真有“本事”,一句话将夏侯夫人埋在内心深处多年的疙瘩给揪了出来。

    柳氏拍了拍凌兰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示意自己无妨,柔声淡淡道,“这都是陈年旧事了,知不知晓也没什么区别。”

    “这话不能这么说,”凌兰有些不赞同,“我如今既然已是兰泱的妻子,就应该知道他的事。若母亲连这都不愿告诉凌兰,那夏侯家求娶姻缘所为何之,我就不得不再考虑考虑了。”

    柳氏听完这话,就一直盯着凌兰看,似要将凌兰看穿,看看这不过十八韶龄的女子究竟所思为何,所想为何。许久,才苦笑道,“兰泱看人从不会错,他既然认定了你,甚至为了你将老夫人为他纳得妾室都推了,可见你确实是有点真本事。也罢,既然你要知,我便告诉你,不管怎样,你与兰泱,夫妻一体,荣辱与共。”

    凌兰甚是无语,这哪跟哪啊!她不过是想知道为什么夏侯兰泱要隐瞒自己的身份,这样自己才能断定他究竟要做什么,这样面对夏侯子寒和夏侯子骞时,才不至于出了差错。怎么到了夏侯夫人这,就成了什么夫妻一体的大事了?难道这就是代沟与隔阂?

    柳氏抱着怀里暖手炉,依旧是柔声慢调的讲述一件几乎颠覆凌兰三观的往事,“当年我嫁给老爷之前,曾与姑姑家的表哥有过一段情。后来,他们举家迁往西蜀,远离了长安,也就淡了。我嫁给老爷之后,曾随老爷去过一次西蜀,与表哥见了面。本是因为久未相见,所以便聊得开心些,谁知竟惹得老爷不开心。那时我还不知自己有了身孕,一气之下就回了长安娘家。后来,生下兰泱后,老爷才接我回去。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兰泱九岁那年,表哥他到杭州处理公事,就到了府内,见到兰泱,直呼兰泱与他小时候太像了。我原本想着这是玩笑话,却不知老爷当了真。表哥走后,老爷就将兰泱关进了祠堂。他竟以为兰泱是表哥的骨血!”

    凌兰瞬间被雷到了。

    传言夏侯滨俊和柳氏鹣鲽情深,举案齐眉,没想到背后竟然有这么不堪提起的往事。

    “那之后,他便一直纵容尤姨娘横行府内,宠妾灭妻。也就是那一年,尤氏生下了夏侯子骞,就在兰泱十岁后的一个月。自此,他再也不愿意到芜岚院,再也不管兰泱。兰泱便离了府,独自一人闯荡江湖。”

    凌兰一时之间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只能问,“后来呢?”

    “过了两年,我有了菀静,他估计也是想明白了,便不再提陈年旧事。之后也派人去寻了兰泱几次,但兰泱却不愿回府,不想再掺合这些事,老爷也只能任由他一人在外漂泊。那些年,兰泱从来没有回来过,只是偶尔会给我寄来几封信,报一下平安。直到五年前,老爷突然病逝,他才急急忙忙赶回家中。”

    “……”凌兰沉默了,她家夫君还真是个奇葩。

    “老爷病得急,还没来得及等大夫到府上,他就驾鹤西去了。兰泱匆匆而归,未来得及悲伤,就竟然发现老爷死得蹊跷。他暗地里找来江湖上杏林圣手为老爷诊断一番,发现老爷并非是病逝,而是被人毒死的。所中之毒乃是来自西域的一种叫做‘断肠草’的剧毒,兰泱怀疑是对手的仇杀,便当机立断,他以夏管家的身份背后管理夏侯商事,由他的朋友张大侠以他的身份与众人周旋。”柳氏长叹一声,“这么多年了,终于查出了些眉目,兰泱也平安的活到了现在。”

    凌兰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震惊这词实在是太不够深层。用天雷滚滚,惊天动地来形容还勉强可以。

    那他这次去蜀中,难道是去查真相?

    ☆、中毒(二)

    凌兰想了许久,决定放弃去蜀中找夏侯兰泱的打算。

    她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信心的。而自己,应该还没有背到极点。幼年丧母就已经够悲催的了,再来个中年丧夫,呵,她就不是女娲用鞭子抽出来的,而是用脚踩出来的。

    自柳氏的芜岚院回到葳蕤院许久,凌兰还没有从八卦中恢复过来。都说皇宫后院是一个聚集了各种世间纷杂的地方,人生百态尽可见到。但这平民百姓家又何尝没有百态人生,千番滋味?

    “郡主,要吃点什么吗?”碧梧替她取下外衣,忙又抱了一个珐琅镂空嵌银暖手炉递给凌兰。

    凌兰懒洋洋的躺在铺着厚厚的狐皮毯子的贵妃榻上,摆手示意她们都先下去歇着。顿了顿,又道,“白薇、梦菡,你二人留下。”

    碧梧回头看了看凌兰,又转身往香炉里扔了一片木兰香,才随着陈妈妈和碧芙走了出去。

    凌兰指了指一旁的凳子让她们坐下,这才问道,“你们二人会不会武功?”

    “会。我们本就是江湖上行走的女子,后因被仇人追杀,为主人所救,主人又教了我们些许武功。”

    “很好,”凌兰点了点头,满心高兴,她家夫君果真不是吃素的,“如果现在自杭州去蜀中,需要多久?”

    “若是快马加鞭不停,应该在明天早上到。”顿了顿,白薇又问道,“少夫人为什么要去蜀中?”

    “不是我去,”凌兰按了按鬓角,头疼不已,“你们两人选一人即刻出发去蜀中,将我的一封信交给你家主人,另外一人,这几日随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二淑一惊,忙跪了下来。

    “怎么了?”凌兰方才正闭着眼按着鬓角,所以没瞧见二淑跪下。倒是一直没听见有人答复,这才奇怪的睁开眼,谁知这两位竟然跪下了。

    “少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奴婢这两日没有伺候好,若是如此,还请少夫人责罚,莫要告诉主人,否则,主人定不轻饶。”

    “……”凌兰无语之极,不就是让她们送信外带当一下保镖吗,若不是突然遣碧芙或陆伯尧离开太突兀,她也不会想到她们俩,没想到竟然会误会。夏侯兰泱平时对她们究竟有多么狠绝,竟让她们如此谨慎?“倒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送一封信,一封家信而已。取文房四宝来。”

    交代清楚,凌兰实在无事可做,便拿了食谱躺在贵妃榻上瞧,一时看得出神,竟想起了夏侯兰泱,夏侯兰泱现在在干什么呢?按理说他应该已经到了蜀中,想必与夏侯子寒的人已经对上了吧。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过来。

    唉,叔叔,叔叔,你快点回来呀。我喜欢吃的干锅鸭、水煮肉呀……

    凌兰两眼冒光,好像眼前满满的摆了一桌子的干锅鸭、水煮肉、烤鱼……

    前来拜访她的夏侯慧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望着凌兰那副口水直流的模样,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进去,或不进去,这实在是个难以考量的问题。

    碧芙正端了盆盂过来伺候凌兰净手,一见门口堵了个人,本想训斥一声,谁知瞧着那背影有些熟悉,紧走几步瞧了瞧,竟然是二房的慧小姐。

    “慧小姐,怎么不进去?”碧芙端着盆盂,也没有行什么大礼,只是象征性的屈了屈腿。

    夏侯慧尴尬的指着里面,“大嫂她——”

    “郡主怎么了?”碧芙满脸狐疑,探着头向里看去,于是某人口水恨不得流出来的谗样一丝不差的落在碧芙眼中。碧芙脸上的笑僵住了,她怎么跟了这么一位没有品的主子。碧芙不得不僵着脸请夏侯慧进去,“慧小姐里面请,奴婢去叫醒郡主。”

    凌兰被叫醒的时候,还在迷迷糊糊的想着她家夏侯叔叔给她带回了一大堆川蜀美味,以至于看夏侯慧的眼神甚是飘渺,就像平时瞧蝴蝶酥,紫云酥的样子。

    碧芙站在她身后,扯着嘴角去掐她腰间的肉,还皮笑肉不笑的道,“郡主,该用晚饭了。”

    凌兰吃痛,“嘶——”的吸了一口冷气,瞬间清醒了。一边揉着腰,一边笑得温和,“慧妹妹可有什么事?”

    夏侯慧敛了衣袖,微微俯身,柔声恭敬回答,“姨娘做了几样小菜,想请大嫂赏脸过去尝尝。”

    碧芙闻言笑道,“谢过慧小姐了,正巧夫人方才送了几个厨子过来,眼下已经做好了饭,奴婢正准备请郡主移步正厅用饭呢,真是不凑巧,改日吧。”

    夏侯慧脸涨得通红,她娘说顾凌兰贪吃,只要说有好吃的一定会去,谁知她身边竟然有这样伶牙俐齿的丫鬟,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只能小心陪着笑,“姨娘特地差人从乡野之地寻来的野生的鸡子和鳜鱼,说是能补身子,还望大嫂能赏脸前去。”

    碧芙不着痕迹的替凌兰整理衣襟,依旧笑得温婉,“天寒地冻的,郡主用饭向来麻烦,就不去叨扰兰姨娘了。多谢慧小姐的美意,改日我家郡主一定亲自下厨做上几道小点心送到兰姨娘那赔不是。”

    凌兰在一旁干着急,就是插不上话,在心里忿忿不平的恨,早知有被丫鬟欺负的一天,自己平时就应该严肃点,哼!

    夏侯慧此时就差不多像是蚊子嗡嗡了,“大嫂,姨娘也是一番好意,请大嫂一定要前去。”

    凌兰“啪”的一声打掉碧芙按在她肩上的手,歪着头,疑惑不解,“兰姨娘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桃花鳜鱼和叫花鸡?”

    夏侯慧一怔,没料到凌兰会这么问,结结巴巴说道,“是二哥说的。二哥为了答谢大嫂送的瑾王爷墨宝,特地亲自下厨做的,请——说是请大嫂前去。”

    终于说出实话了吧,凌兰暗地里撇嘴,就知道是夏侯子寒的诡计。就算她是吃货,也是一只有节操的吃货,岂会为了吃而出卖自己?夏侯子寒太瞧不起人了!不过眼下却想不到该用什么理由拒绝。昨晚的事夏侯子寒算定她绝对不敢说出来,所以他也就敢名目张胆的请她前去用饭,谁知这一顿饭究竟是鸿门宴还是嘉奖席。

    愁人呐愁人。

    没想到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庶子姨娘都这么厉害,想她堂堂王府郡主,竟然消极怠工?实在是太有损上天赐予自己的这么优渥的先天条件。

    凌兰瞬间有了正能量:要翻身做主,绝不能再任由别人爬到头上来。

    凌兰不由得感慨:她爹裕亲王和她哥顾兰溦用十八年的时间没有教会她奋斗,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庶子以及那姨娘用一天一夜的时间教会她——反击。

    果真是逆境教会人成长,顺境教会人堕落呀!

    凌兰敲了敲手腕上帝王绿的翡翠镯子,懒洋洋笑道,“兰姨娘和二公子还真是费神了。不过我近日有些腻胃,吃不得油腻的东西,等过几日吧。”转身吩咐碧芙,“去将我梳妆台上那盒子芙蓉膏拿来送给慧妹妹。”

    碧芙转过身偷笑,郡主这一招倒是绝了。

    夏侯慧接过芙蓉膏的那一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纵若她是个庶女,可毕竟是夏侯家最大的女儿,平日里嫡母也没这么给她过难堪。就连骄扬跋扈的嫡妹,也给她几分薄面。可这个初来乍到的新嫂嫂,竟然当众侮辱她。什么给芙蓉膏,她来传话,她赏东西,这算什么,当她是小丫鬟仆人吗!

    凌兰疑惑道,“慧妹妹不喜欢?”

    夏侯慧向来沉稳,此刻受委屈也只是忍着,强颜欢笑,“谢谢大嫂,我先回了。”

    碧芙替她边按摩,边疑惑道:“奴婢见慧小姐身旁跟着两位丫鬟随行,觉得有些奇怪。慧小姐虽是长女,但毕竟是庶女,怎么伺候的丫鬟婆子这么多?这不过是到葳蕤院请郡主用餐,就带了两个丫鬟,实在是——”

    凌兰懒洋洋的笑了,“夏侯夫人瞧我不惯罢了。若非如此,葳蕤院岂会一个夏侯家的丫鬟婆子也没有?若非如此,那夏侯子寒昨夜会如此容易就进入我房内?”

    碧芙无奈道:“郡主样样

    第 18部分阅读

    -

第 18部分阅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