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第一道传令

大夏捧剑人 作者:必须火

      “小、小人之前家道还没有败落时,家父曾送我去学堂读过几年书,后来家道败落,家父拿出仅有的家底,为小人谋取了这份差事。”赵奎不敢有一点隐瞒,如实的说道。
    “你家住在哪里?家中还有什么人?”韩宁继续问。
    扑通!
    “大人,小人错了!”赵奎吓的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面对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只能用祈求和可怜,换取对方微弱的一点同情,让对方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
    以韩宁的身份,想要收拾他,只要一句话。
    “大人要罚就罚小人一人,求大人不要牵连到家父他们身上。”
    “我又说过要惩罚你们?”韩宁眯着眼睛。
    “大人您不责罚小人?”赵奎鼓足勇气抬起了头。
    “我为何要惩罚你?”韩宁反问。
    “谢大人开恩!”赵奎再次磕头,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老老实实的将自家的地址,还有家中的亲人,如实的说了出来。
    除了他父母以外,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也住在北坊这边,位置却很偏。
    “起来吧!”扔下一句话,韩宁转身离去。
    赵奎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望着韩宁离去的背影,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休息大厅这里。
    每个防区都有自己的专门休息之地,还有审讯罪犯的各种工具。
    “大人您喝茶!”赵奎壮着胆子,倒了一杯茶恭敬的递了过来。
    “何强和何虎是什么关系?”韩宁接过茶杯。
    “小人不敢说。”赵奎低着脑袋,身体在发抖,这是怕的。
    “你应该明白,从我掌管108防区开始,你们的生杀大权便掌握在我的手中。”韩宁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冷眼望着他。
    “以我的身份,想要收拾你,甚至将你杀了,非常简单,你读过书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赵奎迟疑,两种思想在交战。
    他没想到韩宁刚来,他就要选择站队,之前被韩宁选中的那一刻喜悦,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惶恐。
    “你下去吧!换一个人过来。”韩宁挥挥手。
    “大人不要,小人说!”赵奎心里一狠,想到自己家的困境,都快要揭不开锅了,父母还在为自己的亲事发愁。
    姐姐更是为了自己提出“以亲换亲”,要是他再不争气,将会彻底寒了他们的心。
    这一刻,面临韩宁抛出的选择,他别无选择。
    “他们是兄弟。”赵奎压低着声音,还不忘左右望了一眼。
    “韩明你知道?”韩宁问。
    韩明是这具身体的便宜父亲。
    “嗯。”赵奎点点头。
    “韩明是家父,他在牢中的人缘怎么样?和哪些人比较亲近?和哪些人有过节?”韩宁放下茶杯,严肃的望着他。
    “韩大人在牢中的人缘很好,除了赵大山父子以外,并没有和其他人有过节。”赵奎道。
    “和牢头的关系如何?”韩宁眉头一皱。
    “小人不太清楚,不过韩大人很少去牢头那里。”赵奎将知道的说了出来。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若赵奎说的是真的,韩明应该和祝杰的关系很差,从职场的角度来看,一个下属不拜访上司,走动少,只有一个可能,他们不对付。
    联想到赵家父子也在天牢当值,还有李石和祝杰的关系在,韩宁已经猜到了一点。
    “难倒是赵家在针对我?想要借助祝杰的手,先拿下我狱卒的身份,将我赶走等没了狱卒这层皮,在外面收拾我?”韩宁推测。
    从两家的关系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
    再者韩明的死,也非常的蹊跷,处处透着古怪。
    压下心里的猜测,目光落在赵奎的身上。
    “刚才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许泄露出去,若是让我知道,你泄露了一个字,你知道是什么后果,以我的手段,想要一个人凭空消失,还是能够办到的。”韩宁敲打。
    “是大人!”赵奎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做这些琐事,交给他们三人去做即可。你的主要任务,便是帮我盯着这些罪犯,若是他们有什么反常,及时通知我。”韩宁道。
    “啊!”赵奎激动的叫唤一声。
    “大人我升官了吗?管着李三他们三人?”
    “可以这样说,下去吧!”韩宁挥挥手。
    “谢大人栽培,小人一定不忘大人栽培之恩。”赵奎激动的离去。
    “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用御下之道,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韩宁摇摇头。
    咚咚咚……
    忽然急促的擂鼓声,从天牢的中心处传来,声音很急,带着低沉的压抑。
    “大人您怎么还在这里?这是牢头召唤所有狱卒的传令,但凡鼓声响起,不管在做什么事情,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赶过去,若是超过三分钟,还没有赶到那里集合,将会面临责罚!”赵奎去而复返,急忙解释。
    “牢头传令?”韩宁眉头一皱。
    “大人您不知道?”赵奎疑惑。
    “我知道了,你照看好这里的事情。”韩宁吩咐。
    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将速度爆发到极致,向着天牢中心处赶去。
    心里却在冷笑,处处算计,连一些基本常识,都不告诉我。
    总有一天,让我逮到机会,我要从你们的身上摸过去……
    当韩宁赶到这里的时候,天牢一层的所有狱卒都已经到齐,站成队列。
    韩宁找了个位置,站在最后面,目视着前方。
    大厅中站着三个人,一位中年人,国字脸,穿着一身刑部官服,不怒之威,带着久居上位者的气质。
    在他的身边,站着郑米和祝杰。
    郑米依旧面无表情,胸口挺的笔直,祝杰之前的不可一世已经消失不见,面露讨好,笑的跟菊花一样,不过脸上的那道刀疤却有点寒碜人。
    像条哈巴狗一样,在舔着此人,显然是在刻意讨好。
    “传刑部法令,从即日起,严加拷问天牢中的每一名罪犯,尤其是修炼者,必须要找到“文书”的下落。”
    扫视一圈,中年人将这些狱卒的表情看在眼中,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
    “但凡发现线索者,官升三级,传顶尖修炼之法,可以一直修炼到四境,赏豪宅一座,黄金一万两,良田千亩可世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