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5章 汇报试探

商运红途 作者:三三五五

      此时,吴一楠也得到了潘梅玲被劫持失踪的消息。根据灰色越野车男子提供劫持黑色小轿车的车牌号,吴一楠动用了在华西市的关系,查询结果根本没有这个车牌号,显然车牌号是假的。
    吴一楠又问,看清了那几个男子的面貌了没有?越野车男子说正好背对着,没看清,有一个侧面,也很不清楚。
    线索就这么断了。
    吴一楠不停地责备自己,如果自己动作快些,也不会落后于对方一步,也不会让潘梅玲下落不明。吴一楠知道,潘梅玲这么一失踪,凶多吉少,对方或许杀人灭口。
    吴一楠立即电话给洪峰,向洪峰道出潘梅玲在华西市内失踪的情况。
    洪峰沉思良久,道:“孟向阳呢?马上找到孟向阳,潘梅玲是他的女人,他应该知道情况。”
    “孟向阳也失踪了,和他一块失踪的还有原华糖集团的老总丁显军。”吴一楠说道:“这二个人最近都离开了华西,到省外任职去了,现在两个人突然同时失踪,会不会跟原古宁糖厂有关?”
    “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洪峰说道:“潘梅玲会不会跟孟向阳在一起?”
    吴一楠的眉头皱得更紧,道:“如果潘梅玲跟孟向阳在一起,孟向阳也没有必要以劫持的方式把潘梅玲带走!原来我还在质疑,潘梅玲手上到底有没有那些批复文件,现在他们这么一动手,基本可以确定,潘梅玲的手上有他们重要的证据!”
    “孟向阳和丁显军是什么时候没有踪影的?”洪峰问道。
    “许可福在市内金堂星夜总会见过他之后,就没了踪影,他也没有回省外的公司。丁显军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会不会出国了!”洪峰脑子闪过这个念头,脱口而出:“这样吧,我让他们立即查询一下,孟向阳和丁显军身份证和护照情况。同时,也让黑.道帮找找潘梅玲的下落。”
    ……
    华乔山处理好一切之后,便开着车子回宁山。
    此时,正好是下午三点多钟,到市里就一天多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禁让华乔山有点儿虚脱。
    特别是看着潘梅玲从一个鲜活的生命,到躺在地上冰冷的尸体,都让华乔山不寒而栗!邓划生心狠手辣,如果他这么追随邓划生下去,总有一天他的下场也和潘梅玲一样,躺在冰冷的地下室里。
    不行,必须想办法保护自己,不能这样坐着等死!必须要让邓划生知道,我手上也有一份U盘里的内容!以此让他不敢动我,告诉他,只要他动我,那些资料就会到纪委的手上!
    华乔山的脑子里不停地闪过这样的想法,不知不觉车子驰进了宁山,驰进了县府大院。
    刚进办公室,吴一楠后脚就跟了进来。
    “华县.长,您终于回来了!”吴一楠满脸笑容地看着华乔山。
    吴一楠用“终于”两个字,很让华乔山不爽,没有好气地说道:“你在监视我?”
    “不,不,县.长您误会了!我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吴一楠赶紧说道:“原古宁糖厂的财务主管潘梅玲手上留存有原古宁糖厂的财务资料及账本。”
    华乔山眉头抬了抬,道:“你们怎么知道她手上有原古宁糖厂的财务资料及账本?”
    “她跟她的一个好友说的!”吴一楠说道:“我们得到消息后,就找到了她,她答应把原古宁糖厂的财务资料和账本交给我们,可我们再找她的时候,她失踪了。”
    说完,吴一楠的紧盯着华乔山。
    华乔山心里发笑,吴一楠还真是来诓他的!
    于是,华乔山波澜不惊地问道:“失踪?怎么失踪的?你们怎么知道她失踪了?找不到人就是失踪?”
    吴一楠咽了把口水,道:“有人看到她在华糖集团公司的地下车库被人劫上了车。”
    华乔山完全已经确定,那辆跟踪黑色小轿车的灰色越野车就是吴一楠所为!
    “哦?那些人为什么劫她?情劫?你或许没见过潘梅玲,那可是个独一无二的大美.人!”华乔山很巧妙地把劫持往情劫那边引。
    吴一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也有这种可能,总之,我们本应该可以拿到的证据资料没拿到手,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你上次说,原古宁糖厂的那些账务资料及账本不是已经在你手上了吗?”华乔山拖着腔调。
    “唉,那是我把话说在前了。”吴一楠歉意地看着华乔山,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以为一定会拿到那些账务资料及账本,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资料你都还没拿到手,你怎么就知道上边有我签发的批复?”华乔山抬眼看着吴一楠,道:“你不会是想把我牵扯到原古宁糖厂违规拿补贴的事件去吧?”
    “不,不,县.长您真的误会了!”吴一楠赶紧解释,道:“那也是潘梅玲说的,她说她手上有你签发的批复文件。”
    华乔山意味深长地瞟了吴一楠一眼,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吴一楠顿了顿,道:“关于原古宁糖厂在全县限制黑糖进口的情况下,他们进口的黑糖是拿了其他县的指标,所以,在进口这块上没有违规。就只是补贴这块有问题!”
    “可现在拿不出他们拿了政.府补贴的证据!”华乔山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有证据,就不要枉加说话。”
    “对,对,县.长您说得对!”吴一楠赶紧点头,道:“我觉得奇怪的是,一千多万的补贴,他们是怎么做的,竟然在财政局这边连出账都没有痕迹,真的高明,太高明了!”
    “这是你臆想吧?”华乔山斜眼看着吴一楠,道:“你一点儿证据都没有,怎么就死咬着他们就拿了政.府的补贴?你刚才说的,那一千多万要经过财政局支出,可财政局却没有记录,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根本就没有那回事,所以,我建议停止对原古宁糖厂关于违规拿政.府补贴的调查!”
    吴一楠愣愣地听着,心里明白这才是华乔山的最终目的,合情合情,无可厚非!
    “好,听县.长您的!”吴一楠没有坚持,而是很顺从的答道:“还有德宁等几家糖厂查出违规享受政.府优惠政策的问题,该怎么处理?”
    “这个还用问我?按规章制度办!”华乔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吴一楠赶紧点头应承,退出华乔山的办公室。
    看着吴一楠的背影,华乔山阴阴地笑了: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