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日冕 8

一妃虽晚不须嗟 作者:伪装清纯

      “这不是我的东西!它是我……”她顿住,不想再说那个女人是她的母亲,但又不得不说:“是我母亲给我的,下午的时候她来过,这放归书是她强塞给我的……不过我是不同意的!当即就言辞坚决地拒绝了她!”
    凤辰脸色如冰,就算听到最后一句也没有转圜。
    白锦玉道:“殿下,他们现在非常惶恐你知道苏丽华并非苏府嫡女一事,这放归书便是他们的应对之策。他们是打算在你处置之前先让我识时务地自请放归,以此希望消解你的怒意,将后果降至最小。”
    前因说完,白锦玉当即再次重申自己态度:“但是我绝对不会听他们的,我当场就拒绝了她这个荒谬要求,殿下放心!”
    凤辰道:“那这个东西你为什么收着?”
    白锦玉:“我没收……是……没来得及让她带走。”
    凤辰感觉到她有些不对,俯身问:“怎么了?”
    白锦玉抿了抿唇,心中盘旋良久,忽然抬起头,倾吐道:“殿下,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凤辰道:“何事?”
    白锦玉的心砰砰地跳:“她,已经知道我不是苏丽华了!”
    凤辰道:“哦。”
    白锦玉盯着凤辰,她以为他听到这个会很惊讶,却没想到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给了个“哦”。
    白锦玉道:“殿下怎么不问我是怎么暴露的?”
    凤辰道:“你是怎么暴露的?”
    白锦玉继续道:“因为争执中,她说了七年前我丢的闻氏家印就是她拿的!”说到这里白锦玉的情绪不免又有些波动,“我当时一听这个就控制不住质问她偷换家印的事情……露了馅,被她看出了我是白锦玉……我当时真的气疯了,天下居然有人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做恶事!”
    家印丢失几乎摧毁了她的一切,直接导致了她后来一连串惨痛的经历,但文若兰到如今都还是一副天经地义的嘴脸,一想到这个,她浑身的血液都像在倒流。
    肩头忽然一个着力,人被揽进一个宽阔的怀里。
    “没什么,她知道了就知道了。”凤辰在她的头上柔声道。
    很神奇,满腔的恨意一瞬间就团团化做了委屈,她把脸埋在凤辰的心口,不甘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怀疑是她们干的,但是没有证据,今日她自己亲口说了出来……原来真的是她们!我在她们心里到底算什么?她们的所作所为害得我好惨,我好恨、好恨、好恨……殿下,为什么早有所料的事情还是会让人这么难过呢?”
    白锦玉全身发颤,凤辰紧紧地搂住她,轻轻地安抚:“一切都过去了,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一起,你还有我、还有奈儿,晋王府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保护你。”
    凤辰轻声地哄慰,像方才哄奈儿入睡一样一下一下低安抚她的后背,白锦玉终于在他的怀里平复下来,她从凤辰的身上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把他的衣服哭湿了一片。
    “殿下……”白锦玉盯着湿漉漉的一块泪渍,小声:“这湿了。”
    凤辰用衣袖给她拭去脸颊的泪痕:“嗯,可不能哭了。”
    白锦玉点点头,眼看凤辰雪白的袖子要来擦她的鼻子,赶紧自己先抹了一把。
    凤辰见之,拈起她的袖子放在鼻尖嗅了一嗅,道:“娘亲身上的味道好香啊!”
    白锦玉呼吸一乱,脸上薄薄一层红晕,推了他一下:“我从前都不哭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总在你面前掉眼泪,都不像那个人见人爱的我了!”
    凤辰道:“要什么人见人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的声音柔和而低沉,堪称性感:“流眼泪怎么了?神仙都会流泪,人又为什么不可以流泪呢?你会流眼泪,说明了你长大了、开窍了、懂情了。”
    凤辰的目光潋滟如秋波,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他张开双臂,她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凤辰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痕:“你知道吗,你哭起来好美,每次你哭的时候我都是既舍不得,又想多看一会儿。”
    凤辰的目光说不出的温柔,白锦玉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羞涩,迅速把脸埋进他的胸膛,绝不能再叫他多看一眼。
    “此物绝不可留。”凤辰松开她,拿着手中那卷放归书道。
    白锦玉点点头。
    凤辰走到桌边,拿掉一盏纸灯的灯罩,就着火烛将锦帛点燃,锦缎的卷帛很快燃起长长火焰,白锦玉赶忙从书案上取过一个香炉在他下面等着。凤辰看锦帛烧得快尽了,才把它扔了进去,松了一口气,像是解决了什么心腹大患。
    “殿下,宁王郑王曾经毁掉过传国诏书吗?陛下后来还伪造了一份?是真的吗?”
    凤辰道:“是苏夫人说的吗?”他很体意的没称文若兰是她的母亲。
    白锦玉点点头。
    凤辰叹了一声,缓缓道:“当年平定郑王谋反之后,诸王回京,宁王与楚王都曾规矩了几年。但谁知,他们是利用那几年时间韬光养晦,在朝廷和宫内培植势力、安插眼线,表面看似安分守己,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蓄力,等待羽翼丰满时机成熟。”
    白锦玉道:“那个宁王一看就不是善茬,当年让他迁府他就不情不愿的,你们若不是因大局着想,倒真不必引狼入室。”
    凤辰点头认同:“他的确是一头狼,而且还有楚王的相助。所以从他们第一天入京起,我和陛下都不敢半分掉以轻心。但陛下恩威并施,也就换了他们三年半的本分,三年半后,他们还是行动了。”
    凤辰说到这里就已经让人微微感到胆寒,凝滞了一下,白锦玉才问:“他们做了什么?”
    凤辰拉住白锦玉的手回到床边,凤辰轻轻将奈儿抱进床里,换白锦玉躺在中间。
    凤辰道:“在吾辈皇子中,一直有着陛下的传位诏书没有先帝御印的传言,但是随着陛下江山坐稳,此事慢慢也无人再提。但是,无人提及并不代表否认这传言一旦属实的威力。宁王他深刻明白这一点,他没有早些行动,只是因为他为人谨慎,做事必定要先确保万无一失。他想要以此颠覆陛下,首先要做的就是亲眼求证那诏书上是否缺失了先帝御印。但是那时,没有人知道陛下将传位诏书放在了何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