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❷0⑵②.cΘм┆分卷阅读1

姐夫 作者:野树

      姐夫
    内容简介
    姐姐出差的第一天晚上,姐夫爬上了我的床。
    打倒原配系列#男主心机婊,女主傻白甜
    本文三观极为不正,介意慎入
    据全市最灵验的算命先生说,2016年9月17号是全年里顶好的日子。
    白家长女在这一天出嫁了,嫁的是天之骄子,榕市的商界新贵,周家显。
    榕市周家那是何许人家,娶亲办酒的排场,市里最奢华的酒店全天包场自然是不用说了,连各大早晚报记者争得头破血流,为的也不过是恒新制药这位新晋掌柜尊口一开。
    这样显贵的大户人家,远远观望一眼都不怒自威,即便娶的媳妇来自县级市下偏远的芦溪镇,这样门不当户不对叫人瞠目结舌的古怪事,也没什么人敢在背后嘴碎的。
    白家虽然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户,但亏了白振刚早年跟着有胆识的老乡出远门淘的一把金,继而回乡又投资创办了工厂,渐渐积累了不少财富。在那样物资匮乏、经济落后的年代,这无疑是一项创举,因而一时也算是富甲一方。不过比起周家这样几代富庶的贵门贵户,白家的一时暴富显然还是小巫见大巫,实实在在的高攀了。
    十点一刻,接新娘的车队到达芦溪镇,一排十几辆豪车从村口排到白家楼下。这嫁女儿,芦溪镇上比白家更气派堂皇的,还真没有。
    听着楼下突然掀起的哄闹声,白穗知道,这是接新娘来了。照理来说,作为伴娘团的一员,她免不了被来势汹汹的伴郎们闹上一闹,然而此时丢了一只耳坠的她正像无头苍蝇般在自己房间撞开撞去。等在床脚下找到时,也凑巧躲过了一波闹事,新郎已经成功抱得美人离去。
    车队轰隆隆动身出发了,白穗匆匆挤上了一辆载着白家亲友的车子,暂时与伴娘团脱队。
    “穗穗,今天可是你姐人生中最重大的日子,你咋还冒冒失失,可别给你姐添乱!”
    白穗从包里掏出小镜子理理因为跑得太快乱掉的额发,完了立马冲说话的大姨眯眯眼睛,“哪能啊!我全晓得的,您就放心吧!”
    边上一直注意两人说话的远房亲戚见了笑道:“这位是老二吧?白大哥可真是好福气,我看这二姑娘瞧着也完全不输老大嘛!有对象了吗?”
    饶是从小被夸到大,白穗还是腼腆地冲对方笑笑,说:“我姐天仙下凡,哪是我能比的。”
    轻飘飘的一句,不着痕迹地避开了重点。
    那位亲戚听了便也不再说什么。车子很快出了村驶上高速,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让早上天没亮就忙开了的白穗补了个好觉。
    车队一路顺风,最终稳稳当当停在酒店门口。
    白穗趁着众人纷纷下车之际,穿过一片混乱,顺利重新混进伴娘团里。
    由于大堂音响出了点毛病,直到宾客们等得饥肠辘辘,婚礼才好不容易正式开始。
    周立显耐心地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心里头,是一片空白。
    女方亲友席这边,叽叽喳喳一顿笑谈,无一不是夸耀新郎不仅家财万贯,居然还长得一表人才气度不凡云云。
    确实,周家显哪怕置身人群也是最鹤立鸡群的那一个,何况此时翩然一人立在高台之上。昂贵笔挺的西装将他修饰得更为高大挺拔,被造型师精心梳起的头发将他英俊硬朗的五官完完全全展露出来,绝不比那些杂志封面上的男模逊色丝毫。
    此时站在离舞台最远处的白穗不经意抬头遥遥一瞥,才彻底明白了家姐那片恨嫁的心思。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姐夫本人,此前在姐姐发来的照片上看过一眼,当时觉得帅是挺帅,不过完全没有今天帅得这么强烈。果然有些人的帅,是连一个随意的插兜动作,一次无心的眼神转换都能令人心砰砰乱跳。
    白穗作为白杉唯一的亲妹妹,主伴娘地位当仁不让,一身浅粉长裙披散着微卷长发的她,跟在队伍的最末端,迎着宾客们的目光,微笑着随队走上了舞台。
    主伴娘和主伴郎需得分别站在新娘和新郎身侧,此时她离周立显中间只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那便是特意为白衫留出来的。
    很久以后,白穗回忆起婚礼当天,心想,那大概是她和周家显,隔得最远的一次吧。
    头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仪式,白穗显得有些紧张,就怕一会重要人物致辞时说错话,背过手去狠狠在胳膊上一掐,面上的露齿笑却分毫不减。
    台下人群一阵轰动,放眼望去,这场婚礼最最尊贵的新娘子正挽着白父走上红地毯。《婚礼进行曲》适时响起,宾客们的目光纷纷被吸引过去,站起身来,用目光向这位美丽动人、落落大方的女主人公致以最真挚的祝福。
    白振刚泪目朦胧地抱了抱自己的掌上明珠,将白杉的手放在周家显摊开的手掌上。
    “好孩子,我把女儿交给你了,”白父哽咽了一下,继续道:“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白杉终于禁不住,含在眼眶里的热泪登时淌在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爸……”
    一旁默默观望的白穗也动容了,迅速抹了一把眼泪,别过头去。她承认,这样感人的时刻,确实让一向对男女之事不甚挂心的她开始对婚姻有了期待。
    “您放心,我会的。”
    白父由妻子扶着下了台,司仪重新掌握了主持节奏。
    “请新郎面对新娘,你是否愿意和你面前这位姑娘结为夫妻,并且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无论是她年轻靓丽还是年华老去,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始终如一的爱她、尊重她,照顾她一生一世?”
    “我愿意。”周家显沉静的目光落在白杉透着淡淡绯红的脸上,不愿多想,回答得很快。
    “请新娘面对新郎,你是否愿意和你面前的这位先生结为夫妻,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富贵,你都将忠于他,支持他,帮助他,安慰他,陪伴他,一生一世永不离弃?”
    白杉噙着泪花,饱含深情地望着面前的英俊男人,高高地扬起了嘴角。
    “我愿意。”
    待新人宣誓完,白穗从花童手里接过戒指盒,颤抖着双手亲自递上。这也是姐妹俩从小说好的,以后不管谁结婚,送戒指的必须是两人当中剩下的那个。
    白穗承了她的姓,真的长得很白,一双芊芊玉手又白又长,捧着深蓝的戒指盒,比里头的钻戒甚至还要耀眼。
    周家显淡漠的目光在那抹莹白上停留了两秒,掠过她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