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姐夫 作者:野树

      同样一张雪白素净的脸蛋,取出嵌着硕大钻石的女戒,利落地推进白杉的指根。
    待白杉也同样替周家显戴完戒指,白穗才小小松了一口气,退到一边,又随着伴娘团一起退了场。
    婚礼的最后一个正式内容,是重要人物致辞。先由双方父母打头,再是兄弟姐妹,亲朋挚友。
    轮到白穗时,经过几番心理准备的她,稳稳走到台中央。
    “尊敬的各位老师,呃……不对不对……”
    “这姑娘一看就是读书时上台上多了!”
    所幸的是,读书时就被封为“笑颜女神”,白穗一个俏皮甜美的笑容就令场下完全忘了先前尴尬的一幕。
    “新娘妹妹也很漂亮哦……”人群里雨后春笋般冒出了窃窃私语,“其实比起姐姐我更喜欢妹妹这款诶,甜死了,看着就好想欺负。”
    “今天我最最心爱的姐姐嫁人了,说实话我真的压力好大哦……”白穗换了只手拿话筒,笑盈盈的目光落在台下姐姐身上,“希望在座的老爸老妈七大姑八大姨,催婚的节奏缓慢一点,拜托!”
    台下被逗得一片哄笑,白穗也趁着气氛火热功成身退,依偎到父母身边去。
    边上免不了有人打趣,“杉杉嫁得这么好,穗穗可不能输给姐姐哟!”
    “姨婆!你讲小声点啦,”她压低了嗓子,“以后要是嫁都嫁不出去,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周家显话不多,仅是简短的几句致谢,虽然看着敷衍,但熟悉的亲友都知道这位新郎官向来就是这副性格,成熟,稳重,一切全在默默无言的掌控之中。
    换去繁琐婚纱的白杉此时身着一身水蓝色的长裙,紧贴着肌肤勾勒出完美的腰身,很显女人韵味。
    一段长长的致谢后,“说起来我今天有点不高兴哦……”
    白杉故意卖了个关子,才不紧不慢道:“早知道就把穗穗藏起来了,居然全程抢我风头!”
    台下纷纷点头,看多了粉妆玉琢的新娘后再看稍显清丽的新娘妹妹,确实各有千秋。
    又是一阵哄笑过后,白杉眼光一转,“诶!说你呢,还看?”
    被点到的男人是周家显的大学同学,也是伴郎团的一员,刚才婚礼上伴娘伴郎结对走的时候,他正好跟白穗搭了一对,只可惜对方全程无视掉他灼热的目光,没有给他对视的机会。
    男人摸摸领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可提前跟你们说好了,我妹妹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先过我这关懂吗?”
    台下立马有大胆的男士应和:“我报名我报名!能不能优先录取的?”
    白穗被闹得不好意思,涨红着一张脸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婚礼全部的正式内容在一片笑闹中结束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众人纷纷拆筷开吃。
    同时,最让伴娘伴郎头疼的敬酒环节也开始了。本来不胜酒力的白穗还以为今天非得喝个吐三天不可,没想到本次伴郎团个个都绅士得不得了,纷纷抢着帮她挡酒。虽然被刚才台上那出闹得有点不好意思,白穗还是坦然受之,干脆躲到休息室里捏肩捶腰。
    一扇门板隔离了一切纷繁热闹,休息室显得分外安静自在,白穗本就喜静,便越发不想出去了。
    “吱呀”一声,静谧中,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白穗扭头过去,看见英挺的男人低头进来,担心他以为自己在偷懒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慌得立马站起来,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姐夫”。
    周家显找到桌上备用的帕子,一下一下耐心擦拭着西服腰摆处被人不小心洒到的酒渍,顺手开了一颗衬衫纽扣,淡淡应着:“嗯,穗穗是么?”
    不擅长同陌生人打交道的白穗面对着这个还不算熟悉的男人,一声只有亲近的长辈朋友才叫的昵称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外套即便擦干还是有一股浓浓的酒味,周家显皱了皱眉,随手脱下丢到椅子上。只穿一件纯白内搭衬衫的他,看起来更加年轻而英气逼人。
    “很累了?”
    男人的问话轻飘飘的,白穗也放低了声音,像在呢喃,“没有……我马上就出去。”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然,周家显也不再为难,“不用紧张,累了就多休息会。”
    他离开有一会了,怕外头找人,便也不再多做停留,静静替她把门带上了。
    少了那份莫名的压迫,白穗松了口气,却是望着椅子上他的衣服,若有所思。
    轻悄悄打开门,恰好一位服务员从跟前走过,被她拦住,“你好,请问可以借用一下吹风机吗?”
    “没问题,您跟我来吧。”
    虽然显得有点操心过头,但一向细心善良,从小就会更多照顾同龄人的她斟酌再三,还是抱着衣服跟着服务员走了。
    白穗是个善于生活的人,懂得很多生活里的小窍门,这让她周围的人常常感到十分暖心,因此即便有些内敛而不善于社交的她也不至于被人排斥。
    接通电源用热气吹了二十分钟左右,果然衣服上的酒气散了一大半,闻着也没那么刺鼻了。
    她把衣服交待给服务员小姐,请她送到周家显手里。
    “麻烦你帮忙交给那边新娘旁边的先生,嗯……就说衣服是你看见了帮忙处理的。”
    初秋的季节,早晚气温相差很大,黄昏时分的空气已经泛着阵阵凉意,透露着换季的信息。
    周家显陪着白杉一同安排不便回家的宾客入住酒店休息,穿着单薄的衬衫站在迎风口,确实感觉有些冷。
    服务员及时送来的外套,以及她微红着脸即便有些生硬的说辞,都令他感到心头一暖。
    穿衣动作间,他透过休息室的门缝看见一张仿佛镀了一层月光一般的笑脸。
    繁琐的婚礼流程、应酬、送客……整整一天,强熬着耐心,到了这一刻,就像滚了又滚的开水,一点点蒸发掉了。疲惫、烦躁甚至懊恼,一点点正吞噬着他。
    周家显回了神,将最后一把房门钥匙,送到客人手中。
    此时一串笑声从门缝里溜了出来,宛若盛夏从深井打上来的井水般清凉纯净。
    正同母亲一块数着礼金的白穗羡慕道:“原来结一次婚有这么多钱哇,今天如果是我结婚就好了……”
    作者的话:姐夫不可能不知道衣服是小姨子处理的,服务员能细心到这个份上也是神了,感觉穗穗有点蠢萌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周家显便带着白杉飞往蜜月胜地巴厘岛。但假期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