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姐夫 作者:野树

      妹,有时候就是死脑筋。
    “没事啦,我自己可以的。”
    这种说辞,自认识以来,周家显已经从她嘴里听到过两次了。明明还是个小姑娘,那么瘦弱的身体里怎么有这么多力气呢?
    周家显悠闲地拾起地上的一本书翻看了几页,“你要考证券从业资格证?”
    白穗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有点不好意思,“嗯,公司让考的。”
    他被她挽发的动作吸引了目光,不禁多看了两眼,眸光都柔和了许多。他晓得她进这个公司的苦衷,也知道这姑娘过得很不容易,她需要一些依靠。
    “这个版本不好,这本也是,我帮你找找另一个版本的。”
    白穗表达高兴的方式很直接,轻轻松松扬起一个笑脸,“谢谢姐夫。”
    “过来吃饭了!”白杉在餐厅里喊。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分开,各自忙活去了。
    周家显效率很高,第二天下午回来便把书带给了白穗,“不懂的问题可以来问我,姐夫对这方面还算熟悉。”
    “嗯。”她把书珍宝一样抱在怀里,对他乖巧地点点头,又低了下去。
    周家显站在她房门口停留了几秒后,走开了。
    入夜,家里保姆洗完碗筷,做了卫生回家了,整间房子陷入一片寂静。
    白穗还在灯下埋头苦读着,饶是她读书再厉害,很多概念术语都是第一次见,对她来说都不容易消化。
    想起了周家显对她说的话,见他书房的灯也亮着,内心一片澄净的白穗便捧着书敲响了房门。
    周家显也没料到来人会是她,但见她手里拿着书,一脸抱歉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干什么来的。
    见他搬了张椅子在对面,白穗连忙摆手,“不用了姐夫,我问完就走,站一会没关系的。”
    但搬都搬来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坐下,把难题丢给他。
    “这个问题,实际跟理论有所不同,我举个例子……”
    周家显讲的很清楚,白穗理解能力也不差,一下就懂了。
    “谢谢姐夫,那我先回去了。”
    “就在这看吧,要是还有问题跑来跑去不嫌麻烦?”他翻过一页文件,眼睛都没抬起来。
    白穗以为他嫌自己动静太大,也懂得寄人篱下的道理,便不再作声,安安静静地坐下看起书来。
    柔和的灯光下,两人这样安静地坐着各自经营着自己的事,还是头一回。
    虽然一开始也会被男人强烈的存在感分神,但白穗还是很快集中注意力,投入到学习中去。
    而对面周家显自己却没察觉,自己有多久没翻页。
    目光落在女孩干净秀妍的脸庞,好像叫胶水给粘住了。
    期间,白穗察觉到周家显出去过一次,但没在意,回来时,自己跟前却多了一杯牛奶。
    “把它喝了。”
    白穗乖乖做了,嘴巴周围一圈奶胡子,看着蠢萌蠢萌的。
    周家显又问:“我下面条你吃不吃?”
    “不用麻烦了姐夫,我不饿的。”
    他斜斜睨了她一眼,“我饿了。”
    “那我来吧,我煮的面条应该还不错。”
    她从小就是谦逊的性格,即便拿手,也会生硬地加个“应该”。
    “嗯。”周家显应了一声,跟在她身后进了厨房。
    冰箱里食材丰富,白穗问过他的意见挑拣了几样,熟练地切一切咚咚扔进锅里。
    周家显就那么立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只在她问要不要给姐姐煮一碗的时候淡淡答道:“不用,她已经睡下了。”
    两人在餐桌面对面坐下,周家显在她期待的目光里尝了第一口,真的很不错,比家里保姆做得都好吃。
    “很好吃。”
    白穗放心了,这才敢开始吃自己的那碗。
    “不过,我也只会煮面而已。”她讪笑一下。
    “已经很厉害了,”周家显抬了抬眼皮,“以后就当交学费,怎么样?”
    白穗听明白了,这是在同她讨教学的辛苦费,果真是商人本色,一点都吃不得亏。
    不过谁叫她有求于人,“好吧……”
    这天晚上关了灯,睡觉前,白杉突然对丈夫提起了睡在客房里的妹妹,语气颇欣慰。
    “我那个傻妹妹啊,总算是开窍了。”
    周家显难得在夜谈时接了话,“怎么?”
    “今天我下班路上,看见有个男的送她回来,小伙长得还挺俊秀。”
    “是么……倒是没听穗穗说起。”周家显翻了个身背对妻子,显然没有再聊的兴致。
    白杉打了个哈欠,声音低了下去,“大概是害羞吧,咱们也别拆穿,看她什么时候才肯说。”
    没人再说话了,屋子里静了下来,没一会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周家显很早就醒了,看了眼外边,天色还灰蒙蒙的,才六点来钟的光景。
    没想到这会外厅里已经有人走动了,是白穗,穿戴整齐正弯腰在门口换鞋,准备出门。
    “姐夫早。”
    “嗯,起这么早急着去公司?用不用我送你?”
    “不用不用,不麻烦姐夫了。”
    他公司和她公司在两个方向,根本不顺路。
    周家显垂眼看她,“我早上去工商局办事。”意思是顺路。
    “不是……我有人接了。”她一贯不擅长拒绝别人,对象还是好心送她一程的姐夫,令她更是内疚,声音都低了几度。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不知是不是错觉,白穗觉得他背对着自己喝水的动作变得有点僵硬。
    没错,最近一段时间是有个跟她同一批进公司的男生,叫易嘉树,在追求她。目前来看各方面都还不错,虽然说不上强烈的心动,白穗还是觉得可以继续考察看看。看着姐姐嫁了这么个好姐夫,她多少是有点羡慕的,也对爱情有了更多向往。
    不知从哪天起,白穗默许了他早晚接送的行为。今天早上他们约好一块吃完早饭再去上班。
    阳台上,周家显默默看着楼下停车场,白穗被男人护着头坐进车里。不知为什么车没有马上开走,而是停了好一会才开出小区。
    “家显?”
    “家显!”
    是白杉醒了,到处在呼唤他。
    周家显走进屋里,“早餐在桌上趁热吃,我上班了。”
    门砰地一声被带上了,白杉举着牙刷望着紧闭的大门,欲言又止。
    坐进车里,周家显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