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姐夫 作者:野树

      了。
    这件事在公司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纷纷猜测到底是谁有这种滔天本事能把这个老狐狸挖出来,据说公司掌握的证据确凿到不能再确凿,林升鸿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得罪这么个人物。
    当林升鸿获刑两年入狱的消息传来,员工之间掀起一片唏嘘。林升鸿的下场自然是大快人心,同时也算是公司的一次杀鸡敬猴,目的是叫某些心术不正的员工趁早掐掉那些歪心思。
    新的部门经理很快走马上任,就在事情眼看着日渐平息下来的时候,又掀起了波澜。
    白穗被新来的经理辞退了。
    两人最后的一次谈话是这样的。
    “我想知道我被辞退的理由是什么。”
    “白小姐,一个敢举报上司的员工,试问谁敢放心用?你这么厉害的人才留在我们这么一个小公司实在是屈才了,还是请另寻高就吧。”
    “我揭发了林经理的罪行,难道不是给公司立功么?”
    “你是检举人的这件事只有公司几个高层知道,要是闹得同事都知道了,他们该怎么想你这不用我多说吧?大家都是爽快人,我想互相为难也不必要。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不用说,一向软弱可欺的白穗再次屈服了。
    不过,她并没有因为离开这家公司而感到难过,最多是替自己打抱不平罢了。她对这里的人和事,一切的一切,毫无留恋。
    也包括易嘉树。
    离职的前一天,白穗约了易嘉树吃晚饭,正式地提出了分手。
    她已经明白为什么两人交往了两个多月却还只停留在牵手环节的原因。她对他没有心动的感觉,就算一开始,也是在姐姐结婚的刺激下糊里糊涂答应的。
    她想找个真正值得依靠的男人,但显然易嘉树不是那个男人。
    易嘉树那边,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分手打得有点懵。但之前也隐隐预感到这段恋情终会走向覆灭,因为每次他一有想亲她的举动,总会被她转移注意,哪个热恋中的女人会拒绝恋人的亲吻?
    但分手再和平,被分手的这一边多少总有点不甘心,“等我熬出头,如果你还是一个人,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白穗摇了摇头,轻声说:“嘉树,我们就这样算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白穗过的很忙,却又很闲。忙的是,不想让姐姐姐夫发现自己失业,她依旧按照以前的时刻表出门回家;闲的是,离开家的这一段时间,她只能每天坐在同一家咖啡厅里上网投投简历。
    但得到的结果无一不是:抱歉小姐,您有过实名举报上司的记录,不符合公司录取规定……直到有一天吃晚餐时,白杉一本正经叫出了她的名字。
    “白穗,我今天下班去你公司附近办事正好顺路接你,你的同事跟我说你半个月前就离职了,你能说说怎么回事么?”
    周家显闻言也放下筷子,朝她看去。
    白穗见瞒不住,便简单把自己举报林升鸿又被开除的事说了,省去了中间获得证据的细节。
    “你实名了?”问话的是周家显。
    “我……我只是觉得自己做的又不是什么坏事,不想偷偷摸摸的而已。姐姐,姐夫,你们骂我吧。”
    周家显没说话,却沉下了脸。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早料到这个傻姑娘虽然软弱,却又意外耿直。
    白穗心虚地瞄了眼姐夫的脸色,又转向自己的姐姐,不敢多说一句。
    “所以你这半个月早出晚归干嘛去了?”白杉好奇问道。
    “楼下咖啡厅啊……我就看看网上有没有适合的工作,但是都被拒绝了。”
    白杉重重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到底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
    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凝住,压得人喘不过气。
    好半晌,白杉才耷拉着一副愁容,转头看看周家显,“老公,咱们公司不是在招前台吗?你看要不让穗穗去试试?”
    她越说越来劲:“你看我们穗穗这么漂亮,性格也温柔,多给公司撑门面啊!”
    周家显轻轻蹙起眉头,“前几天就招好了,公司人员差不多都饱和了,我还在为年尾裁员的事苦恼,这个事没那么容易。”
    对面一直不敢出声的白穗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插了话:“姐,别让姐夫为难了,我没关系的,说不定明天就有公司肯要我了。”说完,她强撑着扯扯嘴角。
    白穗此刻心情低到低谷,没管白杉还要说什么,紧接着便径直起身回房了。
    作者的话:啊职场部分都是编的,实名举报记录不予录取什么的也是剧情需要编的,大家不要当真,不要考究,看了就忘了吧!以后只要涉及职场都统统不要认真看(捂脸哭)没有职场经历的作者真是伤不起!
    刚洗完澡,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白穗开门一看,原来是周家显。
    她头发还滴着水,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里头……是空的。脸一热,回头找了件外套披上了才重新出来。
    “穗……”周家显体贴地移开眼去,“工作的事不必太担心,姐夫总能替你打点好的。”
    她往常总是挂着笑容的脸此时却有些无精打采,不见得有多高兴,“那谢谢姐夫,就算行不通也没事的,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一点都不麻烦,”他抬手拍拍她湿漉漉的脑袋,目光柔和,“吹干头发再睡。”
    “嗯。”
    白穗乖巧点点头,要关门,却听他还有话要说。
    “对了,明天下午四点出来小区路口等我,姐夫有事要你去做。”
    她刚想问什么事,想想还是不问了,姐夫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白穗自己都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这个姐夫竟然已经这么信赖了。
    这次门终于关上了,白穗心里的疑惑也被放大。
    为什么刚才在饭桌上他还说这个后门开不了,没过几小时又叫自己放心?还有上次也是,一开始明明巴不得自己搬走,却又在电话里叫她好好住下来?他们做商人的,都这么前后不一么?
    白穗靠在门上想了想,瞥到自己胸前,再摸了摸脸,居然还是烫的。
    第二天下午白穗按时在周家显说的路口等他。
    出门的时候姐姐还问她干嘛去……她怎么说的来着?哦,和朋友一起吃饭。
    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她也想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对姐姐撒谎,反正当时就那么下意识地做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