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姐夫 作者:野树

      过多久他的车就来了,人坐上去,也不知车往哪开,看样子似乎是往中心广场的方向。
    “你工作的事,姐夫这边暂时安排在采购部,可以么?”周家显一边开车,一边观察她的表情。
    “真的么,太谢谢姐夫了!”白穗是真的高兴,姐夫果然从不会让自己失望。
    她差点以为这个后门走不通,现在好不容易走通了,哪还有挑剔的道理,就算过去随便打打杂她也绝不抱怨。
    “那我们现在是去哪?”
    车开进商城地下车库,周家显停好车,率先下来,拉开她那边车门,“买衣服。”
    又买衣服?前几天不是刚买过?
    不过白穗也没多问,只是安安静静跟着他上了自动扶梯。
    周家显领着她进了一家女装店,目光从一排排光鲜亮丽的衣服上滑过,落在一条红裙上。
    “去试试。”
    白穗有点摸不着头脑,“姐姐穿的话要再大一码……”白杉骨架比她大,长得比她高,s码对她来说有点小。
    周家显默默看了她一眼,“给你买的。”
    她当即就拒绝了:“不用了,我衣服够穿的。”
    “你以为你去的是什么地方?公司的员工就是公司的门面,你要坏了我的门面吗?”
    这么一听好像也有点道理……
    但她还在忸怩不安:“可是……”
    周家显早想好了堵她的话:“不是白给你买的,以后一点点从工资里扣。”
    他都这么说了,再推脱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白穗便拿着裙子进了更衣室。
    不须臾,人就出来了。不得不说周家显眼光就是毒,那么多裙子偏挑了这一条,衬得她腿又长又白,美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周家显故作淡漠别开眼去,直到她在镜子前转了两圈后叫他,这才缓缓放肆去打量。
    “姐夫……还可以么?”
    男人的目光先是落在她笔直的一双腿上,再上移,不敢在其他地方多做停留,很快看见她咬着嘴唇娇羞的一张脸。
    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周家显低低应了声:“嗯,包起来吧。”
    “可是这个颜色好像有点太张扬了,还是白的吧?”
    说起来,白色确实更衬她恬淡的气质。但这件红的,怎么说呢,看着让人心痒痒的,叫人下一秒就想扒下来……周家显敛了心神,“那就都包起来。”
    “嗯……还是不要了,红的算了,听姐夫的。”白穗冲他笑了笑,又进去把衣服换了。
    后来又遇到上次就看上的大衣,今天正好在打折,白穗也咬咬牙买了下来,毕竟有人跟着刷卡,稍微没那么心疼。
    只是没想到会碰到认识的人。周家显的母亲,白穗只在姐姐婚礼上见过一次,看着是个和气的面相,不像寻常豪门贵妇爱摆架子。
    “妈。”
    “伯母好。”白穗跟着轻轻唤了声。
    周太太点点头,目光落在儿子手里几大袋上,又看看边上这面生的姑娘,“你们这是……”
    “哦,姐夫想给姐姐买衣服,又想给她惊喜,就喊我帮忙看看。”
    原来是小姨子,她刚才都没认出来。往儿子身边这么一站,刚才隔老远了看还以为是儿媳妇。
    周家显忍不住斜睨白穗一眼,没想到这姑娘看着老实,说起瞎话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双边又各告了个别,分头而散。
    “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章鱼小丸子跟脆皮年糕。”白穗还没从刚才编的谎里回过神来,随口答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撒个谎都要脸红老半天,现在却信手拈来,而且,每次撒谎都是因为他。
    周家显:“……”
    “唉算了,我随便说的,那种东西你吃不来的。”
    “在哪里?”
    “刚才来的路上我有看到。”
    两人就在小摊边临时支起的小桌子旁坐下。白穗想想就觉得好笑,刚刚还在高档商城买了几千块的衣服转眼就来这里吃路边摊。
    就一张长板凳,两人挨着坐的,心照不宣地对刚才那个谎讳莫如深,却又各存心思。
    奶茶上来了,男人替她把吸管插上,推过去,恰好碰到她急匆匆来抓的手,冰凉冰凉的。
    皱眉,手背贴上去确认一番,“手怎么这么冰?”
    白穗捧着奶茶缩回去,不喜欢他此刻说话的语气,好像……好像亲密的恋人一样。是了,给她买衣服,屈尊降贵陪她吃路边摊,又拿手背贴着她……一切都不成样子了,倒像一场实实在在的约会。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脸热的不行,他可是她的姐夫啊,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饶是这么安慰自己,白穗也不愿这样同他多待一秒,顾不上吃相,几大口吞咽完,匆匆拖着他要回去。
    跟在后头意犹未尽的周家显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好像……还是太快了一点。
    回到家中,意外又是一片寂静,周家显这才掏出手机看了看,半小时前白杉发来信息说去健身房了。
    周家显看她来来回回把袋子提回房间,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另一个话题:“其实我有个朋友,一直想见见你,不过你交了男朋友,我就一直没提。”
    “你也许见过,在婚礼上。”
    既然之前没说,为什么现在又提起?
    白穗惑从心起,但没细想,“我前不久,嗯……已经分手了。如果他再坚持的话,见一面也没关系。”
    周家显没有错过这个信息,面上还维持着云淡风轻,“怎么?他对你不好?”
    白穗显然不愿聊这个话题,笑笑敷衍了过去,这令周家显没由来感到烦躁,“穗穗,你会找到一个值得依靠的人。”
    “像姐夫这样么?”冷不丁,她问了这么一句。
    令人难以捉摸的两道目光穿过薄薄的空气触碰到一起,擦出无形的火花,又错开了。
    周家显喉咙微梗:“姐夫……”
    她比他想象的聪明很多,又拿捏起先前的话题:“姐夫的朋友怎么说的?”
    “你若不想见,我便推了。”过了好半晌,他才说道。本来也不是有心穿针引线,什么朋友,不过是拿来套她话的幌子,却没想把自己套住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礼貌?其实见一面也不碍事的。”
    周家显冷了脸,低头看着她,冷笑:“保持礼貌,一次两次是不碍事,次数多了你忙得过来么?”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