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姐夫 作者:野树

      失声痛哭。
    他想了想,最终只是静静靠着窗,抽了一根烟在指尖摩挲,并没有点燃,也没有走近。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后,灯终于灭了。执刀医生率先走出来,简短说明了情况。病人右腿被截去三分之二,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仍在沉睡当中的白振钢随后也被推了出来,送进了vip单人病房,显然是周家显的安排。
    麻醉药离失效还有一会,冯春兰抹了把眼泪,打算趁这会回酒店收拾两人的东西,悄悄拉着白穗叮嘱:“你爸醒来马上打电话给我,”又瞥了瞥一旁正在讲电话的周家显,“一会好好谢谢你姐夫,今天多亏了他在。”
    白穗心里扭怩,还是点头应下。
    方才一心替父亲心痛才忘了顾忌,这下心痛缓过,面对他的心悸却一阵阵放大,再加上安静的病房里除了床上那个还没醒的,就只他们俩睁眼站着,一时之间,却是更别扭了。
    “今天多谢你了,姐夫。”心理工作足足做了半晌,她才开口道,但说话时,眼睛也是不敢看他的。
    “你把缴费的单子给我吧,晚点我们把钱还上。”
    周家显站在几步外凝视她,手放在裤袋里,没动,“你父亲有事,我出点钱也是应该,别再提还不还钱的。”
    白穗面对着他站着,手攥在背后不知所措,干脆研究起床头柜上的药片来。
    正看着成分说明,余光看见他双腿的走动,恰朝着她的方向而来。意乱心慌的,几板药片从手中脱离出去,将将落在他脚旁。
    她手忙脚乱蹲身去捡,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却先她一步将药片截了走。
    男人单膝跪地,攥着药片的一只手撑在曲着的腿上,却还是比她高出一个头,低眸注视着她,目光如炬,“这段时间……”
    周家显顿了顿,压低了嗓子,几乎是用清音,说得很轻很轻,“有没有想过我?”
    作者的话:妈呀终于写到这了憋死我了!弱弱说下,下章开始每章收费,千字40po,没满千字不收费,希望大家还能一如既往支持,比心~
    十七
    白杉被护士指引着来到父亲的病房前,匆匆推门而入。
    病房里,丈夫正站在窗边目视远方,她首先急急忙忙揪住了病床边俯身给父亲掖被子的妹妹一番询问,却在看见父亲缺失的右腿时,刹那失语,豆大的泪珠瞬间滚落床单。
    “怎么会这样……”
    白杉语声哽咽,眼看着要哭出来,周家显见状,环着她将她带出了病房。
    白穗这时才放开一直捂着嘴的手,闪身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女人红唇微肿,双颊泛红,眉目间还带着浅浅的羞色,稍作猜想,便知发生了什么。
    就在白杉抵达之前——
    “没有。”
    白穗低头从周家显手中抽走药片,迟了好几秒才回答。可她不知道是,逐渐红透的耳根早已把她出卖。
    “说谎。”他语声浅浅,眼神锋锐。
    “我没……”
    她被激得抬头,欲要做无谓的辩解,却在下一秒,被男人冷不丁凑上来在嘴上嘬了一口。
    嘬声回荡在空寂的病房里,异常响亮。
    白穗怔愣的目光将男人望着,日光灯映照下的一张脸皎洁如皓月,小鹿受惊般娇弱的模样怎么看都更惹男人怜惜。
    两人此前一月多未见,此时这般凝眸对望着,压抑着的情潮轻而易举卷土重来,淹没理智。
    周家显看她的眼神暗了又暗,紧接着欺身而上,仍保持着单脚跪地的姿势,一手掌住她白细的脖颈,低头将她吻住。
    男人吮住女人的唇,鼻尖碰到一起,他偏了偏头往更深了吻她,舌头一下子从唇间的缝隙钻进去,品尝她的舌尖。
    白穗仿佛被他吸走全身力气,双手软绵绵撑在他硬邦邦的胸前发不出力。碰到他的舌头触电一样浑身酥麻,起初还能抵着推阻,后来不知怎么弄得连舌根都软了。被他这样霸道而强势地吻着,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化成一滩水。
    女人的唇舌柔软细腻,含在嘴里触感极佳,周家显动情更甚,恨不得将她吃进肚子里,唇上加大力道将侵犯进行得更彻底,压得人撞上床边柜子。
    白穗被亲得缺氧,脑子一片混沌,只是在迷糊中攥紧了他的衣领,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起伏的喘息声和唇舌含弄的声音交织着,响彻了整个病房。
    直到门外渐渐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高跟鞋踏着砖石地面发出刺耳的嗒嗒声,也唤醒了热吻中的男女。
    白穗望着镜子,难以置信。刚刚,就在父亲的病床边上,她和姐夫……接吻了?
    原来接吻是这样一种感觉。被亲着的时候,手脚都不是自己的,魂也跟丢了似的,他做什么,都不算是过分的。
    可是,他是她的姐夫啊。她怎么能和他接吻呢……真是,真是太荒唐了……白穗洗了把脸,见唇上差不多消肿,才推开病房门,去看另外两人情况。
    一推门,便看见不远处相拥的二人。
    姐夫怀里揽着渐渐平息的姐姐,一只手还在她背上打着安抚的拍子,抬头见到她,不动声色地垂了下来。
    四目相对,白穗先移开视线。
    “我去楼下买饭,你们想吃什么?”
    等了半晌,她轻轻出声问。
    白杉从周家显怀里出来,吸了下鼻子,“我不饿,你们吃吧。”
    “姐……”白穗见她进了病房,劝说的话咽了回去。
    又去看姐夫,心轻飘飘的,“那你呢?”
    “随便什么都行。”
    白穗攥着钱包走了。
    回来时,病房里只剩白杉愣坐在父亲病床前。
    她摆好碗筷,眼神不敢往白杉那边瞟,装作若无其事问道:“姐夫呢?”
    “刚接了个电话,匆匆忙忙走了。”
    “哦。”
    白穗拿着自己那碗到外头去吃了。经过了刚才那件事,现在叫她跟姐姐单独地多待一秒,都是煎熬。
    此时的她,捧着半温不凉的饭菜站在过道里,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拿周家显如何是好。上一秒他还在吻她,下一秒又将姐姐拥入怀中,现在更是一言不发地走掉。
    她有点气闷,可更多的是还在介意那个吻,她生命里第一个吻。
    白振钢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终于醒来。
    劳碌了大半辈子,半条腿说没就没了,纵使风雨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