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姐夫 作者:野树

      里彻底聊开了,闹哄哄一片,无一不是夸白家这个女婿如何如何年轻有为,如何如何孝顺长辈。
    白杉心里得意极了,面上却表现得尽显谦卑低调,只亲热拉着妹妹坐在一旁说悄悄话,并不插嘴。
    “听说,你看中了某位青年才俊?”
    “什么呀,你别听妈……”
    “小妹——”只听一声开嗓高呼,众人纷纷闻声向门外望去。
    大姨进了厅,一见被这么多人围观,讪笑了一下,“家里今天这么热闹啊,我一猜就是杉杉带老公回来了!”
    周家显站起身点点头,打招呼:“新年好,大姨。”
    “诶好,你们聊你们的。”
    大姨避开众人,悄悄把冯春兰拉到一边,“打听清楚了,还没说亲,而且啊——”
    她小小卖了个关子,肥肉堆满的一张脸笑起来全是褶子,“我听小伙子说,对咱家穗穗也有意思!”
    冯春兰连连对自家大姐道谢,进了屋,还是笑的合不拢嘴。
    有好事的打趣道:“婶子,笑得这么开心,怕是好事将近了吧?”
    知情者之一抢话:“看来过不了多久,咱们白家又要办喜事咯!”
    “就你话多,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不许到处嚷嚷啊,弄得我家闺女嫁不出去一样,烦人。”冯春兰笑骂一声,招呼大家吃点心,算是揭过这一幕。
    白杉揶揄地盯着妹妹瞧,那眼神像是在说,看吧,还说没有?
    白穗简直恨死了母亲和大姨,这么一搞,大家都知道她要被许给赵景琛的事,尤其是当着周家显的面,怎么说对她都是一种羞辱。
    但碍于人多不好发作,她只好咬牙忍了下来,连余光都不敢往他那里飘,生怕此刻他也正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
    ……
    白家晚上宴请亲朋好友,一整个下午,白穗都待在厨房被冯春兰使唤着帮忙洗菜择菜切菜。
    晚饭开饭前,她才得以脱身,偷偷摸摸找到白杉。
    “姐,我真不喜欢那个赵景琛,你帮我劝劝妈,别老这么一意孤行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那一套……”
    白杉宠爱地摸摸妹妹脑门,一口答应:“行,晚上我跟妈说。婚姻大事马虎不得,我们穗穗怎么着也得挑个最好的。”
    “咳,”姐妹俩咬耳朵时,周家显不知什么时候从身后出现,眼睛看着白杉,“妈好像在找你。
    白杉拍拍妹妹的手,示意她别担心,随即进了厨房。
    大厅一下就只剩白穗同周家显两人面对面站着,寂静无声。
    白穗望着眼前英俊挺拔的男人,有千言万语,却无法在当下的关头告诉他。
    门口的光突然被挡住,原来是来了客人,白穗的大伯和赵世永、赵景琛父子俩先后踏过门槛进了门。
    良好的家教让白穗无法冷脸相对,硬着头皮喊人:“大伯,赵叔叔。”
    目光后移,赵景琛手上提着三两盒礼品,眯着眼睛笑得十分儒雅。
    她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干巴巴介绍说:“这是我……姐夫,周家显。”
    赵世永自然听说了周家显身份的显赫,忙用手肘捅了一下儿子,后者也算机灵,很快上前一步伸出手,“周大哥,久仰大名。”
    男人颇有耐心地从裤袋里抽出手来同对方一握,“说笑了。”
    冯春兰和白杉听到动静忙从厨房出来,将陆陆续续到来的客人迎入座,家宴开始。
    白振钢坐着轮椅在上座,左边是女婿周家显,右边是冯春兰照顾他吃喝,周家显边上又是妻子白杉,再过去是白家的贵客——赵家父子,要不是被特意安排挨着赵景琛坐,白穗按理来说要排在几个姑嫂姨婆之后,跟同辈的小孩们抢座位。
    桌上热闹非凡,一轮敬酒过后,大伙全喝开了,话匣子一来,话头瀑布一样涌出,最惨的还是白穗,期间不知道被打趣了多少回。
    白穗心里恼怒,对边上的青年无论如何也热络不起来,全程冷着张脸,只在他拆包装送来纸巾替她擦面前被人打翻的白酒时才有所缓和。
    “家显?在看什么?我跟你说话呢!”
    “嗯?什么?”
    “少喝点酒,吃点菜垫垫肚子,他们存了心灌你,一时半会没完。”
    周家显挡了挡,又接下一杯,云淡风轻应着:“不碍事,过年嘛,大家也是高兴。”
    白振钢在一旁看了满意得直点头,难得这个女婿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气度,真是越看越喜欢。
    那边的白穗将眼前一幕“伉俪情深”看在眼里,突然没了胃口,想要站起来退席,却被旁边另一张椅子勾倒,身子一歪,不受控制地往赵景琛身上栽。
    赵景琛是个克制守礼的,只虚虚扶了扶她肩头,等她自己立正。
    “谢谢。”
    所幸这一幕并没有被什么人注意到,否则又要被大家嬉笑一番。
    白穗刚松了口气,抬眼就同周家显的目光对上。
    门外骤响的车喇叭声及时救场。
    白杉灵光一闪,“哦,是家显订的按摩椅,还有扫地机器人送来了!”
    一大帮子人常年住在乡下,哪里见过这么新奇的玩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