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姐夫 作者:野树

      “不、不可以进去……姐夫……”她掐着他粗壮有力的手臂,夹紧了双腿,不肯让他再动。
    “听话,不然等会你会痛。”周家显大拇指挤压着她穴口,轻轻往里探,很快被女人动情分泌的体液打湿,食指的进入变得顺畅许多,也因为食指够长,很快便感受到薄膜的柔韧。
    虽然不意外,但欣喜依旧席卷了他的大脑。
    男人沉沉的眸光望向她,“穗穗,姐夫……”
    何德何能,拥有一个这么好的你。
    吻着她,又深深浅浅刺探了一番,床单上已经被打湿一片,他撤出的时候,感觉到那未曾遭受过侵犯的嫩穴骤然吸紧了自己的手指。
    白穗躺在枕头上,脸红得不像话,眼神飘忽不知该看向哪里。
    以前也不是没有玩过,只不过是隔着小裤被他揉,用手指插进来,感觉就像真的做了一样。
    她这方面的经验一片空白,懵懂地望着覆在身上的男人,只是亲亲抱抱,不是足够亲密了么?
    前戏做得足够,周家显心口浮躁,掰开小姨子夹紧的双腿,仍旧耐心地哄:“乖,把腿张开,让姐夫好好疼疼……”
    白穗被哄着勾上他的腰,感受他背部刚毅的线条,慢慢地放下了防备,慢慢感受到底下挤进来一个庞然大物,一种奇异的痒钻进了身体,随着他每深入一分,散入到四肢百骸,直到另一种痛楚袭来。
    “疼——”
    男人前面入得慢,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每一层褶皱都在为自己展开。攻城时刻,他耸耸腰,蓄力向前一撞,又快又准又狠,冲破了隔膜的阻隔,最终豪取城池。
    周家显停下来低头亲吻女人的头发,额头和眼睛,这时候任何冒进的举动只会让这一切变得艰难。
    “不怕,交给姐夫,相信姐夫,嗯?”他低声絮语间,吻干了她的泪,看见她睁开了清澈无辜的一双眼,又骤然咬住嘴唇。
    是他在底下突如其来的一撞。
    怎么有人的眼睛能好看成这样?真想就这么做死她啊。
    男人托着女人的臀,一边观察她的反应,暗中加大了顶弄的力道。
    处女阴穴随着男人频频入侵紧致到令他头皮发紧,咬着后槽牙板着脸在她体内冲撞。后来干脆全是大进大出,小姨子的青涩令饱经风月的男人毫无技巧可言,昏了头一样要她,整张床都伴着这场激烈的情事剧烈晃动。随着阴茎的整根抽插,潮液夹着处子的血丝将床单染得一塌糊涂。
    周家显先到了一次,初夜怕她疼没带套,强忍着拔出来射在外面。
    草草处理过后,男人在她唇上一吻,勾着她的腿弯抱进了浴室。
    白穗浑身无力,站立不住,欢爱过后对他依赖更甚,整个人藤蔓一样慵懒地攀在他身上。
    圆形浴室里,蒸汽腾腾上升,包围着赤裸相依的两人,如置仙境。
    周家显取下花洒,冲洗着两人的私处,没一会便关了,亲亲她的嘴巴,他又硬得不行。
    “姐夫……不可以再……”
    男人眉眼英俊,手臂有力,轻轻将她向上一托,抵在墙上,男根对准穴口,又缓缓插入。
    她被性器结合的快感刺激得眼睛都眯起来,猫一样,张着小口喘气。
    周家显凝眸盯着,快爱死了小姨子这幅模样,和自己的姐夫做爱,有这么舒服?
    他咬着她耳朵含弄,身下发力撞进她身体深处,弄出啪啪的拍打声,响在封闭的浴室里,听得人面红耳赤。
    “我的好穗穗,叫出来,叫给姐夫听。”
    白穗咬着嘴唇摇头,眼里流露出怯意,骨子里的矜持让她放不开。
    周家显又是深深一顶,操得她身体顺着墙往上猛颠。
    白穗扶着他乱颤的肩头求饶:“轻一点……”
    男人坏心眼地连连重重顶弄,“这样不舒服?”
    不是,好像也是舒服的……她说不清了,索性随他去了。
    “乖,叫姐夫。”他每次哄她时,亲亲她嘴巴就好了。
    她每次都很乖,“姐夫……”
    “姐夫……嗯……啊……”
    周家显被她一声声甜甜腻腻的“姐夫”叫得浑身血液往一处冲,动作变得暴雨一样密集,狠狠在她体内冲刺起来。
    这一次他没忍住,拔出的中途就缴了械,投了降。
    白穗几乎是和他同时攀上了人生第一次性爱巅峰,他从她体内撤出时,身体像开了阀的水龙头,乳白的淫液顺着腿根止不住地往外流,看上去就跟失禁了一样。
    周家显顺着看过去,欲望又有了动静。
    “要不是顾忌你身体,姐夫真想……”
    真想整夜整夜地要你,他没说完。
    初尝人事,两次做爱耗尽了白穗的全部精力,被周家显重新抱回床上后,眼皮沉沉地压了下来。
    陷入昏睡前的,她想的是,她终于和姐夫做了,她成了他的女人,却并不是他唯一的女人。
    ……
    半夜里,白穗发了一次梦寐,吵醒了抱着她的周家显。
    “姐夫,我听见门铃在响,是不是姐姐回来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