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姐夫 作者:野树

      是——彼此相爱。
    在电影达到高潮,男女主人公拥吻在一起时,整个电影院响起一片唇舌含弄的声音,他们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正大光明地拥抱接吻。
    不过——
    a;quot;你不要亲我啊,我嘴巴上有口红,会花。a;quot;
    周家显肩膀无奈地靠回了椅背,望着前头一对对厮磨交缠的脑袋,没说话。
    身边有人影贴近,有点像甜橙的香水味,要命的好闻。
    a;quot;不过等一下回家了就可以,花了也不会被人看见。a;quot;
    男人默默觑着她一半藏在黑暗里,一半被电影屏照亮的脸,牙根在痒,很想咬人。
    九点半电影散场。
    他们很大胆,从电梯门合上的前一瞬开始接吻,翻来覆去地含咬,交换舌头到对方嘴里,乐此不疲。
    但凡途中有人按键进来,就会撞破这段不在伦理道德规范之内的恋情。
    同时他们也很幸运。直到两具密不可分的身体跌跌撞撞进了家门,一路上也没碰到过半个人。
    周家显把白穗抱上鞋柜,掐着她小巧的下巴偏头吻得更深。
    爱他温柔时的缠绵,霸道时的急切,舌头都恨不得化在他嘴里。白穗迷迷糊糊,有点忘情,主动揽住男人的脖子,于是解放了他两只手。
    屋里有地暖,她的短裙和黑丝袜被男人脱掉扔在脚边,一双雪白纤细的腿被他握住,从小腿到腿根摸了个遍,手感光滑细腻,令他爱不释手。
    他没有剥去她开衫毛衣,手直接从底下伸进去揉捏两个小乳包。
    白穗趴在他肩头喘气,光溜溜的腿勾着他腰,脚趾舒服地蜷在一起,a;quot;嗯......在、在这里就要吗?姐夫?a;quot;
    周家显停了停,继而抽出了手,把她抱回房间。
    他的身体不可避免地起了反应,再这样下去一场床事不可避免。可顾虑到小姨子才经破瓜之夜,身子又娇气得很,不忍连着两个晚上要她。
    反正来日方长。
    对不起大家的等待,肥章奉上。姐夫骚话技能满分有没有!
    二十四
    正月一过,春暖雁回,榕城街头人们褪去厚重的冬装换上新衣,这座年轻的城市散发着勃勃的朝气。
    白杉望着坐在对面的妹妹,一袭水绿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一条卡地亚碎钻项链衬得她脖子白而细长,如果自己也是个男人的话,很难不被这样的妹妹吸引。
    彼时白穗和周家显夫妇正坐在高级西餐厅里,享受着悠闲轻松的周末时光。
    白杉优雅地拿纸巾擦了擦嘴,目光落在白穗漂亮的锁骨上,a;quot;穗穗最近交男朋友了?a;quot;
    见姐姐盯着自己的项链看,白穗下意识地伸手捂了捂,料想她注意到自己近来穿戴不菲,一时也找不出别的理由,算是默认了。
    漂亮衣裙和钻石项链是女人无法抗拒的礼物,白穗也不能免俗。更何况这些礼物都是周家显花了心思亲手挑的,她清楚地看见他眼里的惊艳,又怎能不喜欢。
    a;quot;能不能跟我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a;quot;白杉冲她挤挤眼睛。
    他们坐在窗边,楼下是个小庭院,周家显表面上在看外面风景,实际上并没有漏过女人之间的一来一往。
    趁白杉低头喝茶的空当,白穗悄悄瞥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忽然想到一句诗——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a;quot;他啊......a;quot;她顿了顿,有点紧张,更多的是娇羞,继续道,a;quot;长得很高,眼睛很有神,最重要的是,很疼我。a;quot;
    不知怎的,周家显竟然把目光投了过来,不过很快就移开了。
    白穗两只手绞在一块,还以为他真的在看风景呢。
    孩子气的习惯,白杉全看在眼里,笑道:a;quot;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哦?a;quot;
    白穗怕再被他看,偏了偏身体,一手拨了拨头发,没再应。
    像是在找话题,她无意中又提起:a;quot;这女人呐,果然少不了爱情的滋润。a;quot;
    她的目光落在妹妹年轻秀丽的面庞,一副小女人的艳羡口气:a;quot;你最近的气色真是好得连我都嫉妒呢。a;quot;
    说完,还煞有介事地拉了拉丈夫的袖子,像是证明自己并非无中生有,a;quot;家显,你说是吧?a;quot;
    很快,白杉注意到,一向对她们姐妹俩聊天话题都表现得漫不经心的丈夫,居然颇有耐心地看了小姨子一眼,不过一瞬便转向了一旁路过的一位美丽女子,淡淡应了声a;quot;嗯a;quot;。
    男人惯爱观察过路美女,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白杉没有放在心上。
    事实上,整个午餐期间,他已经克制住自己,很少再去看她,刚才那一次,是唯一的一次对视,不用说,在周家显平静的心湖投下了石子。
    妻子说的没错,小姨子气色是真的好,肌肤水润无瑕,脸颊白里透红,一双眼眸水灵灵的勾人......
    让他天天拿精液浇灌着,能不好么。
    ......
    晚上七点多的总裁办公室,房门紧紧关闭,但若稍稍走近,必定叫人听得一番面红耳赤。
    办公室只留了一盏小灯,靠墙的一排红木书柜其中的一只正剧烈抖动,好几本书被震得东倒西歪直接撞到玻璃门上。
    白穗上衣纽扣开了一半,衣领滑到肩膀以下,文胸还是保守款式,一边的吊带都被人扯断了,乳尖害羞得像小小的梅苞半露出了头,颜色不是淡淡的粉,而是艳极了的红。青青紫紫的吻痕一直从颈侧蔓延至乳房,明显是遭过男人唇齿蹂躏。下身更是不成体统,小裤不知道被周家显扔到了哪里,包臀短裙整个被堆在腰上,一条腿高高落在他肘弯里。此时正被上身穿戴完好、一派正经精英模样的姐夫抵在书柜上疯狂操干着。男人粗壮的阳物不断在她嫩得滴汁的穴里抽插,一会露出狰狞的全貌,一会全根没入,看似粗暴却饱含技巧。
    一轮冲刺过后,周家显慢了下来,仍不紧不慢地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微微挑眉,a;quot;男朋友?a;quot;
    a;quot;很疼你?a;quot;他低着头逼视她,一手勾着她的腿挺腰操弄,一手掐上了她胸前的小乳包胡乱地揉,a;quot;唔......让姐夫猜猜,是这样疼你?a;quot;
    说着,他坏心眼地顶到深处,推挤着壁肉找寻她的敏感点。
    a;quot;......还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