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姐夫 作者:野树

      亲她毛茸茸的小脑袋瓜,a;quot;小家伙,舅舅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a;quot;
    他也很想叫穗穗姨姨给他生。
    诈尸!明天应该也可以更一章:)
    二十六
    晚上一群人在院子里摆架子烧烤。
    周家姐夫不知从哪摸出来两副扑克牌,招呼着几个年轻的小辈一起打双扣。
    周家显抱着月亮站在白穗身后,看她把油刷上一只鸡翅。她很快转身,手里是一串刚烤熟的羊肉,横着递到神色困倦的小宝贝嘴边。
    月亮咬了一口就嫌弃地皱起鼻子,趴回舅舅肩膀,她不喜欢膻味。
    周家显默默把剩下的接过来,一一吃掉。
    a;quot;累不累?要不要过去玩牌?a;quot;
    白穗不敢跟他多说话,只是摇摇头,又转过身去。
    ......
    不远处,周母看着这一幕,拉起儿媳妇的手,轻轻抚了抚,叹了口气,a;quot;这男人抱起小孩来,才算是真正成熟的标志。a;quot;白杉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可是要小孩又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她和周家显平时床事就不算和谐,更何况他每次安全措施都做得到位,又从哪里凭空冒出来一个小孩。
    a;quot;不是我这个做婆婆的逼你,多在自己男人身上用点心,要什么没有?a;quot;白杉缓缓低下眉眼,心里算计着,点了点头,a;quot;妈的话,我记住了。a;quot;......
    月亮累得睡着了,被周舒雅抱去房间,解脱了周家显的双臂。
    他原地活动了下筋骨,简单挽起衣袖,接过白穗手里的活,a;quot;我来烤,你过去跟他们玩会。放心玩,输了算我的。a;quot;周家姐夫起了身,让位给白穗。
    她是真的不会玩,出牌出得再拘谨,还是输得一踏糊涂。
    一盘盘烧烤端到小桌子上,一人分几串,很快盘就空了。
    周家显眼疾手快抢了串烤鸡胗,凑过来看一眼牌局,扫到白穗手里被拆得七七八八的纸牌,无奈地笑了,a;quot;好歹看在你们嫂子面子上,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a;quot;说的是棋牌麻将样样门精的堂弟堂妹。
    胳膊碰了碰,示意她起身,交接纸牌过程中,抢下的鸡胗也塞给她,天衣无缝,无人察觉。
    到底是太年轻,一切章法套路到了最会玩心机的他们堂哥这里,统统失效。
    炸弹扔到最后,彼此损失惨重。山穷水尽,堂弟赌他手里已无炸,得意洋洋重重扣下三张a。
    a;quot;双扣,给钱。a;quot;周家显不紧不慢扔出去四个四。
    输钱了,堂弟赖账,堂妹撒娇,周家显不管,叠好赢来的一沓纸币交到默默看着的白穗手中,狡黠一笑,a;quot;牌是替她打的,钱赢了归她,你们跟我赖不管用。a;quot;白穗笑得很腼腆,a;quot;我请大家吃零食吧,a;quot;边调出手机里的备忘录,a;quot;你们想吃什么?a;quot;几个人七嘴八舌地报了一堆零食的名字,不乏果汁饮料。
    a;quot;这么多东西她哪提得动,周成仲你跟她一块。a;quot;
    被指名的男生输了钱又要做苦力,自然不肯干,懒懒瘫着,a;quot;不公平啊哥,他,她,还有她,都要了东西,你怎么不叫他们?a;quot;周成仲长着一张娃娃脸,撒起娇来可爱又好笑。
    白杉看一群大男孩大女孩笑闹在一块,很是觉得有趣,便推了推丈夫,a;quot;别欺负小孩啦,你去帮一下小妹。a;quot;几个小孩欢呼:a;quot;耶!还是堂嫂好!a;quot;
    周家显作出一副无奈状,拍了拍膝盖,站起来,朝等在大门边的白穗走去。
    超市在度假村的入口,要走上一小段路,他没开车,带着她徒步走过去。
    拐过第一个弯,他牵住了她的手。最后一个路灯下,他把她抵在柱子上,压低了身子亲她嘴。两人身上一股烧烤味,嘴里也是。
    两人没有亲太久,他问:a;quot;今天玩得开不开心?a;quot;
    a;quot;嗯。a;quot;她抱着他脖子,不想他离开。
    气氛很好,两人不约而同想起在水底接的那个吻,都有点旖旎心思,互相抱着不急着走。
    a;quot;晚上别睡太早。a;quot;
    她听懂了他的话,害羞地松开搂住他的手,头抵着他胸膛,心跳得飞快。
    ......
    零食买回来,几个小孩抢过去瓜分了,白穗口渴,走到别墅大厅里接了杯水。
    两个身影从楼梯下来,边说着话。
    a;quot;我说当初就不该这么急着定亲,是你非说要报什么救命之恩,拿公司逼着咱们儿子娶他们家女儿......a;quot;另一个是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a;quot;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男人要先成家才能立业,娶都娶了,还在这里婆婆妈妈?a;quot;周母平时看着温柔和气,在丈夫面前倒是势气十足,丝毫没有被男人的凶态吓住,a;quot;我倒是觉得他们家这个小的更适合我们家显,站在旁边低眉顺眼的,不知道多听话。a;quot;顿了顿,她又说:a;quot;我当初说要见一见小的吧,亲家母不知怎么回事,非说小的年纪小不懂事,上不了台面,我瞧着倒不像那么回事......你说这大女儿是心头肉,小女儿就是捡来的么?也真是不像话......a;quot;声音说着说着,逐渐远了。
    白穗从饮水机后走出来,眼底一片冰冷。
    ......
    院子里牌局也散了,吃饱喝足的众人纷纷回了房间休息,炭火熄灭,一片狼藉。
    白杉洗完澡上床后就一直在玩手机,直到周家显从浴室出来掀开被子进了被窝,她才放下手机,认真地看着背对自己侧躺着的男人好半晌。
    闭目养神中,周家显感觉到背后贴上来一个温软的身体。
    a;quot;家显,这么快就睡着了么?a;quot;
    男人微微掀开眼皮,抓住她放在自己腰上的一只手,放了回去,a;quot;玩了一天,不累么?a;quot;往常他这么做,白杉多半也体谅他,便也作罢。可今日,那只柔若无骨的手却不依不饶从浴袍底下钻进来。
    a;quot;你自己想想,我们都多久没做了?a;quot;女人的声音低低柔柔,带了点委屈意味。
    男人俊眉一拧,睁眼,坐了起来,拿了手机到沙发上去,a;quot;突然想起有点事没处理完,你先睡吧。a;quot;见他这样,白杉一下泄了气,有点堵气地把头蒙进被子里,眼泪无声无息涌出来,想着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丈夫的若即若离,不多时竟真的睡着了。
    周家显在沙发上坐了会,见床上渐渐没了动静,走到床头,把她蒙着的脸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