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姐夫 作者:野树

      没意思,便改签到周五下午,早点回去还能跟周家显一起过周末。
    但她并没有提前告知他,想想他见到她时那副眼睛发光的样子,就让她迫不及待想飞回他身边。
    飞机还有一会才起飞,她独自进了机场免税店。逛着逛着,到了一家钢笔店。一排排柜台看过去,她想,好像前几天姐夫的钢笔弄丢了来着,要不要买一支送给他?
    最终她看上了一只万宝龙的宝蓝色铂金钢笔,一看价格居然要两千多,不过想想,也只有名笔才配得上他那样精贵的人。更何况周家显平时在她身上花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从记挂着彼此的这一心情来看,两人是平等的。
    这么想着,白穗爽快刷了卡付钱。
    倒是在钱包里找卡的时候,上次周家显塞给她的那张黑卡跃入眼帘。她从来没用过这张卡,倒不是矫情,只因她吃宿都在姐夫家里,平时真的没有花大钱的需要,再者她现在工资已不同往日,应付日常开销也绰绰有余。
    出于好奇,取完包装好的钢笔,她又找到了附近的atm机,插入黑卡,输入密码。
    屏幕上,a;quot;1a;quot;后面跟着的好几个零差点晃瞎她的眼睛。
    一百万,她拼死拼活个差不多十年才攒得到的钱。
    她小心翼翼把卡收好,想着什么时候有机会,还是应该还给他。
    二十八
    a;quot;哈......老公......好舒服......嗯啊......a;quot;
    a;quot;用力一点......那里......再用力一点......老公好棒......a;quot;整座房子被寂静笼罩着,只有女人娇媚发酥的嗓音断断续续从门缝里飘出。
    a;quot;啊......要到了......老公射给我啊......a;quot;
    白穗拖着行李站在门口,只觉得脑海中什么东西轰的一下塌掉了。
    他们甚至连房门都没关紧,白杉忽高忽低的叫床声就那样像把刀刺穿她的耳膜。
    她从来没想到平日里大方得体的姐姐在床上竟叫得像个荡妇一样,也没想到自己会撞见这样名正言顺、理所当然却令她痛得快喘不过气来的一幕。
    她想,人的堕落,果然是从越来越贪心开始的。一直以来,他给的宠爱蒙蔽了她的双眼,让她可笑地误以为他真的是自己一个人的。
    曾经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他的无可奈何,他的身不由己。现在想想,怎么可能呢?人只要得到一点,就会想要更多,直到得到全部。
    她被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痛得蹲在地上哭了出来。浑身上下的血液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然后,突然冷掉了。
    行尸走肉一般,白穗离开了公寓。
    半个小时前——
    周家显按妻子的叮嘱,今天很早就回到了公寓。
    两人先后洗了澡,就在他打算去书房看会书的时候,白杉从背后抱住了他。
    她解开了自己浴袍的带子,随后也去解他的,但紧接着被男人的大掌按住。
    她笑了笑,转到他身前,轻轻褪下浴袍,露出了诱人的胴体。她把双手放在他肩膀上,双乳贴近他前胸。
    a;quot;去床上,好不好?a;quot;
    a;quot;我今天有点累,你也早点睡吧。a;quot;周家显冷冷看着贴上来的妻子,转身就要走。
    不知道她从哪里学来的本领,下一秒眼泪就出来了,a;quot;我们这样还像夫妻么?都快两个月没做了,你还总是推,真的,我都快怀疑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a;quot;他有点动摇,心里又烦又乱。
    她趁势追击:a;quot;家显,这事本来轮的到做妻子来求吗?啊?你能不能给我留点尊严,呜......a;quot;周家显皱着眉,弯腰去床头柜里找避孕套。
    白杉又说话了:a;quot;我们要个孩子吧,妈那边催好几次了,我这个年纪,现在要小孩刚刚好,再晚几年就错过了黄金时期......a;quot;男人转头,面无表情对着他,a;quot;我目前不想要孩子,其他我都可以忍,这是底线,希望你打消这个念头。a;quot;她又急又恼,整个身体扑上来,a;quot;有了孩子又不用你做什么,受苦受累的是我。老公,就试这一次,这次不行我以后都不烦你了,好不好?a;quot;周家显心里烦得很,猛一下把柜子推回去,胡乱掀了浴袍把人往床上压。
    后来,白杉睡着后他从房间出来打算去睡书房,结果一转身就看见孤零零立在门口的行李箱,以及地上躺着的礼品袋。
    下一个动作就是掏手机打电话,对方意料之中关了机。
    周家显发誓,他活到这个岁数从没有这么心急如焚过。
    饶是急躁,理智还在,他赶紧又打了个电话给警察局的朋友。
    a;quot;查到了,半小时前在宜兴路559号安和酒店办理过入住。a;quot;a;quot;好,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吃饭。a;quot;
    a;quot;嗨,小事,你赶紧找人去吧。a;quot;
    a;quot;她现在大概最不想看见我......算了,改天再聊。a;quot;挂了电话,他又拨出一个号码,很快被接通,一个甜美的女声通过电话传来。
    a;quot;喂,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a;quot;
    a;quot;你好,大概半小时前有一位白穗小姐入住了你们酒店,能不能请你们帮我去看看,我只想确认她是否安全。a;quot;a;quot;好的先生,请您稍等。a;quot;
    这一晚,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到了天明。知道她的安全状况以后,脑子里彻夜想的都是怎么向她解释。
    结果,人在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就回来了。看见他,先是一瞬的怔愣,很快恢复过来,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就往房间走。
    周家显大步迈过去,站起来第一下还有点恍惚,彻夜未眠加上想了一晚上的心事,导致他此刻头痛欲裂。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腕,皱着眉头道:a;quot;昨天晚上的事,我可以解释。a;quot;她也没挣开,就这么被他拉着,静了半晌,才看着他的眼睛,渐渐笑了,a;quot;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什么跟自己的老婆上床吗,姐夫?a;quot;他确定她在说a;quot;姐夫a;quot;两个字的时候用了重音。
    事情有点棘手,她比他想象的要伶牙俐齿的多。
    白杉睡到八点多才醒,洗漱完毕出来,意外地发现周家显还没出门,桌上居然还给她留着早餐,一杯牛奶,一个三明治还有一个煎蛋。
    a;quot;早餐在桌上,赶紧趁热吃。a;quot;
    虽然他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