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姐夫 作者:野树

      个时候他就已经对她......
    白穗心狠狠一颤,脑海闪过很多画面,紧绷的肩膀松垮下来,卸下了防备,等他说下去。
    a;quot;你帮我弄干净西装外套,我知道是你。a;quot;
    她长睫轻颤,看了过来,心里乱成一团。
    a;quot;我那时,没想怎么样的,劝自己把你当成妹妹,大家都会过得开心一点。a;quot;他近乎着迷地看着她的脸,身体也一点点靠近,轻轻环住她的腰,发现她并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抗拒,只是拿手抵着他肩膀而已。
    a;quot;后来你也知道,你搬了进来,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控能力。a;quot;在他重新开口之前,他用冰凉的唇碰了碰她的嘴巴,还好她也没有排斥。
    a;quot;你不管是对我笑,还是无意中看我一眼,不管是叫我‘姐夫’,还是面对我紧张说不出话的样子,我都觉得是种勾引,虽然我知道你本无心。a;quot;他说到这里,轻轻笑了笑,也许自己都觉得荒唐。
    这时,周家显撩起了她的睡裙,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裤。她察觉了,也低头去看,他要她自己扶着裙摆不让它掉下去。
    其实她本来有穿,就是......做梦梦见和他在做爱,醒来就很湿了,干脆就脱了。
    紧接着,白穗看见他微微退下了家居服的裤子,还有贴身内裤,性器勃起得厉害,直直粗粗的一柱擎天。好神奇,她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对她有了情欲。
    a;quot;后来......你就有了男朋友,一个我毫不了解,毫不熟悉的男人,根本无从和他比较优劣,也不知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姐夫,跟他比起来,你会不会选我。a;quot;这是他头一回在感情里碰壁。
    a;quot;有一天早上,我在阳台上看见你上了他的车,你们在车里待了很久,久到我再也忍不住,像个糖果被人抢走的悲愤小孩一样,跑下了楼。a;quot;他说完,没有再犹豫,扶着自己,直接地,凶狠地,进入了她。
    再次结合,是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男人强势地填充了她身体的空虚,同时也填补了她内心的空虚。
    白穗又舒服又难受,微微启唇喘气。掐着他的手臂,想叫他退出去。她好久没要过,一下吃得这么满,真的很撑,就不受控制地吸着小腹牢牢把那东西禁锢住,这样一来,他好像又胀大了。
    周家显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当即缴械投降,架起她双腿抱起来,两人下身就这么深深地,坚定地结合在一起,有点要地老天荒的意思。
    a;quot;你今天......a;quot;她声音小小声的,蚊子叫似的,a;quot;好像特别大,我觉得下面很撑,有点受不了。a;quot;周家显额前青筋暴跳,沁出汗来,压抑道:a;quot;是你把姐夫吃得太紧。又不是做完这次就不给吃了,乖,放松点好吗?a;quot;她又想要他动,又想听他继续说,再三犹豫,还是选择了后者,a;quot;然后呢?a;quot;a;quot;然后,等我跑下去,你们的车已经开走了。我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开车跟了一路,看见你跟他下了车一起走进你当时的公司。a;quot;他尝试着挪动脚步,埋在她温暖身体里的家伙又深嵌了几分,看见她眼睛舒服地眯了起来。又突然停下来,把她放在书桌上,去脱她要掉不掉的睡裙,又把自己的上衣也脱了。
    a;quot;我看见你对他笑了一下,a;quot;他突然变得有些激动,没给她任何缓冲时间就重重顶撞起来,a;quot;你怎么能对他那样笑呢?嗯?那是我的,我的......a;quot;白穗心早就软得一塌糊涂,摸到他脑后扎手的头发,眼眶好像湿润了。
    a;quot;宝宝,亲亲我......a;quot;
    怎么这么可怜呢?她凑过去亲亲他好看的嘴巴,不过没有伸舌头,a;quot;那个时候,租房子也是你做的手脚,对不对?别想骗我。a;quot;几声好听的轻笑从他喉咙溢出来,a;quot;很卑鄙是不是?a;quot;a;quot;我知道了,后来我被公司开除也是你搞的鬼,你明知道实名举报的后果,却故意不告诉我,你......你实在太坏了。a;quot;她搂着他脖子睨他,a;quot;不过我原谅你。a;quot;换来的是他堵住她的嘴巴,舌头直接冲进去缠在一块,下身钉着她大进大出地插干起来,紫黑的肉棒插在她的小穴里拔拉出来,又猛得挺送进去,动作凶狠吓人。
    a;quot;嗯......嗯......a;quot;他是从身到心的舒畅快活,性感至极的呻吟,闷闷的全吐在她嘴里。
    跟了他以后,还是第一次隔了这么久没要过,她实在是被这个男人宠坏了,以至于现在在他的书房里,被他抱在书桌上和他做爱,快舒服疯了。他插着她的穴,吃着她的嘴,掌着她的乳,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地承受。于是放软了舌头让他吸,硬挺着乳尖让他玩,张大了双腿让他插干......一轮过后,周家显先到了一次,拔出来,射在了桌子上。
    乳白浓稠的精液滴在地上,白穗看得喉咙发紧,不自觉地缩了缩阴穴。
    她想起故事还没讲完,a;quot;我只给你一次机会,那天晚上,你解释清楚。a;quot;他抽了几张纸巾,草草处理了下他和她下体的性爱残留物,声音变得肃冷起来,a;quot;她怀疑我一直不肯碰她是因为外面有人了,哭着求我说是最后一次,所以我没办法。a;quot;她不再问了,虽然她心里还有许多不快没吐净,但咄咄逼人会显得很无趣,她不想变成那样。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像在说谎,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她应该多给他一些信任。
    bg肉【九重宫阙vip】701413954
    可他却没说完,a;quot;我对白杉,从来没爱过,没有喜欢,也没愧疚。没有爱哪来的愧疚?我最多是可怜她,也可怜自己,我们都是被命运捉弄了的人。a;quot;白穗听得震撼,她的姐夫平时寡言少语,从来不会轻易地透露自己心思,这一番剖白像是把心掏出来放在她面前给她看。
    抽抽鼻子,瘪瘪嘴,a;quot;以后都不行,知不知道?我受不了的......a;quot;a;quot;我也受不了,a;quot;男人心疼地把她抱进怀里,不断地亲吻她的额头、眼睛和嘴巴,a;quot;等忙完这阵,我会和你姐姐离婚,相信姐夫好不好?a;quot;她登时红了眼睛,乖乖点点头。紧接着周家显感觉到,下面,一只柔软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分身,他几乎立刻有了反应。
    垂眼看她,小巧的鼻尖一点莹白的光,还有嘴巴,辣辣的红,很是诱人,a;quot;宝宝又想要了?a;quot;她发现他对自己的称呼已经从a;quot;穗穗a;quot;变成了a;quot;宝宝a;quot;,虽然很羞人,但她......嗯,不讨厌,或者说,很喜欢。
    印象里,小时候连爸爸妈妈都没这样叫过她,这是第一次,是他的专属。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