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❷0⑵②.cΘм┆分卷阅读43

姐夫 作者:野树

      要她说,姐姐是这个家里最不关心这些花草的人了,这些盆花花绿绿平时基本上都是她和周家显在打理着。
    见她唇角自然翘起,倒是好兴致。
    a;quot;穗穗,晚上不用做饭了,咱们出去吃。a;quot;
    a;quot;中午菜还剩了很多呢,好端端干嘛出去吃呀?a;quot;
    白杉笑得灿烂,夕阳下她的脸庞看起来很柔和,a;quot;难得高兴嘛,咱们三个出去庆祝一下。a;quot;
    a;quot;庆祝什么?姐姐又要升职了?a;quot;白穗脸上笑着,心里却不以为意。
    a;quot;工作上确实会有一些变动,还是晚上再告诉你吧。a;quot;她神秘地笑笑。
    她也没说错,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确实会留在家里不用上班了。
    晚上到了预定的餐厅,周家显姗姗来迟,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疲惫,a;quot;抱歉,我来晚了,等很久了?a;quot;
    a;quot;多晚都不算晚,a;quot;白杉对着丈夫温婉地笑了笑,a;quot;上菜吧。a;quot;
    a;quot;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a;quot;
    白杉端起自己面前的橙汁,她以往的习惯是出来吃饭必开一瓶红酒,今日的反常让周家显隐隐感到不安,等她这句话出来,他的心不知不觉躁动了起来。
    a;quot;恭喜你,家显,你要当爸爸了!a;quot;她碰完他的酒杯,又碰了碰白穗的,a;quot;也恭喜你穗穗,你要当阿姨了!a;quot;
    这句话一出来,桌上再没了动静。
    丈夫紧蹙的眉头将她满腔欣喜都浇没了,a;quot;家显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a;quot;
    男人平静了好一会,才捏了捏眉头,终于消化了这个a;quot;好消息a;quot;,a;quot;没有,怎么发现的?a;quot;
    a;quot;嗯我这个月那个还没来嘛,就想是不是有了,毕竟那天晚上你没戴套啊那几天又很危险。a;quot;说得无辜,其实都是她的预谋,故意挑在自己的最佳受孕期,a;quot;然后今天我买了验孕棒回来,测出来是两条杠的。a;quot;
    这期间,始终处于呆滞状态的白穗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听见自己笑出了声,a;quot;恭喜你啊,姐姐。也恭喜你要做爸爸了姐夫。a;quot;
    周家显没有回应她的祝语,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怀孕了的妻子变得格外粘人,周家显耐着脾气哄了好一会才肯乖乖撒手睡觉。而他偏偏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小姨子从刚才回来就待在房间,又不肯回电话,他烦得差点砸了手机。
    周家显忍无可忍地过去隔壁砸门,a;quot;开门,再不开门我就把白杉叫醒,我们三个当着面把话说清楚!a;quot;
    最近一段时间,周家显烦心事很多,不仅家务事乱成芝麻糊,公司最近也不太顺利,研究所这次研发的新品刚投入销售就出了很大的纰漏,但目前消息还没透露出去,一切只是看起来风平浪静而已。
    门终于开了,她房里没开灯,漆黑一片。白穗很冷静地站在他面前,没有出现他想象当中的痛哭流涕,但眼睛里却没了往日的光彩,a;quot;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姐夫?你是要叫我离开你,还是叫姐姐把孩子打掉呢?a;quot;
    a;quot;你不是要说吗?你说话啊!a;quot;她再也忍不住,发了狠捶打着他,泣不成声。
    周家显挡住一半的门,他比自己想象中要镇定,a;quot;你听我说,事情一定还有转圜的余地,再给我一点时间a;quot;
    a;quot;你还想要多久?等孩子生下来都会叫爸爸了是么?a;quot;她最终停止了愤怒的拳头,趴在他身上低泣起来,a;quot;都这样了你还叫我等你简直就是个混蛋!a;quot;
    周家显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是沉默地抱着她,任她眼泪打湿自己的胸膛。他有种错觉,仿佛此刻不抱紧她,她就会消失不见了。
    a;quot;可是我好不甘心啊,a;quot;她突然停止了哭泣,麻木地望着他露出苍白的笑容,a;quot;我真的好不甘心a;quot;
    白穗站直了身体,她的脑子突然变得很清晰,过往的种种在她脑海一一闪过。一下关紧了门,她紧紧地扑住男人,亲了亲他的嘴巴,伤心绝望地,像祈求着神明那样乞求道:a;quot;给我个孩子吧,像给她那样,也给我个孩子吧,好么a;quot;
    a;quot;做爱吧姐夫,我真的好难受,a;quot;她哽咽着说,a;quot;你可怜可怜我,现在,进来,进到我身体来,跟我做爱,好么?a;quot;
    周家显看见她眼角的泪,仓惶地,凄迷地挂了下来。
    如果结局注定是要她孤苦伶仃地流亡,请赐给她一个孩子,一个长得和他一样的孩子。书上说,女人给男人生孩子,在她的身上,就已经永远烫下属于他的烙印。没有孩子,等头发发白、牙齿掉光的那一天,谁来替她记住他们曾经那么相爱呢?
    衣物层层剥离,散落一地。
    那天晚上,他们做得很凶。每一个巅峰瞬间,周家显都粗鲁地冲进她身体里,精液一波波灌刷她的子宫。他不知射了多少次在她里面,每次都释放得又快又猛,在那温暖的巢床里待了很久,直到完全疲软才拔出。他听说这样女人受孕几率会高一点。
    到最后,白穗实在要得太多,下体酸涨难受,阴唇因过度频繁摩擦而红肿不堪,股间黏腻湿滑,全是他和她的体液。
    白穗抽泣着,腿一合上阴唇就擦碰在一块,a;quot;好好疼啊姐夫。a;quot;
    周家显从背后抱着她,心里刀子剜过一样生疼生疼,闭着眼睛,眼皮慢慢变得温热湿润。
    寂静中,两人的呼吸此起彼伏,渐渐趋于平缓。一阵沉默过后,周家显低头,发现她已经坠入睡梦中,不知不觉就这样看了好一会。
    她真是漂亮极了,这么鲜活地躺在他怀中。除了皮肤是白的,鼻尖,耳朵尖和脸颊全是红的,是被他折腾惨了。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有一个念头:等天一亮医院里上班,就带白杉去做个彻底的检查。
    从前他还没爬上现在这个事业高度的时候,经常熬夜加班,站在公司大厦里看着外面天慢慢亮起来,也没觉得夜漫长得像今天这样难熬。
    第二天一大早,周家显没去公司,让白杉也请了假,载着她直奔医院。
    白杉看他急不可待的模样,有些好笑地调侃道:a;quot;就这么急着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