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姐夫 作者:野树

      ,嘴角不自知地上扬。
    他已经搬到了九月森林和她住在一起,下班第一时间赶回家陪孕妇,端茶递水摇扇全部亲力亲为,竞选孕期模范丈夫毫无压力。
    两个多月的时候,白穗的肚子已经有点微微隆起了。这在孕妇里算早的,寻常人要到三四个月的时候才会显怀。
    这个时候的周家显已经恶补了很多关于孕妇怀孕的知识,对着白穗过早隆起的小腹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紧接着的b超结果,证实了这个疑惑。
    白穗肚子里,是一对龙凤胎。
    周家显又激动又忧虑,激动不用多说,忧虑则是担心一下怀着两个,怕是要把他的心肝给累惨了。
    两人久久沉浸在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之中,忽略了外界的一切,直到一直联系不上大女儿的冯春兰找上门来。
    白穗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对远在乡下的父母要应付,顿时头大了起来。
    冯春兰找不到白杉,电话打到周家显手机上,好不容易接通,他说事情有点复杂,需要当面说清。
    冯春兰赶到约定好的餐厅,发现小女儿白穗也静静坐在一旁,几月不见,人看着丰腴了一些。
    周家显扶着前丈母娘坐下,倒了杯茶在她面前,开门见山:“实不相瞒,一个月前我跟白杉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
    冯春兰登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什么!”
    “她人现在应该在美国,据我所知,正在申请移民。”
    周家显的又一句话惊雷一般直直劈中冯春兰,使得她愣愣瘫坐回椅子上。
    接下来,周家显将两人离婚缘由一一道来,自然隐去了他同白穗的那段苟且。
    冯春兰因大女儿错失良姻和抛父弃母而锤胸痛哭,白穗实在看不下去,起身想要安慰:“妈,您别哭,还有穗穗呢,穗穗永远陪着您……”
    她像是瞥到什么,突然不哭了,盯着小女儿虚捂着的肚子,连忙擦去眼泪,彻底傻了眼,“你……你这肚子……怎么、怎么回事?”
    周家显看了母女二人一眼,站起身,刚想说话,却被急急打断。
    “妈!”白穗匆匆看了他一眼,突然对着母亲跪了下来,泫然欲泣:“女儿不孝……女儿……被人强占去了身子……”
    冯春兰眼前一黑,眼看着要从椅子滑到地上,被周家显及时捞住,又清醒过来,随即追问:“孩子是谁的?!”
    “我……我不知道,那天和朋友吃完饭回来,抄近道走了一条巷子,当时天太黑,没看清那人的样子……他突然从背后抓住我,捂着我的嘴巴,然后……”她说不下去了,嘤嘤哭了起来。
    这番说辞,是白穗同周家显提前商量好的,被人强迫失身和勾引姐夫怀孕,一个是作为受害者,一个是道德败坏的小三,显然前者对她的伤害会小一点。
    “走,你跟我去医院,必须把这个孽种给我打掉!”冯春兰从地上爬起来,抓着白穗的胳膊。
    “妈!医生说……我肚子里的是龙凤胎,一下两条生命,我怎么忍心……”
    冯春兰愣了半晌,开始哭天喊地:“我的女儿诶!怎么一个两个都糟心死个人呐!你们这是逼我老太婆去死啊……”
    等人终于平复下来,头脑还是清醒的,当机立断:“不行,你立马跟我回家,赶紧给我找个男人嫁了!”
    “妈……我不回去!”
    冯春兰态度坚定,大女儿远走他乡,这下只剩这个小女儿可以寄托终老,无论如何也不能任由她对自己的人生胡来。她的下半辈子就是自己的下半辈子!
    周家显怕拉拉扯扯会动到胎气,便对白穗悄声说:“先跟你妈回去,安抚好家里人情绪,后面一切有我。”
    白穗只好应了。
    趁着冯春兰进洗手间的空档,周家显将白穗抱进怀里亲了亲,轻声叮嘱着:“这几天照顾好自己,别跟你爸妈对着干,一定要相亲的话,露个面也没关系,我总是有办法的。”
    说着又蹲下身,贴着她肚皮,“你们两个乖乖的,爸爸很快就来接你们回家。”
    孕妇情绪来得很快,这段日子周家显无微不至将她照顾着,两人终日如胶似漆,哪怕分开这么一下,白穗心里都很不好受,撅着嘴:“我跟宝宝等着你。”
    作者的话:失踪人口归来。
    三十九
    “不行,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进门的!这要传出去,人人都知道我周家替别人养着野……替别人养孩子,你让周家颜面何存?”
    周家显瞥了眼妇人,气定神闲道:“我看着像是会替别人养孩子的人么?”
    周母双目一瞪,眉毛一挑,细细琢磨儿子的话后,喜形于色,“你是说……穗穗肚子里的孩子,是周家的种?”
    周家显疲于做戏,对着母亲,也没什么好隐瞒,便大致将离婚的来龙去脉说了。但他不想白穗在周母这落下不好的印象,便只说是被白杉的一走了之伤了心,小姨子前来安慰,两人意乱情迷的,便发生了后来的事。
    “穗穗肚子里,是龙凤胎,您的孙子和孙女全在里头。”周家显又下了一剂猛药。
    周母再也坐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像是下一秒就要派人备车去接准儿媳,“不行,周家的子孙绝不能流落在外,况且是你占了人家姑娘的身子,我们两家又是这种关系,怎么也得给亲家一个说法,我大周家可不能给人看轻了去!”
    周家显扶着母亲又坐下,好声好气哄着:“妈,穗穗怀了我孩子这事说出去,无论如何对女孩子名声都不好,锦-衣-楼66/6/31/74/6/6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个法子,既叫她免于背负骂名,又显得咱周家有气度担当。岳父岳母那边,还得花些功夫劝服,我看他们栽了回跟头,倒是不愿意将两个女儿全嫁到我们家的。”
    “那你还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去把我儿媳妇接回来?!”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