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傀儡(h)

修仙不如搞黄色(nph) 作者:胖大的你

      越音如葱根的指尖又开始活动起来,目光灼灼的观察傀儡人的勃起事件。
    大拇指一次又一次的擦拭小口,从中溢出的清液像夏日天的露珠晃晃悠悠挂在上面,她颇具有研究精神的尝了一口——倒是更像植物根茎的味道。
    抬头再看他的时候,越音被他和掌门相似的神色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她才是两人之间欲河的引渡人。
    “呼嗯…”
    傀儡人并没有出声,导致越音在因为手指酸疼发出奇怪的喘息是格外明显。
    如果房间没有布置禁制,那么在外人听起来,这声音一定不是男女之间激烈的性事,反倒是女修的安慰寂寞之举,低声压抑,叫的心脏酸酸涨涨。
    要帮助寂寞的女修吗?
    越音也听到了自己的轻吟,反倒羞赧起来,信誓旦旦要研究男根与液体的精神打起退堂鼓,放开了那根棍棒。
    “我手累了。”
    对人类来说,这样的暗示再简单不过,手累了,其他地方还没有。但对于刚觉醒什么叫做“欲望”的傀儡来说,就意味着中途停下来。
    越音本来都快躺回去了,有看到傀儡人眼巴巴的眼神,又坐了起来,指挥接下来怎么做:
    “我说过了,我手累,那么你需要自己疏解欲望。”
    小傀儡的手本来撑住床榻,被越音拿过来,放在性器上,然后他慢慢的上下摆动。
    男人坐在床上摆弄自己的阳具自渎不管在人界还是其他地方,似乎十分常见,可又有谁见过一只傀儡疏解欲望的呢?没有生命的器物怎么会自渎?
    或者器物怎么会有欲望?
    场面滑稽又淫靡。
    她换了个姿势,趴在他的大腿上,抬头观赏,被某个不知名大师制作出来的完美傀儡与他同样带有艺术性的男人根茎,连睫毛都要戳上去了,眨巴眨巴,扇出的风把自己的欲火扇的高涨。
    空虚的女修需要这个器物,张开双腿对着无辜的小傀儡,
    “不许动哦!”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把他当作人形的玉棍,缓缓地的对着高高竖起的东西坐了下去,鼻尖冒出薄汗汗,或许因为身体的兴奋。
    小傀儡觉得自己的一部分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不是往日里,意识与身体的割裂的感觉,而是更加包容却澎湃的东西。
    他想起主人与越音在书房中这样的事情,他就守在门外,要做的应该是随时听从召唤然后进屋清理。
    帮她清理过身体,却没想到人的下体有这样一条关闭的裂缝是这样用的,需要破开  ,然后狠狠的捣入。
    小傀儡的手动起来了,本能地抓住越音的腰肢,在她吞入到一半的时候,加速这一过程。
    一点小小的干预,本来在优雅用餐的穴肉一瞬间溃堤,吐出一股股蜜液  。
    越音再一次感受到傀儡人的悟性比许多在学学子悟性都高,很快就掌握了性事的初步节奏,于是她配合着,扭动腰肢吞吐。
    他的大东西比她的体温更凉,倒像是异物入侵。
    “哈啊…嗯…”
    两人之间只有越音不顾形象去放纵自己的声音。
    而另一个看似呆滞木讷,实际上却死死抓住越音的胯部,甚至把她抓疼了,明明柔软的指腹也能在腰上留下红色的指印。
    看她似痛苦又似欢愉的表情,傀儡人胸腔泛起涟漪——要知道这甚至并不是他的本能。自有意识起,他能行动能办事,可偶尔又觉得自己与现在他操控的身体并不融合,排斥感悄悄将他分成两半。
    而此刻,他竟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与想法渴望的东西都是一样。
    两人甚至没有脱下衣裳,只是宽解了腰带,身体便交缠贴合在一起。越音在上,抱着小傀儡的头放在胸前。心跳从绵软起伏的胸口传来,发出有生机的蹦跳声,
    *
    夜晚方在继续。
    太乙门内似乎不像平时那样只有蛙鸣雀叫,掌门从黑暗中转醒,发现暗处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荀逸。”掌门有些虚弱,但笃定的吐出这两个字。
    乖张的威压从书柜后面显露,荀逸慢慢走出来,蹲在掌门面前,笑意不达眼底,
    “好师兄,这是在修什么邪功,灵力抽的一点也不剩。”
    掌门虚咳两声,没有理会他阴阳怪气的嘲讽,行动虽然迟缓,却没有影响他径直略过荀逸,开始收拾之前和越音一起弄的,乱糟糟的房间。
    “师兄这日日与情欲为伍,”荀逸坐到他桌案上,继续挪揄他,“都快忘记你修的是无情道,还以为是合欢宗的掌门”
    拍拍典籍上的灰尘放回书架,又开始整理各种文房用具后,掌门声音沉下来,回答:“莫要胡说。”
    荀逸笑出声,哪怕不看神情,也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古怪:“胡说?我可没有,这里全是我小越音发情的味道,刚进来就闻到了,让我现在还硬着呢。”
    他继续:“所以师兄,我的人呢?”
    “我、的、人、呢。”荀逸一字一顿,突然加重了语气,手持剑柄空中划出剑光,百年单列木做的书柜从中间被劈开,巨大的冲击下,掌门刚整理好的书籍卷轴全部化为齑粉灰烬。
    “谁允许你在我这里这么做的。”被侵犯了领地,掌门眯起的双眼里隐隐藏有情绪,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记得昏迷之前饮了傀儡递过来的茶,之后便被抽光了灵力,现下识海中枯竭的自己并不能制服带着愤怒的疯子。
    于是在收拾的时候开启了房中的阵法,然后悄然退出阵法的范围。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