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难忘的一夜(求票!)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夜晚带着潮湿的气息,草地上沾染着露水,远处的树林在黑暗之中的像是某种狰狞的怪物。
    直升机的灯光从空中打下,照亮了雷格斯·思卡尔等人的面孔,也照亮了那个掩面而笑的高大男人——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乔志文。
    “我留在这里是要给你们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少年郎………你们败过吗?”
    白杨就站在那里,拄着唐横刀的刀柄,如此问道。
    直升机螺旋桨的隆隆声依旧作响,旋风落在地面上,压低地面的野草,格雷斯·思卡尔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人问这样的问题,而问他的人还是一个罪犯,一个受伤的罪犯。
    “你觉得你会给我一场失败?”格雷斯·思卡尔仰起头来,微笑地看着眼前的白杨。
    格雷斯·思卡尔从来不信自己会失败,因为………他是注定要加冕的人。
    王的宿命总是伴随着荣光与欢呼,至于失败,那东西不属于他,注定被他踩在脚下。
    伊薇特·伊丽莎白蓝色的眸子也看向了白杨,尽管她不太喜欢自己的未婚夫,但是她也必须承认格雷斯·思卡尔确实是这一届阿卡丽学院学子、乃至于三届之内最耀眼的男人,从进入阿卡丽学院开始,他一路打破无数的记录,将自己的名字篆刻在了阿卡丽学院的校史之上。
    三月初的那场前五个年级的跨年级战斗,格雷斯·思卡尔甚至被排在了阿卡丽学院五年级之前的第十位,这是几十年来,三年级学生的最好成绩,整个阿卡丽学院所有人都认为他会很快成为神秘世界的大人物,就像是他父亲那样君临神秘世界。
    这个逃犯太狂妄了………伊薇特·伊丽莎白如此想到。
    在场的人都觉得白杨所说的这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逃亡的犯人在同等的年纪怎么可能去击败格雷斯·思卡尔,这是阿卡丽学院三流的小说家也不会写出的剧情。
    只有在直升机之上的乔布斯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对,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吩咐直升机上的机枪手:“架好机枪,随时准备支援。”
    机枪手诧异地看了一眼乔布斯,最终照做了。
    但是乔布斯又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虽然他确实希望有一个人将格雷斯·思卡尔揍一顿,可这真的不现实。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斯皮尔伯格知道,白杨说的话从来不是玩笑,斯皮尔伯格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但是迄今为止他遇见的任何人如果与白杨面对面,那么斯皮尔伯格都会赌白杨能够活下去。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何等的凶悍。
    “也有可能是给你死亡!”
    面对格雷斯·思卡尔问题,白杨抬了抬头,放在捂着脸的手,收敛笑声,平静地回道。
    唐横刀被猛然从大地之上拔起,带起了地面刚刚露出嫩芽的草叶,在风中飘荡,白杨深深吸了口气道:
    “接下来………努力活下去吧!”
    嘶哑的声音像是开启了地狱的大门。
    格雷斯·思卡尔未来的很长的日子里头,都脑海之中都会不断的浮现出这句话,与此时的情景。
    你败过吗?
    如果没有,那么就让我给你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吧!
    这样你的人生才算是完整啊!
    “铮!”
    空气瞬间被撕裂,白杨拔刀了。
    那个站在草坪之上的男人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凶厉至极的气息溢散开来。
    “轰!”
    伴随着空气的嘶鸣,在所有学子的眼中,白杨那高大的身躯一瞬间出现在了格雷斯·思卡尔的面前,恐怖的压迫感席卷全场。
    时间在所有学子的眼中拉长,但是即便是如此,白杨的速度依旧像是跳帧了一般,所有人都清楚着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白杨的速度超过了他们的视觉神经捕捉速度。
    时速至少接近七百每秒以上,这已经超过了普通子弹的速度,也超过了………第三次升格力量的极限。
    因思特帝国的精英,那又如何?
    白杨手中的唐横刀自下而上,力量肆意宣泄,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似乎所有的细胞都在雀跃,这一刀甚至比他上次巅峰的速度还要快些。
    白杨无法仔细的描述这种感觉,他只是觉得自己似乎享受着这种感觉,他的身体再快速适应那一夜的变化,并且一天一天地快速变强。
    白杨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哪怕是他什么也不做,也会有一天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白杨动手的一瞬间,格雷斯·思卡尔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食物链顶端猎食者盯上了,那种源自于血脉的压迫感,让他手中的动作都有些颤抖。
    他就像是行走在深渊边缘的人,随时可能会被深渊彻底吞没。
    不可以,我可是格雷斯·思卡尔,我不可以败,我的荣耀不容许我败………格雷斯·思卡尔在心中嘶吼着。
    就在这个时候,唐横刀刀锋带起的风刃刺痛了格雷斯·思卡尔的皮肤,让格雷斯·思卡尔挣脱了那种恐惧一瞬间,刹那间格雷斯·思卡尔隐约看到了一张没有丝毫表情的脸,而这张脸的主人正是“乔志文”。
    格雷斯·思卡尔下意识地去抓向了背后背着的苗刀,他绝对不容许自己这么被击败。
    他想要抵挡,但是………太快了,他连捕捉动作都做不到。
    格雷斯·思卡尔感受到巨大的无力感,他的手刚刚搭在苗刀刀柄之上,唐横刀就已经落在他的胸口,刀锋在他胸口划过巨大的火星,倒映在白杨的眼中,让这个挥刀的男人看起来恍如魔神。
    就像是被火车撞击一般的感觉,格雷斯·思卡尔隐约听到了胸前骨骼碎裂的声音,剧痛从他的胸前蔓延开来。
    这就是失败的感觉吗?
    恍惚之间,格雷斯·思卡尔似乎懂了白杨之前的话。
    也有可能给你死亡,因为失败的前提是你能够在我手里活下来,死人是没有资格谈失败的。
    “撕拉!”
    在格雷斯·思卡尔飞出之后,空气之中延迟的声音才响起,某种尖锐的啸声在巅峰戛然而止,变成了某种重锤锤在沉闷墙壁之上的声音。
    地面之上扬起巨大的灰尘,将直升机的灯光被遮掩了起来。
    灰尘落下之后,白杨已经站在了格雷斯·思卡尔的位置之上,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沟壑,格雷斯·思卡尔出现在沟壑的尽头,身上阿卡丽学院的制服撕裂成了布条挂在金属色泽的内甲上,生死不知。
    白杨就那么站在那里,手中扬起的唐横刀缓缓落下,放到了一个舒适的出手位置,高大的身躯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那种恐怖的压迫感让所有的学子呼吸都急促起来。
    即便是伊薇特·伊丽莎白也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她看到了白杨行动的残影,根本没有看清白杨是怎么击败格雷斯·思卡尔的。
    快!
    太快了!
    这是实力之上彻底的碾压,如同怪物一般的力量。
    在场的所有人唯一能够看清白杨动作的是乔布斯,他清晰地看到这个号称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只用了一个挥刀就彻底重创了格雷斯·思卡尔这个天之骄子。
    简单!
    干脆!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甚至乔布斯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格雷斯·思卡尔身上穿着的神秘物品,那么这一刀会直接将他分成两半。
    帝国司的情报出了错误,这个“乔志文”从来不是第三次升格的实力,他绝对有着第四次升格的力量,足以………屠杀这些精英们。
    “后撤!立马后撤!”
    乔布斯嘶吼着,下一秒直接从直升机之上跳了下来,超过第三次升格的人,这已经不是这群学弟学妹能够对付的。
    在乔布斯开口之前,这群阿卡丽学院就已经开始后撤了。
    这一刻没有人任何人怀疑,如果他们慢了半分,那么绝对会死。
    谁也不怀疑那个手持唐横刀的男人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
    这个男人真的会给他们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
    “现在想要跑,不觉得晚了吗?”
    白杨看了一眼从空中跳下的乔布斯,声音比极地的寒风还要冰冷。
    “少年郎,你们还没有领到你们的人生首败呢!”
    空气再次被撕破,白杨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一人的身后,刀锋落下。
    鲜血四散,像是在夜色之下渡了一层殷红。
    属于他的猎杀开始了!
    最优秀的猎手总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当他们撕碎了面具之后,那会是人间炼狱。
    刀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再次从空中掠过,白杨手中的唐横刀如同天马行空,出现在另一人的身后。
    他就像是夜色之中的野兽,尊重着本能带给众人无尽的恐惧。
    而就在这个时候,乔布斯出现在了白杨的身边,他想要阻止白杨的猎杀。
    如果这些人全部死在这里,那么阿卡丽学院三年级就彻底废了。
    “还没有轮到你!”
    白杨看都没有看一眼乔布斯,只是挥手一刀,锋锐的刀锋在乔布斯双臂之上的划出了点点火星,恐怖的力道将乔布斯整个掀飞出去。
    下一刻,唐横刀在乔布斯的眼中没入了一人的身躯之中。
    “停下!”
    乔布斯嘶吼道,他根本阻止不了白杨,他第四次升格觉醒的是足以抵挡子弹的防御,但是作为代价,他的速度和力量都要低于第四次升格的平均水中,更别提跟上白杨这个怪物了。
    白杨冰冷的声音撕裂的夜风之下响起。
    “他们不是帝国精英,将我视为磨刀石吗?”
    “我就给他们一个完整的人生,没有经历毒打的人生怎么能够算是完整。”
    刀光不断亮起,大地之上一片哀嚎,这些天之骄子们如同遇见了恐怖的噩梦,那个叫做“乔志文”的人手起刀落,面无表情地屠杀着。
    对于什么人才是因思特帝国历史上最凶恶的恶魔,这些学子如果活下来,一定会有一个足够深刻的映像。
    乔布斯已经能够闻到空气之中,那浓郁至极的血腥味,地面之上已经有九人倒下,乔布斯甚至已经感受到其中几人已经没有了心跳,他毫不怀疑这样下去,这些队员全部都要死。
    这个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凶悍的犯人根本没有丝毫的畏惧。
    “乔志文停下来,我们可以谈谈!”乔布斯高声道。
    白杨身形没有丝毫的停顿,冷声道:“乔志文已经死了,我现在叫做白杨。”
    乔布斯立马改口道:“白杨,停下来我们谈谈。”
    唐横刀再次贯穿一位阿卡丽学院学子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白杨冰冷的声音响起。
    “让所有的直升机降落。”
    “我可以让他们停下来,但你需要立刻停手。”乔布斯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承诺。
    “你在跟我谈条件?”
    白杨笑了,笑声在撕裂的空气之中响起,让乔布斯再也生不出丝毫赌博的念头,他连忙开口道:
    “好,我同意了!”
    半分钟后,十几架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停下了罗尼河边巨大的草坪。
    草地之上,巨大的沟壑之中,格雷斯·思卡尔生死不知,鲜血和碎肉洒落草地之上,足足十一位阿卡丽学院的学子倒在地上,没有人知道他们多少人还活着,更可能的是都死了。
    还有四个身着阿卡丽学院战斗制服学生还站在地面之上,但是他们也下意识地与白杨保持足够的距离,即便是白杨停止了杀戮,也不能抹去他们心中那种随时会被剥离性命的恐惧。
    乔布斯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要知道这些每一个都是三年级之中的精英,但是今天却几乎全部折在这里了。
    如果回到阿卡丽学院,他几乎可以想到自己会面对什么。
    那必然是狂风暴雨。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白杨抬起头,沾染鲜血的刀锋缓缓收入刀鞘之中,收刀之后白杨走到格雷斯·思卡尔的身前,取下了他背后的苗刀,一边打量着苗刀一边道:
    “谈谈我怎么离开因思特帝国。”
    夜空的风里还有未散的血腥味,这一夜注定是难忘的一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