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记忆犹新(求票!)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浓重的夜色像是墨汁一般融入这黑暗的深谷,将奇形怪状的风化岩石在顺着峡谷的边缘映照进来的隐约星光下点缀的如同黑暗之中的魔鬼,显得异常的渗人。
    巨大砂岩形成的峡谷之中没有一丝的风声,只有白杨那冰冷而嘶哑的声音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我等各位很久了。”
    黑暗的尽头,一个个纯白色的面具在黑暗之下是那么的显眼,像是晃动在黑暗之中的幽灵。
    而那坐在最前方的说话的男人更是像是黑暗之中的幽灵主宰。
    这个家伙很危险,非常危险………在看到白杨的一瞬间,麦肯心中的那种不安被无限的放大,似乎在告诉他,坐在椅子之上的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带给他不安的人。
    哪怕对方坐在椅子之上,那种如同来自于食物链顶层猎食者的压迫感,依旧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就像是基因深处的恐惧被唤醒了一般。
    “黄昏组织?”
    麦肯的声音很低沉,似乎想要确定某些东西,如果这真的是黄昏组织,那么就需要立马报给黑山首领了,能够带给他这么大的压迫感的人,绝对不是神秘世界的什么小组织。
    而这样组织抢了黑山的货之后,还停留在这里,就更加的耐人寻味了,这群自诩为黄昏组织的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们是不是黄昏,你们进来之前不就已经知道了吗?”
    白杨拿着苗刀缓缓站起身来,一种凶厉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受到了沉重的压迫感,他看着麦肯意味深长地道:
    “但是现在估计你们可能还不太了解黄昏组织,不过没事,很快………你就会对黄昏组织有深刻的印象。”
    白杨说的是实话,无论是谁被自己人狠狠地背刺之后一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麦肯这种老是捅人的家伙,被捅之后一定刻骨铭心。
    “今晚的这次见面已经让我印象深刻,黄昏组织看上去就能人辈出。”
    麦肯远远地看着站在一群带着白色面具的人面前的白杨,一边回道,一边在心中拟定着撤离的计划。
    麦肯不准备在这里动手,黄昏组织为首的男人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怀疑这是第七次升格的人,甚至还要更强,毕竟他经常见到黑山首领塔图姆,但是塔图姆的身上从来没有给过他这么大压力。
    “不,还不够!”白杨缓缓摇头,似乎对于现状并不满意,“很多东西终究需要让人记忆犹新才好,这样……他们才会学会敬畏。”
    说着白杨抬头看向了麦肯,与此同时,在麦肯等人无法听到的地方,白杨的声音通过亡灵掌控在克劳德等人的脑海之中响起。
    “动手给他们一个深刻的记忆吧!”
    黑暗之中,没有人注意到那一个个跟着克劳德的背负亡灵的黑山精英眼神在这一刻变得幽深起来,一柄柄黑色的短刀被这些精英缓缓从靴子之中抽出,这是黑山精英的制式装备,但是现在却要用在黑山自己人的身上。
    但是没有人敢违背白杨的话去提醒这些人,那一夜罗尼奥用他凄惨的死相告诉了所有人背叛黄昏组织会发生什么。
    谁又敢去背叛玩弄灵魂的魔鬼呢?
    “刺啦!”
    黑暗的峡谷之中,站在麦肯身后的克劳德手持短刀从背后捅穿了麦肯的腰间,刀刃入肉的声音,干脆而清晰。
    与此同时,一声声惨叫声随即在麦肯的身后响起,回荡在峡谷之中。
    黑暗的深谷之中,克劳德等刚刚被白杨收服的黑山精英毫不犹豫地将匕首捅入麦肯手下的人身体之中。
    数十道殷红而滚烫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洒落在地面冰冷的沙石之上,为冰冷的沙石增添了一丝丝温度。
    空气之中开始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阴冷而幽深的峡谷之中,一个又一个麦肯的手下倒在了地面之上,便是那位几位六次升格者也没有能够躲过这次袭击,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白杨的身上,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人会忽然来这么一刀。
    黑暗之中,麦肯难以置信地看着穿过自己腹部的短刀,鲜血顺着刀身流淌而出,在刀尖之出滴落,在大地之上溅起一朵朵血花,他麦肯………竟然被自己人从背后捅了。
    麦肯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此时已经跟他拉开距离的克劳德,麦肯眼中神色复杂到了极点,愤怒、恍惚等等无数情绪在他眼中流转。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的声音缓缓响起。
    “现在印象才算是足够深刻,不是吗?”
    黑暗的峡谷之中,白杨的声音冰冷而平淡,让所有麦肯的手下发自心底的胆寒。
    而这句话就像是补刀一般,彻底点燃了麦肯的愤怒,他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般看着克劳德道:
    “克劳德,你竟然背叛boss,你是想死吗?”
    “麦肯,不要那么天真无知好吗,我们可是混沌药剂商人,什么时候我们也有背叛的说法了,阿尔法帝国的规矩不就是强者为王吗?”
    克劳德缓缓地叹了口气,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般,摊开双手道:“七大混沌药剂商人即将成为过往,黄昏组织将会成为这个帝国真正的强者,按照阿尔法帝国的规矩,我自然要追随黄昏组织,不是吗?”
    麦肯闻言仰面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浓烈的怒气,下一刻,麦肯缓缓拔出了自己腰间的短刀,随手将带血的短刀扔在了地面之上,指点泛起一点点的火光将伤口烧合,冷眼看着克劳德道:
    “今天你能够背叛黑山,明天你就能够背叛黄昏组织,你这种人谁敢用?”
    我如果能够背叛黄昏组织的话,那么今天你麦肯也不会被捅了,你根本不知道这个组织有多么恐怖,没有人能够背叛这个组织………黑暗之中,克劳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
    “不,你错了,我是黄昏组织的死忠,死也不会背叛的那种。”
    毕竟背叛就是死啊………克劳德在自己的心中暗暗感叹道。
    “那我就让你死!”
    伴随着麦肯怒吼的声音,黑暗的峡谷之中,湛蓝色的恐怖电光亮起,黑暗的峡谷瞬间被照亮,阴冷色的电光将白杨的面具分出阴阳明暗,那纯白色的面具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更加渗人起来。
    白杨伸手按在了苗刀刀柄之上,冷声道:“看来黄昏组织给你的印象还不够深刻,不然你就不会在我的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那就看你救不救得了他了。”
    麦肯此时已经不再想着要走了,毕竟后路已经被克劳德挡住了,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送克劳德去下地狱,作为黑山的人,没有背叛只有死亡。
    作为六次升格者的麦肯掌控着雷霆、烈火和精神三种权柄,每一种权柄都足够的强大。
    某种程度之上,麦肯确实是整个黑山未来的支柱,他的天赋是整个黑山成立之后最好的,被黑山首领塔图姆给予了厚望。
    但是可惜他今晚遇见的是白杨,被白杨砍的天才还少吗?
    璀璨的电光环绕在麦肯身边,像是一个巨大的雷电囚笼环绕着他的身躯,下一刻,麦肯猛然抬手,囚笼的雷电化为一道巨大的雷霆朝着克劳德而去。
    整个峡谷之中似乎变成了白昼。
    铮!
    而就在麦肯动手之前,白杨拔刀了,巨大的砂岩被他恐怖的力量瞬间踩碎,坚固的岩石化为了细细的粉砂扬起。
    白杨的速度瞬间突破三倍音速,逼近四倍音速,几乎是一瞬间来到了麦肯身前,在雷蛇形成的瞬间,修长的苗刀在白杨手中翻转,狠狠劈下。
    空气在这一瞬间被压缩到了极致,空中刀锋的尽头出现巨大的音障,如同整个苗刀被加长了一般,轰然劈下。
    峡谷之中那以麦肯为中心爆发的恐怖雷霆,像是奔流的大河,撞上了白杨手中的苗刀。
    一瞬间虚空之中的大河分流,在半空之中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力量劈碎开来,巨大的雷蛇瞬间化为了两段劈在了峡谷两侧的岩壁之上,庞大的岩石瞬间炸裂,落地的碎石如同被火燎过一般,一片乌黑。
    而白杨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这柄来自与阿卡丽学院天之骄子的苗刀,正面劈碎了雷霆,没有让其伤到白杨分毫。
    “我没有容许你动手,你怎么敢动手的?”
    在劈碎了雷霆之后,白杨身上那种恐怖的压迫感似乎更加恐怖了起来,他站在麦肯的身前,单手提着苗刀,冷冷地看着麦肯道。
    麦肯缓缓给海伦娜打了一个赶紧跑的手势,抬头道:“我如果动手呢?”
    白杨缓缓抬起了手中唐横刀,完全无视了麦肯的小动作。
    “那我只能给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
    黑暗峡谷之中,电流刚刚闪过的大地之上,白杨单手提着苗刀,刀锋遥指麦肯,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像是某种本能被唤醒。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白杨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战斗而变强的,毕竟他的本能似乎在提醒他不断地战斗。
    下一刻,雷霆再次亮起,而在麦肯动手的瞬间,海伦娜也动了起来,她没有听从麦肯的意见,而是在动手的一瞬间对其余人道:
    “还能够动的,一起动手!”
    恐怖的火焰从这个身材娇小的金发女孩身上涌出,与麦肯身上的恐怖雷电交相辉映,阴冷的雷光和炽热的火焰将整个峡谷印成两个颜色。
    麦肯裹挟着雷电瞬间来到了白杨的面前,六次升格者在雷电权柄的加速之下,速度也达到了一千三百每秒的速度,尽管比白杨要慢,但是也慢的并不多。
    “撕拉!”
    空气被恐怖的刀锋划破,白杨手中修长的苗刀翻转,直接劈开了麦肯身上裹挟的雷霆,无数电光从刀锋之处激射而出,劈在了峡谷壁垒之上,砂岩炸裂,巨大的岩石坠落。
    但是白杨却是不管不顾,刀锋再次向下,破碎雷霆之后,继续朝着麦肯的胸膛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海伦娜出现在白杨身边,作速度权柄拥有者,即便是她比麦肯要弱,但是速度却丝毫不比麦肯要慢。
    白杨看了一眼海伦娜刀身瞬间翻转,将她身上的恐怖的火海分成两半,然后一脚踹在麦肯身上,恐怖的力量裹挟着麦肯直接撞入了岩壁之中,整个石壁崩碎,而麦肯则是深深嵌入岩石之中。
    于此同时,巨石坠落,另两位六次升格者大卫和詹姆斯也围攻了过来。
    白杨手中的苗刀再次翻转,劈在了大卫的身上,一瞬间火星四射,大卫胸膛之上溢出鲜血,整个人被劈出,而白杨另一只手则是抓住海伦娜的肩膀,将她朝着坠落的巨石扔去。
    不过刹那之间,战场之中一空,只剩下詹姆斯一人,白杨手中修长的苗刀再次翻转按下。
    “轰!”
    整块由砂岩构成的大地霎时间崩碎,无数沙尘扬起,而半空之中坠落的巨石也在这个时候炸裂,巨大的尘土将整个峡谷全部笼罩起来。
    “所以………谁赢了?”路遥马在心中暗道。
    这场战斗之中五人的交手太快了,快到路遥马等人根本看不清战场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等到他们缓过神来的时候,整个大地之上已经全部被尘埃彻底地笼罩起来。
    昏暗的夜色之下,尘埃慢慢地沉淀下来,而等到尘埃落下之后,路遥马才看到战场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此时他不由吸了一口冷气。
    峡谷的中央,白杨高大的身躯屹立在原地,手中的苗刀深深地嵌入詹姆斯的肩膀之中,几乎将其上半身彻底劈成两半,鲜血顺着刀锋喷涌而出,詹姆斯面色惨白,单膝跪倒在白杨的身前。
    而最先动手的麦肯不知道何时已经嵌入山体之中,他整个胸膛都凹陷了下去,丝丝鲜血从口中涌出,但是还在奋力地想要站起。
    至于海伦娜则是躺在了躺在了地面之上,双手不自然地扭曲着,刚刚她虽然击碎了半空的巨大落石,但是还是被巨大的落石砸伤了手臂。
    全场之中与白杨动手的唯一一个站着的人是大卫,他的权柄是防御,但是即便是如此,他胸膛之上也留下了一道深深伤口,隐隐可以看到森然白骨。
    果然这个家伙依旧强的让人发指………路遥马忍不住地在心中暗暗道。
    “刺啦!”
    下一刻,白杨拔出了嵌入詹姆斯肩膀之上的苗刀,一脚将詹姆斯踹了出去,詹姆斯的身体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悠长的血痕之后,彻底昏了过去。
    白杨单手提着苗刀,环视四方,淡淡地道:“何必非要我赐给你们一场失败呢,我们本来可以更加友好的交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