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可抗衡的诡异(求订阅!)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啪嗒、啪嗒………”
    鲜血滴落在木地板之上的声音清晰极了,如同血液落在人的耳边,希伯来式老旧木屋之中,昏暗的橘黄色灯光闪烁了几下轰然熄灭,整个房屋一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赤脚踩着脚下的血泊,任凭血液沾染在脚底,黑暗之中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一步步走了进来,木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渗人声音。
    巴菲特抱着自己的妻子,双目呆滞地看着眼前逐渐走来的女人,他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
    不是人的老镇长,不知道是不是人的邻居,来者不善的混沌药剂商人黑山,还有这个看起来就不像是人的红裙女人,一切的一切,冲击着巴菲特的感观。
    巴菲特现在已经不想挣扎了,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
    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而昏暗之中的塔图姆等人却牢牢地盯着红衣女鬼,这种看起来跟传说之中真正的鬼魂一样的东西,便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究竟怎么对付,塔图姆心中没有一点底气。
    这个卡门小镇处处都透着诡异,镇长不是人,小镇所有居民都有问题,竟然连鬼魂这种离谱的东西都有,这已经超出一般古老遗迹的范畴了,其中可能有着恐怖至极的存在。
    而就塔图姆思索如何对付这种鬼东西的时候,身着一千多年前十二帝国初期红裙的女人忽然在塔图姆的视野之中消失了,没有丝毫的预兆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塔图姆和艾丽卡猛然相视一眼,艾丽卡有些不确定地道:“她消失了?”
    塔图姆紧紧盯着远处红裙女鬼消失的地方,道:“不确定,这种东西即便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艾丽卡一边环顾四周想要找出红裙女鬼,一边道:“你不是神灵的使者吗?那个诡异的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都说你有办法,不会死。”
    艾丽卡清晰地记得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对塔图姆说过:“神灵的使者,你有神灵的庇护,不会死,我们还会再见的。”
    如果那个诡异的老镇长伯纳尔德·利瓦伊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塔图姆应该是有办法对付这种诡异的。
    塔图姆闻言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道:“他说的是神灵,而不是我。”
    塔图姆其实心中也有着忐忑,那个卡门镇的老镇长明显不是普通人,而是某种诡异的存在,按理说对方应该知道他是七次升格的封神者,但是对方判断自己能够活下去的理由,却不是因为他是七次升格封神者,而是因为他背后有着神灵。
    这是在说………我本身不足以在从桑格娜鬼屋之中走出来的东西面前活下来吗………塔图姆在心中暗暗地道。
    而就在塔图姆思考的时候,黑山精英之中的罗德曼一边小心翼翼地后退,一边有些疑惑地道:
    “你们都再说什么,什么消失了?那红衣女鬼不就在我前面吗?”
    此话一出,空气陡然安静下来,塔图姆等人目光瞬间聚集在了罗德曼的身上,塔图姆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道:
    “你还能够看到她?”
    在塔图姆和艾丽卡等人的目光之中,罗德曼身前分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但是罗德曼却说那红衣女鬼依旧在,这不禁让众人想起霍华德死的时候情况,当时也是如此,众人都没有看到霍华德身前的诡异东西,只有霍华德看得到,然后霍华德死了。
    死的诡异而突然。
    罗德曼本身不算是太慌的,但是听到首领的这句话却不由地慌张起来,他咽了咽口水道:
    “该死,你们都看不到吗?”
    在罗德曼的视野之中,能够清晰地看到昏暗屋子之中,那穿着着血红色古老红裙的女鬼踩着血泊,一步步地靠近着他,惨白的双手抬起,像是要抚摸他的脸颊。
    见鬼的抚摸脸颊,说是这个女鬼想要撬开他的脑袋吃脑浆还差不多。
    黑暗的房间之中,塔图姆抬了抬手,身后一枚枚钢针飘起,看着罗德曼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罗德曼看着眼前的红裙女鬼一边后退,一边道:“她在朝着我走过来,看上去像是盯上我了,我要动手吗?但是我感觉没有什么把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她哪个位置?”
    塔图姆伸手翻转钢针,钢针之上一道道奇异的符文亮了起来,他要尝试攻击这如同鬼魂一般的诡异存在。
    罗德曼紧紧盯着眼前的红裙女鬼,道:“在我正前方十步左右,靠墙的凳子旁边,在一点点的靠近。”
    塔图姆闻言手中钢针瞬间刺破了空气,发出如同狙击枪子弹划过空气一般的声音,客厅墙壁之上立马多了十余个空洞。
    塔图姆皱了皱眉道:“打中了吗?”
    罗德曼咽了咽口水,道:“没有,从她身体之中穿过去了,她连停顿都没有,就像是完全不在一个空间之中。”
    艾丽卡闻言皱了皱眉,上前一步道:“我来,现在在哪?”
    “我正前方八步的地方。”罗德曼此时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起来,在他身前的那红裙女鬼依旧不紧不慢地朝他走来,像是死亡在逐渐地逼近。
    下一刻,一道道电弧在艾丽卡的周身跳动了起来,阴冷的电光将房间之内照的惨白,雷电瞬间劈向了罗德曼描述的地方。
    “轰!”
    白色的电流在木地板之上炸裂,冒出了赤红色的火焰,在木地板之上燃烧了起来。
    “现在呢?”艾丽卡周身跳跃的电弧消散,看着罗德曼问道。
    “还是没有打中,依旧穿过去了。”
    罗德曼此时已经退到了客厅边缘,背后顶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他看着眼前一点事情都没有红裙女鬼,感觉自己背后已经被渗出的汗水浸湿了。
    塔图姆闻言,给出意见道:“尝试一下能不能跑。”
    这诡异的红裙女鬼让塔图姆感受到了棘手的感觉,看不到,打不到,难道只能等着她杀人?
    罗德曼闻言身体瞬间从房间的左侧来到了右侧的厨房之中,但是下一刻,他再次从厨房之中冲了出来,满脸惨白地道:
    “没有用,无论怎么跑,她和我的距离都在不断地拉近,快想办法,她快要碰到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屋外的雾气之中再次传来了新的脚步声,比红裙女人的脚步声更加的沉重,这让塔图姆的心不禁沉了下来,房子之中的东西还没有解决,来了一个吗?
    塔图姆对着索罗斯道:“去把门堵上。”
    昏暗的房间之中,索罗斯闻声而动,拎起了那之前被塔图姆踹下的大门堵在了房门之处,房间之中随即更加昏暗起来,木地板之上燃烧的火焰也逐渐被寒气熄灭。
    “她已经离我的距离不足两步了。”罗德曼急促的声音响起来,他浑身肌肉暴起,已经处于将要动手的状态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屋之外的脚步声来到了房门之外,被堵住的房门随即传来沉闷的敲击声,索罗斯这位六次升格的封神者被锤击房门的巨大力道弄得节节后退。
    “你们全部去帮索罗斯,艾丽卡和我来帮罗德曼。”
    塔图姆立马下令,随即转过头看向了罗德曼,道:“没有办法后退,那么就动手,那东西要杀你,我就不信它永远处于那种不可攻击的状态之中,就现在动手,快,不然那再进来一个,我们不一定挡得住。”
    “好!”
    罗德曼说完之后立马动起手来,猛然朝着红裙女鬼扑去,身为黑暗世界长大的人,罗德曼从来不缺少好狠斗勇的决心。
    但是下一刻罗德曼表情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他感觉自己撞向的一座冰山,冰冷的气息顺着他按在红裙女鬼胸口之上双手蔓延开来,让他瞬间失去了对于手掌的掌控。
    与此同时,红裙女鬼抬起的双手捏在了罗德曼的脖子之上,冰冷的气息,瞬间双手疯狂灌入罗德曼的身体之中。
    罗德曼一瞬间脖颈之上的青筋暴起,眼睛睁得老大,几乎要从眼眶之中的跳出,但是却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而这个时候,塔图姆和艾丽卡速度瞬间突破一千米每秒,来到了罗德曼的身前,电弧与跳动的火焰瞬间亮起,照亮了这老旧而破败的希伯来式房屋。
    “轰!”
    空气像是被燃烧点燃,电弧跃动,罗德曼身前一道淡红色的虚影出现,但是也只是出现而已。
    塔图姆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种冰冷的气息顺着他手臂蔓延而上,火焰瞬间熄灭,而他也失去了手臂的掌控,与之同时,艾丽卡身上跳动的电弧也湮灭在空中,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
    而红裙女子再次走出一步,完全无视两人,将苍白的双手刺入了罗德曼的脖颈之中,殷红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溅在了塔图姆和艾丽卡的身上,鲜血滚烫,但是两人的心中却无比的冰冷,他们的攻击甚至不能撼动这诡异的东西分毫。
    这该死的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塔图姆心中不由地骂道,他现在甚至无法将手收回来,只能任凭自己贴着红裙女鬼的腰间,而那冰冷的气息不断涌来。
    红裙女鬼就这样独自压制了三人,三人甚至连防抗都做不到。
    而就在塔图姆绝望之际,红裙女鬼双手拉着罗德曼的脖颈忽然开始后退,像是抓住罗德曼之后已经满足了。
    塔图姆和艾丽卡的双手瞬间从红裙女鬼的身上脱离下来,两人除了手臂完全麻痹之外,身体瞬间恢复了行动,随即暴退,一直退到墙边。
    而红裙女鬼则是快速暗淡下去,不过片刻就恢复了不可见的状态。
    伴随着拖拽的声音,罗德曼被拖拽在地面之上一点点地拉走,在地面之上留下一道血痕,他睁大了眼睛看向塔图姆和艾丽卡,似乎是寻求帮助。
    可是塔图姆和艾丽卡根本救不了他,在那诡异的存在面前,塔图姆两人就像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如果不是这红裙女鬼主动离开,那么他们几乎也必死。
    冰冷、恐怖、诡异,这东西就像是真正的厉鬼。
    罗德曼随着逐渐被拖走,他整个人身体也随之黯淡了下来,像是被一点点地抹去。
    塔图姆两人就这么看着,直到罗德曼彻底地消失。
    走了吗………塔图姆心中忽然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下一秒,红裙女鬼再次出现了两人的视野之中,依旧是原来的模样,鲜血、红裙、巨斧砍出的伤口,一步步地靠近。
    又来了………塔图姆感觉自己心跳在加速。
    而就在这个时候,红裙女鬼从塔图姆的视野之中消失了,塔图姆不禁看向了艾丽卡。
    “我被她盯上了。”
    艾丽卡此时面色严肃到了极致,罗德曼刚刚就当着他们的面被拖走,她自然知道被盯上是什么后果,那是不死不休,如同跗骨之蛆的诅咒。
    而此时房门之处的沉闷敲击声也越发的大起来,像是门外有着一个巨汉在用恐怖的力量敲击着房门,黑山七位封神者此时已经被巨大力量推着后退起来,房门逐渐咧开了一个口子,口子快速扩大着。
    很明显,里头这个没有解决,外面那个也快要进来了,塔图姆脑门之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瞬间被撞开。
    “轰!”
    七个封神者被这恐怖的力道撞得七零八落地摔在地面之上。
    白色雾气顺着大门涌进了房间之中,一个胸口被洞穿的男人,提着一把尖锐的剔骨刀,眼神呆滞地走进了房屋之中。
    站起身来的索罗斯像是想要主动动手,但是就在那么一刹那,那个胸口被洞穿的男人从他的眼中消失了。
    索罗斯猛然抬起头道:“boss,那东西不见了。”
    塔图姆此时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不远的空荡处,点了点头,嘶哑地道:“我知道,他盯上了我。”
    此时在塔图姆的视野之中,那胸口被洞穿的男人已经拎着剔骨刀朝着他走了过来,一滴滴鲜血从剔骨刀之上滴落,冰冷的寒气溢散。
    “我们怎么办?”同样被盯上的艾丽卡道。
    “看看那老镇长说的对不对。”塔图姆已经想通了,仅仅凭借他的力量,确实不足以从这诡异的存在之下活下来,那么就赌一赌吧,看看他身后是否真的站着一位复苏的恐怖神灵。
    “什么?”艾丽卡闻言下意识地看向了塔图姆。
    下一刻,塔图姆在这昏暗的房屋之中,忽然吟唱了起来,像是在赞美神灵,又像是在和魔鬼对话,他的吟唱的词异常的诡异:
    “诸神的黄昏,
    光明的终结,
    永夜的黑暗啊!
    恐怖和死亡在您的肩头并存,
    您忠诚的仆人请求您的帮助!”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