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朱子琪(求订阅!)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夜色之下,阿兹特克城泛着火红色光辉,这不是正常城市的灯火阑珊,而是动乱之中烟火的颜色。
    坐在大唐帝国的073号运输机之上,居高临下,于尤能够清楚地看到阿兹特克城泛起的火光,他甚至能够看到城市中心升起的血色雾气。
    于尤知道这正是神性教会臭名昭著的血祭,以一座城市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为代价,催生出一批属于神性教会的亡灵成员,神性教会从来没有辜负他们“疯子”的称号,这也是它被十二帝国列为邪教的原因。
    一个主张灭世的教派,注定了它会被所有人敌视。
    于尤是唐帝国剑冢的学子,剑冢对于唐帝国来说等同于阿卡丽学院对于因思特帝国的意义,甚至他们连规矩都很相似,以十二帝国之外的所有神秘世界的人作为磨刀石,以求磨砺出来最锋利的宝剑。
    这次于尤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处理神性教会的血祭,神性教会的血祭都会有主教级别的人物出现,这不是他们这些学生能够对付的,自然有因思特帝国帝国司、唐帝国玄甲军等十二帝国真正的神秘世界暴力机构处理。
    于尤等人需要做的是处理掉那些神性教会的外层人员,神性教会正式成员都是亡灵状态,但是外层成员却大多都是走封神之路,只有经历血祭之后,变成亡灵之后才会成为正式成员。
    而这些人就是于尤等人目标,作为能够被十二帝国通缉也依旧没有被毁灭的邪教组织,这些神性教会的人丝毫不次于十二帝国的精英。
    这种机会对于十二帝国的精英学生们来说是绝好的历练机会,所以于尤等人来了。
    同时这种聚集也是十二帝国之间比斗,虽然没有公开,但是十二帝国都会通过这种手段来宣扬国力。
    毕竟在这个世界之上,十二帝国之间很难爆发真正的战争,更多的是操纵小国之间进行对抗,和在这样的事件之中宣扬国力。
    “飞机五分钟后降落,你们检查一些装备,一旦下去,撤离就要等后面飞机,各种东西带齐。”收回目光之后,于尤看了一眼自己手表道。
    “是!”
    伴随着应答的声音,一行十四人随即开始快速检查装备。
    五分之中之后,十四道身影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之上,将水泥地面之上撞击出十四个大坑,扬起巨大的灰尘。
    等到烟尘落下之后,于尤的智能手表忽然亮了起来,他核对了一下智能手表之中的信息,皱了皱眉道:“根据玄甲军传来的消息,阿兹特克城之中出现大范围诡异事件,切记远离城市中心,必要时可以撤离。”
    “大范围诡异事件?”朱子琪揉了揉脑袋道,“这也是神性教会弄得?”
    于尤摇了摇头道:“信息没有说,至少叫我们如果看到,看都不要多看一眼,直接后撤。”
    时同化闻言道:“看都不要多看一眼,这绝对是sss级别的诡异事件,看来这次阿兹特克城的事件比我们想象之中的还要棘手。”
    “据说最开始是因为邀请一个人当主教。”朱子琪耸了耸肩,“神性教会有多少年没有邀请主教了?”
    时同化瞥了一眼朱子琪道:“上次邀请应该是在八十年前,黑暗巫师摩尔根。”
    朱子琪闻言如数家珍地道:“黑暗巫师摩尔根,八十年前神秘世界的风云人物,坎佩尔帝国当年可是因为他损失惨重。”
    说完之后,朱子琪看着时同化道:“这次是谁?”
    “乔志文,之前新闻之上刚刚播出过,因思特帝国历史之上最危险的罪犯,据说阿卡丽学院在他手里吃了大亏。”时同化一脸标志性的面瘫表情道。
    “乔志文,这新闻我看过,我还记得他的照片。”朱子琪看向了于尤,“如果我们碰到乔志文,这次任务或许会刺激些。”
    但是于尤却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多生是非,他更喜欢稳一些,这也是于尤能够被选为队长的原因,领导者总要稳一些才好。
    所以于尤拒绝了朱子琪道:“按照规定神性教会正式成员,我们都要避开。”
    神性教会正式成员这一般都是超过学生水准的,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规定,避免有些智力发育不完全的学生找死。
    “但是我们都知道,作为刚刚被邀请的人,他根本没有达到神性教会主教的程度,甚至按照之前他和阿卡丽学院交手的记录,他的实力只达到了第五次升格左右,我们完全有机会。”
    朱子琪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似乎想要说服于尤,他一向是喜欢冒险的人,而早年之中的冒险也让他得到了足够的好处,这种情况之下,他也会在选择之中更加倾向冒险的选择。
    比如说这次行动之外的乔志文。
    “可是按照之前神性教会招揽的记录,他现在应该还没有加入神性教会,而他与因思特帝国的恩怨,我们不该去管的。”于尤依旧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不喜欢节外生枝。
    但是朱子琪仍旧没有放弃,在他看来,如果来到这里,不去尝试一下抓住乔志文,那就是一种失败。
    “队长,想想如果我们成功的抓住了乔志文,阿卡丽学院抓不到的人我们抓到了,那么我们不仅能够挫了阿卡丽学院的锐气,还能够在这次试炼之中大出风头。”朱子琪继续道,“队长,你也知道,这种试炼本身也是宣扬国力的一部分,现在乔志文可不只是与因思特帝国有仇,他也是神性教会邀请的人。”
    于尤闻言目光下意识地扫过周围人的眼神,他不由眉头皱得更深了,大家都是年少青狂、帝国精英,怎么能够没有一颗想要出风头的心,于尤在这些人眼中感受到他们被说动了。
    一个团体之中,于尤不能不思考众人的想法,念及于此,他不由地道:“如果我们能够遇到他再说吧,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固守在这里。”
    而听到了于尤这句话,朱子琪如同图穷匕见一般道:“我之前上信息库查过了,沈志文在阿尔法帝国的地址就在我们身后的诺森公寓里头。”
    说到这里,时同化等人不禁看向了身后的别墅区,幽深的草木和稀疏的灯光在夜色之下,显得异常的阴森。
    朱子琪在众人耳边小声地道:“要不要赌一把?”
    虽然无声,但是于尤能够感受到众人都心动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于尤心中却异常的不安。
    ………
    黑暗夜色之下,在乌鸦猩红离开之后,斯皮尔伯格躺在院子之中的躺椅上,一脸的惬意,即便是可以看到远处的火光,他也依旧眯着眼享受着。
    没有了先生,没有了那只该死的乌鸦,我在这别墅之中才真正过出了人的模样………斯皮尔伯格躺在躺椅之上,还给自己开了一箱啤酒,至于远处的混乱,斯皮尔博根本不在意。
    先生出去了,这个城市如果还保持安静,那才算是不正常。
    毕竟在斯皮尔伯格看来,白杨出现的地方必然带着混乱和动荡,这就像是乌云密集的地方在下雨一样,这太正常不过了。
    “这就是难得的安逸时光啊!”
    随手拿出一瓶冰镇的啤酒,斯皮尔伯格一边喝酒,一边随意地道,他感觉自己现在才算是真正过上了出狱的日子。
    而就在斯皮尔伯格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时候,一道冰冷而熟悉的声音在斯皮尔伯格耳边响起。
    “你倒是挺享受!”
    冰冷的声音就像是将斯皮尔伯格游荡在外的灵魂重新扔进了他身体一般。
    下一秒,斯皮尔伯一个鲤鱼打挺从躺椅之上跳了起来,笔直地站在了白杨的身前,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先生………您回来了。”
    白杨看了一眼斯皮尔伯格后,道:“嗯,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该走了。”
    “走?”斯皮尔伯格感觉脑袋懵了一下,
    怎么又忽然要走了,先生,您不会又把阿兹特克城的警视厅也砍了吧………斯皮尔伯格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在心中暗道。
    但是斯皮尔伯格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白杨身上发生的事情比这严重多了,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白杨的身上又多了一个邪教教徒和恐怖分子的身份,因思特帝国的追杀变成了十二帝国的追杀,现在是十二倍的关爱。
    “是因思特帝国找过来了?”斯皮尔伯格猜测地道。
    但是却被白杨直接拒绝回答了。
    “少问!”
    “是!”
    斯皮尔伯格随即转过身,像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走入别墅之中收拾起来东西。
    而白杨则是拍了拍自己肩膀之上的乌鸦猩红,乌鸦猩红随即也飞了出去,准备自己的鸟食去了。
    白杨随即走入了别墅之中冲洗了一下身上灰尘,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入了书房之中,将汽油浇在了地面之上,一路浇到了门后。
    然后他随手将汽油桶扔在房子内,取下了另一把唐横刀,将唐横刀和苗刀一起背在了身后,坐在了客厅的桌案之上。
    “还有一些布局不能损失在这里。”
    白杨揉了揉太阳穴,随即通过亡灵让沈志成赶紧离开,这枚棋子还有用处,可不该折损在这里,然后白杨又告诫黑山的人赶紧撤退,做完这一切之后,白杨才走出房屋。
    斯皮尔伯格此时已经在院子之中等了许久了,见到白杨出来,他连忙上前道:“先生,我们这次去哪里?”
    “先离开阿兹特克城,去哪里出城再说………”
    白杨刚刚说到这里,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感受到有走封神之路的人在靠近别墅。
    这个时候,神性教会还诡异人皮纠缠着,难道是因思特帝国的人?还是说是佣兵暗网的人?只是这个时候还要来杀我,这真的是够执着的………白杨,念及于此转过身,随即一脚重重地踹在了身前墙壁之上。
    恐怖的力量之下,墙壁瞬间崩碎成无数碎块,朝着远处的来人飞去。
    于尤、朱子琪等人瞬间拔刀,锋锐的刀锋切碎空气,瞬间将墙壁的碎石切开。
    路灯洒落的灯光之下,白杨与唐帝国剑冢的学生们隔空对视,朱子琪露出了兴奋的目光道:
    “乔志文还真的在。”
    果然是来找我的,只是似乎不是因思特帝国的人,也不是佣兵暗网的人,我又惹到谁了………尽管搞不清楚,白杨还缓缓抬起头,一种凶厉而危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说实话,不管你们为什么来找我,我现在不想杀人,你们现在走,我就当没有看见。”
    冰冷的夜色之下,白杨的声音让人不由地打冷颤,就像是寒意渗入了灵魂之中。
    于尤感受到了不对的气息,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开口,朱子琪直接抢过了话头:“十二帝国来追捕神性教会新主教,这可没得谈。”
    这一句话直接将退路堵死了,于尤也只能握紧了刀柄。
    “为什么总有人找死呢?”白杨叹了口气,握住了背后的苗刀缓缓将其拔了出来。
    这个世界之上,很多东西没得谈,那么只有用暴力解决,毕竟这个世界的人大多都不想跟白杨讲道理。
    脑袋上站着乌鸦猩红的斯皮尔伯格听着白杨的话,不禁后退了两步,他怕再次被误伤。
    而退后之后,斯皮尔伯格则是用着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远处的人,从他认识白杨开始,敢在先生面前拔刀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希望接下来的画面不要太血腥,不然可能会影响我下一次吃饭时的食欲………斯皮尔伯格在自己的心中暗暗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子琪率先动手了,他的身体瞬间突破音速来到白杨身前,在白杨时间拉缓的视野之中,能够清晰看到环绕在他身上的电弧,裹挟着唐横刀劈了下来。
    至于两侧,于尤和时同化也同时出手,将白杨整个人围了进去,力求一击重创白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