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等你们很久了(求订阅!)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轰!”
    恐怖的闪电划过罗尔瓜希山脉的上空,将漆黑一片的山脉映照得惨白,如同大战开始之前的浓重渲染。
    倾盆大雨在黑暗之中倾泻在这片大地之上,如同天地之间的咆哮。
    利法村中的所有村民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作为罗尔瓜希山脉之中常年居住的人,他们最明白这样的天象代表什么了,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雨,足够将没有回到家中的人们彻底消失在罗尔瓜希山脉之中,甚至不幸的话,还会出现山脉崩塌,那是如同天威一般的灾难。
    利法村西方的一栋最大的房屋之中,老村长朱利安的孙女丽萨趴在自己的床上,用棉被将自己裹的牢牢实实的,甚至连耳朵都堵上了,只是露出了红扑扑的小脸道:
    “爷爷,孙成先生是坏人吗?”
    听到自己孙女丽萨糯糯的声音,老村长朱利安顿了顿,取下叼在嘴唇之上的香烟道:“丽萨,你觉得他是坏人吗?”
    尽管白杨给老村长朱利安说他们可以报警,但是老村长朱利安还是没有报警,他甚至还告诉村民们都不要报警,不过他也不敢保证村民们会听自己的话,只能说是尽力这么去做罢了。
    老村长朱利安觉得白杨不是一个坏透的人,只是或许走了一条不能选的路。
    裹着被子的丽萨,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我觉得不是,他给了我好多糖吃,他应该是个好人。”
    老村长朱利安闻言笑了,他将手中的香烟收入了烟盒之中道:“好人不是这么算的,好人要让所有人喜欢,要让所有人都亲近他,不害怕他。”
    丽萨闻言睁着清澈的大眼睛道:“感觉好难的样子,我就不喜欢隔壁的苏珊大妈,她老是用她满是茧子的大手捏我的脸,可疼可疼了,但是我也觉得她不是坏人啊。”
    老村长朱利安苦笑了一下道:“所以………当好人很难。”
    说到这里,老村长朱利安顿了顿道:“孙成先生应该………不是好人。”
    而就在老村长朱利安说到这里的时候,丽萨忽然将自己的脑袋之上的小杯子扯了下来,兴奋地指着窗外道:“爷爷你看!先生回来了,正在老槐树之下坐着。”
    老村长朱利安闻言顺着丽萨小手指向的方向望去,却见到一堆人正在大雨之中坐在老槐树下,即便是黑暗也依稀能够看到那正是白杨的身影。
    看到白杨身影的老村长连忙站起身来道:
    “丽萨,你在家呆好,爷爷我出去看看。”
    说完之后,老村长朱利安瞬间披上破旧的雨衣,然后急忙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大雨之下,依稀能够看到一道身影朝着远处两百多米之户外的老槐树走去。
    ………
    “轰!”
    雷声再次响起,阴冷的雷光闪过,将整个大地再次照亮,也映照出来了老槐树的巨大阴影。
    大雨倾盆而下,将整个老槐树浇透了,那巨大的树枝在狂风之下疯狂晃动着,就像是下一秒就要被连根拔起一般。
    雨水无孔不入,顺着老槐树枝叶的缝隙落下,落在白杨已经湿透了的衣衫之上,带来一丝丝的冰冷。
    但是被淋的更惨的却是为白杨撑着雨伞的巴利特,他搞不懂白杨为什么不进屋子而要在这里淋雨,而且巴利特也不敢问,所以他只能在这里陪着淋雨。
    “尊敬的乔先生,这种雷雨、暴雨的天气之下,我们在老槐树之下撑伞,这样不好,容易被雷劈。”巴利特在大雨之中弱弱地道。
    雨伞之下,白杨轻轻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道:“我知道,等我抽完这根烟。”
    说着,白杨又吸了一口烟气,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抽烟,不禁让他有着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侧着头任凭流水从脸颊流下道:
    “我曾经抽烟很厉害,但是我把它借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巴利特皱了皱眉头道:“抽烟有害健康?”
    白杨轻笑了一声道:“你还真的是有些冷笑话的天赋,那是因为………抽烟总有让我有一种沉迷幻象的感觉,但是这个世界之上终究不是幻象,你需要用刀锋在这个真实的世界留下自己的印记,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是神是魔。”
    巴利特没有听懂白杨的话,但是他能够感觉到白杨在说着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老村长朱利安身披雨衣走到了白杨身前,在雨声之下高声道:“孙………不………乔先生,您回来了。”
    白杨随手将手中的香烟在树干之上按灭,道:“老村长,别出来了,你不是我们,淋雨之后,你未必扛得住。”
    老村长朱利安闻言道:“即便是不淋雨,我也没有几天好活了。”
    白杨笑着道:“你身体还很好,至少不出意外,活个十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说到这里,白杨顿了顿,道:“不过………这里你是不可以呆了,这里很快会有一场的大战,如果你们想要安全一些,应该去我的房子里避避难。”
    “大战?什么大战?”老村长愣了愣。
    白杨却摇了摇头道:“这就不是你们该知道的了,不过如果没有错的话,大战之后,我也该走了。”
    看着眼前的白杨,老村长朱利安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了什么,但是想想自己的孙女,他连忙道:“那打扰了。”
    说着老村长朱利安立马朝自己的家跑去。
    老村长朱利安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整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直到丽萨开口将他从失神的状态之中惊醒。
    “爷爷,你在想什么?”
    看着身上裹着被子的孙女丽萨,老村长朱利安深吸了口气道:“丽萨,走,我们今晚换个地方住。”
    ………
    与此同时,暴雨之中,老槐树之下的白杨缓缓站起身来,他感受到对方到了,抬起头白杨轻声道:
    “终究也该见面了。”
    站在白杨身前的巴利特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他缓缓抬起头来,即便是他没有白杨那种近乎于变态的感知力,但是当暴雨之中有着数架直升机停在头顶,巴利特也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直升机………怎么会有直升机………巴利特整个人都懵了一下,因为即便是巨大的老槐树枝叶遮挡了视野,他也是能够感受自己的脑袋之上绝对不止一架直升机,至少………有十几架,而且……还有一个个强大的封神者的气息。
    更加重要的是,在最远处停下来的一架直升机之上有着一种让巴利特忍不住想要逃走的气息。
    这是………巴利特感觉自己已经猜到这是什么了,整个阿尔法帝国会出现这么恐怖的超超凡势力,而且会出现在这里的超凡者势力只有一个——追杀白杨的阿卡丽学院,那个因思特帝国精英汇聚的学校。
    巴利特猛然转头看向白杨,难道这就是乔志文说的大战,他的心也太大了吧,面对阿卡丽学院的人就这么准备正面硬刚吗?
    这………太疯狂了!
    这是疯子都做不出来的事情。
    但是白杨却完全无视了巴利特的目光,只是背着身后修长的苗刀从老槐树的树荫之下缓缓走了出来。
    没有了树荫的遮挡,雨水毫无阻碍地倾泻在了白杨的身上,露出那如同雕刻出来的肌肉轮廓,每一寸肌肉都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量,足以轻易地撕裂空气。
    而且白杨在利法村居住的这段时间之中,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他几乎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一个恐怖的境界。
    至少那些封神者在他的面前,就像是普通人一样,白杨感觉自己似乎步入了恶魔之门后的存在说的脱凡,但是却又并不一样,他隐约感觉自己走的才是真正的道路,而封神者们全部都错了。
    “轰隆隆……”
    伴随着直升机的巨大轰鸣声,便是如同鼓点一般的雨滴声也被掩盖起来。
    白杨轻轻抬起头,雨水将他的短发淋透,顺着他的脖颈流下,放眼望去那一个个直升机的螺旋桨之上形成了巨大的水幕,无数雨水击打在直升机螺旋桨之上,然后被甩出形成壮丽的情景。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身影从直升机之上跳下。
    “轰!轰!轰………”
    一道道身影重重地砸在大地的泥泞之上,一个小队又一个小队,几乎将利法村中心的老槐树围成三层。
    他们全部身着黑色的专业作战服,流水的泥泞几乎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最近的一层是四五六三个年级,格雷斯·思卡尔站在人群的最中心,那如同狮子一般的金色虬发之下,是一双如同鹰一般锐利的眼镜,他紧紧地盯着站在雨水之中的白杨。
    而伊丽莎白和艾玛则是站在他的身侧,同样紧紧盯着白杨,几个月之前,就是这个男人给了他们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而现在到了复仇的时候了。
    中间第二层是由凯尔·李、艾斯·兰德、安东尼·马库斯和欧文·马克斯为首,他们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白杨,但是却在白杨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深浅。
    而杜兰特则是站在他们的身后,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白杨,他要为欧拉复仇。
    第三层则是安宁等人,他们是整个阿卡丽学院最弱的一批人,正如同本杰明·波顿说的那样,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作为看客长一长见识,他们现在根本没有资格与白杨交手。
    不过在滔天大雨之下,一切气氛都似乎被压制到了极致,他们即便是身处战场之中,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压抑氛围,便是一向活跃的本杰明·波顿也不再言语。
    而安宁则是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白杨,她嘴上说着与白杨是敌人,但是实际上她对于白杨并没有什么恨意,甚至还有着感激。
    白杨当初在罗塔城救下了她们姐弟,甚至顺手将老鬣狗帮之中的隐患也清理掉了,这帮了安宁很大的忙,甚至在安宁进入阿卡丽学院之后也因为见过这个男人而受到了优待。
    虽然是敌对,但是安宁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活着。
    在最后面则是巴德、罗尔斯和奥玛三人,他们是最后的压阵人,大多数情况之下基本上没有他们出手的机会,他们来到这里最大的作用其实是防止白杨逃跑。
    “哗啦啦……”
    大雨滂沱,隆隆雷声炸响,惊动整个天地,巴利特看着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天罗地网几乎双腿已经软了,足足十多支阿卡丽学院小队,从他进入神秘世界之后,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阵容了。
    这也从侧面说了站在他身边的“乔志文”究竟有多么危险,即便是阿卡丽学院也要触动这么多的人。
    便是巴利特身上背着的马修也被这一情景惊住了,他当年是见过阿卡丽学院对于古尔丹的围杀的,相比于眼前的阵容来说,当初简直像是笑话。
    巴利特对于神秘世界并不了解,所以对于眼前的阵容并不了解,但是马修可是见多识广,这种阵容基本上是在阿卡丽学院老师和校长不出手情况之下的极致了。
    “三个脱凡者、十多位九次升格者,还有数不清的七、八次封神者,这简直是疯了一般的阵容。”马修低声地道,眼中带着难以言喻的震撼。
    而巴利特听到马修的描述之后,他的腿更软了,这个阵容横扫阿尔法帝国神秘世界十次都够了,但是现在来这却只是为了杀一个人。
    “我们还有活着的机会吗?”巴利特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这几个字。
    马修无奈地嗤笑了一声道:“你说呢?就算是两个古尔丹复活,今天也得全部死在这里。”
    黑暗的天幕之下,一切无言,直升机也飞向了远处降落,气氛越发地压抑起来,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种大战开始之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杨笑了,他轻声地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