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来见(求订阅!)

恐怖凶人 作者:未名北

      罗门桥之上,涌动的江风吹在江彭祖的脸上,他现在脑袋还有些懵,明明自己是来争一争摆脱碌碌人生的机会,可是来到罗门桥之上见到的一切却远远超过了白杨的想象。
    先是罗门桥之上的众人消失殆尽,随后便是南屿江江水之下的异动,巨大黑影游过,甚至因此掀起百米大浪,而现在眼前的男人却告诉他,这南屿江之下有着一条被锁着的真龙,而对方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想要看看江水之下是什么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超乎了江彭祖的认知,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遇到了老一辈口中所说的仙人,如果不是仙人,那么谁敢在知道的南屿江之下有着一个怪物的情况下还想看看那怪物是什么?
    即便是眼前的男人不是仙人,那么对于他来说也是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者。
    想到这里,江彭祖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道:“您是仙人?”
    他虽然之前也感觉到了白杨等人的不简单,但是只是觉得白杨等人诡异至极,而此时白杨空竿钓真龙之后弄出这滔天的动静之后,即便是江彭祖再傻也知道白杨等人不简单了。
    “你如果说我是仙人其实也没有错。”
    白杨平静地道,然后伸出手来在雾气腾腾的江面之上一压,滚烫江水冒出的白茫茫的蒸汽就像是被一只大手拍散了一般,轰然散去,露出波光粼粼的南屿江江面。
    而江彭祖见此更是确定眼前的人绝对就是仙人,抬手将满江雾气压下,这种手段不是仙人又能够是什么呢?
    念及于此,江彭祖连忙取出了一副口袋之中的金条和那张枝条道:“这是先生之前留下的吧?”
    白杨看了一眼江彭祖手中的金条和纸条道:“是我留下的,金条是给你的报酬,算作车费,至于这纸条,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便送你一场机缘吧。”
    随着白杨话音落下,江彭祖手中的纸条瞬间燃烧起来,吓得江彭祖下意识地将其扔了出去,纸条在半空之中瞬间燃尽,只留下一缕黑烟化为了一个怪物钻进了江彭祖的身体之中。
    下一秒,惨叫声在罗门桥上响起,只不过这声音触及罗门桥四方之后就像是被隔绝了一般,整个江岸两侧根本没有人听得到江彭祖的声音。
    江彭祖此时只感受到了刺骨的疼痛,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让他几乎是在瞬间晕倒,但是又随即被痛的惊醒,然后再次晕倒。
    恍惚之间,江彭祖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大梦,只不过这是痛不欲生的大梦。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江彭祖像是被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总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在看到白杨之后,他身体猛然站起,下意识地朝着身上抹去,在确定自己还活着之后,他才看向了眼前的白杨道:
    “我………刚刚是怎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江彭祖才像是后知后觉一般回忆起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那张纸条燃烧之后的烟气进入了他的身体………江彭祖快速地回过神来,但是随即又感觉恐惧,此时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闯进了神话世界一般,自从那天见到这两个客人开始,似乎所有诡异非常的事情都开始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之中。
    “我说过要送你一场机缘,但是这机缘也不是好取的,自然有些疼痛,不过从此刻起,你便不是一个凡人了。”白杨平静地道,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不是凡人?”江彭祖抬起头看向了白杨像是在请求一个回答,他着实有些慌张,又有些激动。
    他刚刚可是亲眼看到了白杨空竿钓真龙的举动,这样的人物随便赐下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是大机缘。
    但是白杨并没有回答江彭祖的疑问,只是淡淡地道:“今天来到这里,一方面是想要看看这南屿江之下究竟是什么,另一方面也是了结和你的约定,既然事情都办完了,那么也该走了,如果你之后遇到了南屿江之上一样诡异的事情,可以来罗门桥上告诉我。”
    随着白杨话音落下,江彭祖下一秒只觉得时空瞬间转换,天翻地覆,一时间整个人就像是被扔到了滚筒洗衣机之中洗了千百次一般。
    他猛然跪倒在地面之上,吐了一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直到吐完之后,他才缓缓回过一点神来,但是依旧觉得头疼欲裂,就像是要将脑袋撕开一般。
    而这个时候,江彭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罗门桥上,而是出现在了南屿江的一侧,此地距离罗门桥至少有五公里的距离,但是江彭祖几乎可以确定他从罗门桥之上来到这只用了一瞬间。
    站在这里,江彭祖并不能望见远处的罗门桥,他随即立马打开了手机查看起来,却见头条新闻赫然是罗门桥消失,发布时间看上去就是他刚刚上罗门桥的时候。
    所以说罗门桥之上最后之所以没有人了,不是因为没有人上罗门桥了,而是因为罗门桥消失了吗………江彭祖感觉自己再次窥探到了那个神秘男人的恐怖手段。
    罗门桥长一千多米,整体全部用实心的石块铸成,重何止万钧,但是就是这么一座桥却说消失了就消失了。
    似乎这横跨两地的石桥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就是玩物一般。
    而还没有等江彭祖细细思考,他忽然发现热搜头条瞬间变了名字:“南屿江诡异事件”,他随即打开了南屿江诡异事件浏览起来,却发现上面描述的正是他在罗门桥之上看到的一幕。
    所有的细节都几乎与他看到的一样,亦或者说他看到的比这新闻之上描述的还要清晰,毕竟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与那南屿江之上的男人有关,如此而已。
    只不过新闻最后的描述,却并不是他知道的,而是在他离开罗门桥之后,罗门桥再次重新的出现在了南屿江之上,不过这次却再也没有人敢登上这座大桥了,毕竟没有人知道这座大桥究竟什么时候会消失不见。
    甚至江彭祖还在新闻之下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流言,不过有几条是江彭祖比较认同的,那就是在南屿江之中有着大恐怖,而这恐怖或许和南屿城老一辈留下的古老传说有关,那传说之中南屿江古时候千里无人烟的景象。
    但是也只是这几条而已,更多的评论都不是南屿城的人,他们更多聊得都是南屿江之中的怪物,在新闻之中有着清晰的照片,拍摄到了南屿江之中一闪而过的巨大阴影和那完全不正常的巨大的水浪。
    即便是江彭祖看过一次,此时再次看到这张照片都有着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
    毕竟,按照那个男人的说法,那底下可是真龙,古老传说之中与神灵并列的存在,即便是那个男人也没有将其从江流之中拉出。
    “我究竟是遇到了什么啊!”江彭祖关闭了手机,深深吸了口气。
    他本来不过是想要找一份更好的工作而已,但是却撞见了那个男人在罗门桥之上钓真龙,那个男人还说给了自己一份机缘,但是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这机缘是什么,反而是得到这机缘的时候险些痛死。
    不过那个男人倒是也不会将我杀死,毕竟从见面开始他就没有害过我,只可能是我得到机缘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吧。
    想到这里,江彭祖决定再去罗门桥边上看一看,而他刚刚转过身来,便将身后那巨大的水泥石柱直接撞翻了,破碎的水泥块飞的到处都是,露出了里头扭曲的钢筋。
    看着那比自己大腿还粗的水泥石柱,江彭祖一瞬间呆住了,这一刻,他似乎明白那机缘究竟是什么了。
    ………
    而此时江岸两侧本来已经从大堤之上退下的人见到江水平静之后,再次登上了大堤,甚至有不怕死的人已经顺着大堤走了下去,触摸江水。
    但是除了烫手的江水和浮起的死鱼,却再也没有发现。
    不过,那些不怕死的人虽然敢来到江边触摸江水,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下水的,毕竟之前江水之中的恐怖怪物所有人都看到了,人一旦下水,那么估计要出大事。
    而另一边,罗门桥之上也被围的满满当当,这座长一千余米的大桥消失一个多小时过后又再次出现,自然引人注目。
    可是也没有人敢走上去,生怕下一刻就随着这大桥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网络之上也已经吵翻了,神秘世界和现实世界之上原本就像是两个世界,但是此时却因为南屿城之上的动静两个世界开始有了交接。
    尤其是那张照片,太清晰了,还将南屿江周围的景色都拍了进去,几乎已经确定了南屿江底下真的有一个怪物,它不仅可以煮沸整个南屿江,还可以掀起滔天巨浪。
    无数人都说这江底的恐怖或许就是当年的南屿江边千里无人烟的真正原因。
    但是就在消息披露了一个小时后,网络之上所有的消息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南屿江本身也成为了网络禁忌词语。
    网络之上逐渐恢复了原本的平静,似乎之前的热闹只是一场梦幻一般。
    ………
    而此时,白杨已经回到了园林之中,这次南屿江之上的动作,其实便是白杨对于南屿江之下那条真龙的试探,白杨没有准备立马就让其脱困,只是想试试其实力究竟如何,又究竟是什么。
    但是试探完了之后,白杨忽然有些想要让那下面的真龙脱困了,因为他已经确定那条真龙和诡异人皮一样,几乎不敢对他出手。
    而且,白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那封印了真龙的封印似乎和诡异人皮的封印很像。
    就像是在一千多年前,有一群人专门将这些大恐怖封印起来,然后等待一千多年之后再将他们放出。
    想到这里,白杨不禁皱起眉头来,这也是白杨最后给江彭祖说如果以后看到类似事件通知他的原因,他感觉这些被封印的存在绝对不是偶然。
    正经人谁还封印东西,不应该直接弄死吗?
    而就在白杨思索的时候,站在一边的斯皮尔伯格开口道:“先生,您这次真的只是看看江底下是什么,之后就不去了?”
    斯皮尔伯格很像说这不像是先生您的风格,但是他最终也没有说出,不要问,他只是跟从了心的律动。
    “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了,那底下的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只不过我现在毕竟是来汉帝国做客,作为客人如果弄出了太大的动静,这反而不好。”
    白杨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道:“而且………我还要继续研究一下才能够确定南屿江之下的那条真龙究竟是否要放出来。”
    “先生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他们都没有来,也不用太在乎他们的想法吧?”斯皮尔伯格耸了耸肩道,跟了白杨这么久,他早就养成了和白杨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毕竟白杨现在走的道路都是一刀刀杀出来的,斯皮尔伯格虽然多数情况之下只是旁观者,但是也沾染了凶悍之气。
    “谁说他们没有来呢?”白杨转头瞥了一眼斯皮尔伯格道:“我们在罗门桥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只不过没有出手罢了,而且来的人境界很高,隐隐给我一种危险感。”
    “他们来了?”斯皮尔伯格惊了惊道:“那他们为什么没有反应?”
    斯皮尔伯格在罗门桥之上可是没有看到任何奇怪的人。
    白杨顿了顿道:“因为他们想要看看另一条道路的道,当然或许也有他们也想看看南屿江下真龙的情况。”
    说到这里,白杨笑了笑道:“看来第二条道路比我想象的更加吸引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马上会来见我们了。”
    随着白杨话音落下,园林的大门被人敲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