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钟晓芹说她不后悔

影视世界梦游记 作者:楞个哩嗝楞

      医院门口。
    “晓芹啊,你可让我怎么说你啊。”钟晓芹的妈妈叹气道。
    他爸也是在一旁直摇头。
    “哎呀,爸妈,您二位就别担心我了。我现在很好。”
    “你是二婚啊,那以后怎么办?能不担心你吗?有你后悔的那一天。”钟晓芹妈妈恨铁不成钢。
    “您放心,我绝对不后悔,我早就受够了那样的生活。”
    看她还要说话,钟晓芹赶紧的道:“好了,妈,爸,您二位就别跟着操心了,我都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又安慰她爹妈好一阵儿,才叫了个车把他们送走。
    看着远去的车尾,钟晓芹叹了口气。
    她也知道父母是担心她以后的生活,可现在她自觉过的很好,认为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她不后悔。
    回到出租屋,钟晓芹跟钟晓阳说了一会儿话,把今天的事儿跟他分享了一下。
    钟晓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钟晓芹说了两句,就结束了对话。他现在也没有那心思情情爱爱的,还能日常的保持联系就不错了。
    钟晓芹具体的不了解,可钟晓阳家出了问题她还是知道的。家庭突遭变故,钟晓芹也理解,反而还安慰起了人家。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王言、顾佳、许子言一家三口在横路村又是度过了一段愉快的美好时光。
    横路村中大兴土木,模样大变。
    顾佳本身就不差钱,不说王言给她的,原来君悦府的房子还分了好几百万,因此她也没指着这茶叶发财赚钱。
    留下了正常运营的资金,剩下的也有不少钱,基本都拿出来开发横路村。
    村中孤寡老人啥的,生活困苦,帮着修缮一下房屋,再给村里留了一笔钱用作照顾老人的专款。
    其实村里人们都很淳朴,对那些老人平时也是多有照料。可大家条件都不好,帮也不能帮太多。而顾佳的这笔钱,也基本上算是解决问题了。
    上山的路下雨的时候容易打滑,太不安全,都平整加固了一遍。
    村中的石板路没有动,只是为了避免腿脚不好的老人不方便,简单的修缮了一下。毕竟伴着这条石板路上的岁月的积淀,才是在这里生长的一代代人午夜的梦回,才是外出游子魂牵梦萦的牵挂。
    王言想,他们的回忆中定然会有“家门前那颗柳树旁的,那条泛着青苔的,凹凸不平的,向着山坡铺就的石板路。”
    孩子们的学校都是木制的,经年累月难免腐朽,也修缮了一下。又买了不少的书让孩子们课外阅读,又换了一批新的课桌、椅子。
    还有其他的一些边边角角的弄了一下,整体来说,横路村的改变很大。
    人们挂着幸福的笑脸,期盼着下一季的茶赶紧下来。
    因为顾佳说了,以后每次卖完,剩下的钱都会用来开发横路村。
    激动的老村长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拉着顾佳一个劲的说谢谢。然后全村大摆宴席,庆祝日子越过越好。接触时间长了,生疏感没有了,也知道王言是个敞亮人,那是死命的灌王言。
    不喝就是没陪好,不喝就是看不起他们,不喝就是不给面子。
    王言还不好意思拒绝,那多扫兴啊。喝了上顿喝下顿,他又不是酒缸,喝多了也是没命的吐啊。最后实在是挺不住了,他实在是怕了。正好这次过来的目的也达成了,呆的也差不多了。赶紧的带着没玩尽兴撅嘴不想走的许子言,还有笑的不行的顾佳狼狈回沪。
    自从上次王嫚妮的事情之后,姜辰是基本上每天都会陪陪王嫚妮。
    王嫚妮知道姜辰对她的意思,她不说。
    姜辰知道王嫚妮知道他对她的意思,他也不说。
    上班之后的王嫚妮也会不时的去姜辰的咖啡店坐上一坐,说说话。
    走没走出来不知道,反正王嫚妮也开始有了笑脸。只是和姜辰说的更多的是对漂泊了八年最后一场空的心酸,和钟晓芹说的更多的是对当前生活的厌倦。
    仿佛经历了这一次之后,她看透了,认命了,要低头了。
    这一切姜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只是他用尽全力,结果还是张不开口。
    战战兢兢这么久,钟晓阳家的结果也出来了。
    他爹指定是没跑了,最后他们家的那套房子,还有他在沪市的房子保了下来,算上几万的现金,再就没了。
    这么长时间也早就度过了最初的不适,结果也早就想到了,钟晓阳的状态还挺好的,毕竟不好他也没办法,生活终究要继续的不是吗。
    他妈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许是女人天性如此,接受不了红红火火的家庭事业一朝落败。最初有些担惊受怕,现在也好多了。
    在安顿好了母亲之后,钟晓阳回到了沪市。
    不是当初的富二代了,他得为生活操心了。
    当然,该做的事儿还得做。
    钟晓阳把东西都放到家里,就去找了钟晓芹。
    他知道地址,钟晓芹告诉过他。
    钟晓芹下班回来就看到了坐在门口钟晓阳,惊喜莫名。
    “呀,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下呢。”
    钟晓阳牵强笑道:“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说着上前抱住钟晓芹,很紧很紧。
    钟晓芹也感受到了钟晓阳流露出来的情绪,没有反抗。
    良久,实在受不了周边过往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钟晓芹拍了拍钟晓阳:“好了,都看着呢。我们进去说吧。”
    钟晓阳默默的松开,没有说话。
    只是钟晓芹看着他有些红的眼眶,莫名心疼。
    进得屋内,钟晓芹道:“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去买点儿菜,咱们一起吃点儿?”
    钟晓阳摇了摇头,拉着钟晓芹坐到了沙发上。
    “我想你了。”
    “你知道吗,这段时间都是你不断的安慰我。。。”
    说着,钟晓阳就再一次抱住了钟晓芹。也许是想到自已一个富二代也要为生计发愁,那是真情流露,放声大哭。
    钟晓芹默默的拍着钟晓阳的后背,轻声说着安慰的话。
    “好了,好了。没事儿,我不是陪着你呢吗。”
    好半天,钟晓阳觉得差不多了,松开钟晓芹,擦了擦眼泪。
    钟晓芹递了一些纸给他,关心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红着眼睛的钟晓阳,当然不能实话实说,那他不有病吗。
    他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润色了一下,告诉了钟晓芹。
    钟晓芹听完,担心的说道:“啊?那伯母还好吧?”
    “还好,不用担心,我都安顿好了。”
    见钟晓芹还要再说,钟晓阳赶紧的转移话题,再编他怕编不圆,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
    说着,双手捧起她的脸,双眼对视:“你爱我吗?”
    钟晓芹还没反应过来呢,毕竟这跨度有点儿大。
    看见故作坚强的钟晓阳,钟晓芹略有慌张。她不知道是不是爱,只是默默的不说话。
    这气氛就上来了,钟晓阳慢慢的,慢慢的探头过去。
    钟晓芹紧张的闭上了双眼。
    感受到唇上的温润,钟晓芹下意识的给予回应。。。。
    气氛都烘到位了,此时不那啥更待何时?钟晓阳双手试探的环过钟晓芹的脖颈,慢慢的下移。
    这回可没有人过来说什么陈屿的默默付出,也没有和钟晓阳接触的不习惯什么的。在她心中,钟晓阳就是那个她以为的美好。
    钟晓芹身体僵硬,却又不拒绝,她真的很心疼这个昔日阳光,如今牵强硬笑的男孩。
    没有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也没有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事后,钟晓芹带着少女的娇羞,闷头躲在被子里。
    想到发生的一切是又羞又急。
    羞的是她在心里默默的比量了一下子,钟晓阳年轻人火力确实旺,要比陈屿强不少。
    急的是她没有想到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交出去了,会不会被看轻?觉得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被子突然被掀开,钟晓芹“啊”的惊叫出声。
    看到钟晓阳直勾勾的看着她,羞的赶紧抓被子要挡:“不许看,你闭眼。”
    钟晓阳缓了一会儿,正是志得意满,强势翻身压上,对着嘴就是一口。
    钟晓芹也老实了,也不反抗了,下意识的附和着。
    钟晓阳发泄,他要把这段时间的憋屈、心酸都释放出来。
    钟晓芹享受,她要把陈屿彻彻底底的忘到脚后跟,全心全意的爱这个阳光男孩。
    事后,钟晓芹也不羞了,这两把下来她也有点儿累了,余韵未消、俏脸通红的趴在钟晓阳的怀中。
    “你会对我好吗?”
    “一生一世。”
    “嗯。”
    又抱了一会儿,钟晓芹有点儿饿了,也不想费劲做饭了,就拿过手机点了外卖。
    两人吃了点儿饭,又折腾了一把,也就睡过去了。
    王言一家三口,回到沪市又是照常的休息了一天。
    第二天,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各忙各的。
    又是这么长时间,公司又是积压不少事务,王言高低得处理一阵儿才能再度清闲。
    顾佳就好多了,太太圈升完级,就约着钟晓芹、王嫚妮俩人又聚了一把。
    这一别又是快一个月,大家的变化都挺大的。
    “嫚妮,你怎么样了?”顾佳知道怎么回事儿,先问了一下王嫚妮。
    “还好吧,不过经过这一次我想明白了。”
    见二人都看向她,自嘲一笑:“白白耗费了八年时间,或许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归宿。”
    钟晓芹在一边问道:“所以你想回老家了?”
    “犹豫一阵儿了,还没想好,看看再说吧。”
    二人没有说话,这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她俩本地人有啥好说的。
    沉吟了一下,顾佳说道:“哎,对了,嫚妮,我跟你说个事儿昂。”
    “你说。”王嫚妮点头示意。
    “今天上午我和太太圈那些人喝茶的时候,听她们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就是说有一个姓梁的,被逐出了家族,在沪市工作被原来的朋友撞见了。随后不久梁家就倒了,现在基本上都躲到国外了。”
    “他们就是港岛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梁正贤他们家。她们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就是说了一嘴。”
    晴天一个大霹雳,王嫚妮愣住了,脑中一幕幕的闪过梁正贤从港岛回来后的异样:“是了,是了。都对上了。”
    想到了消失的前一夜,梁正贤的欲言又止。
    “一定是梁正贤,一定是他。”
    王嫚妮脸色难看,既惊又怕。
    她想起了之前梁正贤刚从港岛回来,她俩办完事儿的对话。
    她问的话,问的关于结婚的话。
    “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
    钟晓芹再傻看王嫚妮脸色来回变换她也明白了,关心问道:“嫚妮,你没事儿吧?”
    王嫚妮被惊醒,愣愣说道:“啊?啊,没事儿。就是想道一些事情。”
    尽管大家心知肚明,可她不想再说梁正贤了。说什么?说她听完消息对梁正贤的怀念减半?说她对梁正贤的怨恨不仅烟消云散,还要感激人家放她一马?
    转移话题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晓芹?”
    “你今天可有点儿不一样,气色特别好。”
    “有什么喜事儿,快说给我们听听。”
    顾佳也在旁边说:“是啊,晓芹,你今天确实不一样。”
    一说这个,钟晓芹就不好意思。
    有点儿害羞的说道:“我和钟晓阳在一起了。”
    “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说完王嫚妮反应了过来,一脸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紧接着道:“快说说,怎么回事儿?前一阵儿你还说他在老家呢,这才几天啊?”
    顾佳虽然觉得有点儿不好,可她终究没有说什么,只能是跟着王嫚妮一起“哦”。毕竟她自己也是那样,有什么脸说人家?再说钟晓芹那一脸甜蜜,她说多了整不好朋友都没的做。
    钟晓芹一脸幸福的开始讲述她的甜蜜浪漫爱情故事,把那天的事儿说了一遍。
    王嫚妮听完,开心的对钟晓芹道:“祝你幸福,晓芹。”
    顾佳也只能在一边说着“祝你幸福。”个人有个人的路,她无权插手。
    随后话题就轻快了,说起了顾佳在横路村的事情。
    尽管顾佳知道,她能做到如今的地步,更多的靠的是王言的资源。
    可这过程中她的努力付出是不可忽视的,对目前取得的成绩,尤其是看到横路村越来越好,她是真的高兴。
    顾佳把横路村,还有一些茶厂的情况,给两人说了一遍。
    自然是收获了大力的夸赞,以及羡慕嫉妒恨。
    晚上,钟晓芹躺在钟晓阳的怀里幸福甜蜜。
    王嫚妮自己躺在床上,耳边回荡着顾佳说的话,翻来覆去久久的不能入睡。
    她想的很明白,梁正贤之所以跑,是因为本来就知道她的想法,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梁正贤都没拿她当回事儿。
    她真的要谢谢梁正贤,要是当时他答应了,王嫚妮知道自己一定会提出离婚的。
    要是梁正贤恶心点儿,就不离,她怎么办?
    而离婚了之后,她一个二婚的女人,她又要怎么办?
    她怎么去面对家乡日益老迈的父母?怎么去面对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
    不知不觉的想了很多,很多。
    想着这些年在沪市经历的许多事,见过的许多人。她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也坚持不住了,她累了。
    父母已经打过很多回电话催她了。
    “或许,是时候回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嫚妮突然鼻子一酸,哭出声来。
    因为这里有她逝去的青春,有她未完的夙愿,有她不甘将就、不想平凡的心。
    可现在她岁数大了,她被白飘了,她的夙愿也被击碎了,她什么都没得到,哪怕一点儿。
    王嫚妮在内心中问着自己:“你后悔吗?”
    鼻涕眼泪一起流,她咬着牙:“我不后悔。”
    哭着,想着,感伤着,怀念着,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王嫚妮上班提出了辞职。
    过程很顺利,没有发生什么烂糟的事儿。
    同事们也都关心了一下,为什么要突然离职。
    王嫚妮只是微笑道:“我想家了。”
    至于同事们是什么想法不得而知,只是每个人都是满脸的沉思,表情难言。
    随后就约了钟晓芹和顾佳晚上再聚首,要好好的喝一顿,放肆的喝一顿,也是做个告别。
    王嫚妮也不知道告的是什么别。是对沪市这座城市?或许也是对过去的自己?
    漫步走在这日日车水马龙,夜夜霓虹漫天的街道,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姜辰的咖啡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