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战争结束

影视世界梦游记 作者:楞个哩嗝楞

      匆匆的回到佛山的家中,宫二没有在家。
    王言又赶往了叶家大宅,不出所料,中堂里,叶准带着弟弟妹妹大呼小叫的玩耍,宫二在一旁跟张永成学着刺绣。
    看到王言进来,宫二“啊”的一声,针扎到手了。
    快步走到宫二面前,王言拿起她的手看了看:“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宫二没有说话,就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王言。结婚后没多久,王言就出去了,这一年来一直是聚少离多,见面的次数少的可怜。
    这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着实是让王言有点儿那啥,把宫二抱在怀里柔声道:“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宫二紧紧的抱着王言,不愿放手。
    张永成笑眯眯的看着,没有说话。一边的孩子们也不玩闹了,瞪着大眼睛在那看热闹,最小的那个也不知道是在哪学的,双手捂着眼睛,露出大大的缝隙。
    “喂,阿言,注意一点啊。”收到通报的叶问走了进来说道:“孩子还看着呢。”
    宫二也是对王言思念太深,叶问这不懂事儿的一打岔,脸色通红的赶紧推开王言,离开那让她迷醉的怀抱。
    白了叶问一眼,王言没好气的道:“你是真煞风景。”见他想要反驳,王言赶紧的打断:“不开玩笑了,时间紧急,赶紧的收拾一下家里的东西,今天晚上就走。”
    叶问身体一震:“打过来了?”
    宫二、张永成两人也是紧张的看着王言。
    “过来了,挡不住根本就。”王言叹道:“好了,快收拾收拾吧,轻装简姓就好。”说完,拉着宫二就要走。
    “泉哥呢?”叶问赶紧的问了一句。
    “早就派人通知他了。”
    看着消失的人影,叶问叹了口气:“永成,去收拾吧,咱们家也没啥东西了,带上些衣服就好。”
    叶问也算是毁家纾难了,他的家产除了日常的开销,基本上都支援王言了,培德里叶早就培不上了。
    张永成点头应是,赶紧的跑去收拾东西。
    叶问强笑着心不在焉的陪着孩子们一起玩闹,心中愁云密布,思绪万千。
    一路和宫二说着话,两人来到了宫保森住的宅子。
    两人进来的时候,宫保森正和一群老前辈连比划带说的探讨问题呢。自打王言上次说了以后,宫保森就整天的研究这些东西,甚至没用王言提,自己就招揽了几个医术大家过来。
    王言知道的时候,心里还是挺佩服的,到底是地位够用,一开口就整来好几个。不跟他似的,连威逼带利诱的。
    带着宫二上前,两人齐齐的拱手施礼:“宫师(爹),各位前辈好。”
    宫保森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示意二人无须多礼。除了宫二的肚子总是打不起来,他对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精神头都比之前好了不少。对于孩子的事儿,他倒是也理解,这年月生个孩子太遭罪了。
    知道王言有多忙,没有事儿基本不回来,诧异的问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在场的众人也是等着王言的回答,他们在这边说好听的是给宫保森面子,不好听就是逃命来了。
    “宫师,小日本打过来了,就这几天了,咱们今天就得走。”王言解释道。
    闻听此言,在场的众人都是眼神一黯,神色难明。
    “哎……”宫保森回过神来,长叹一声道:“老哥哥们,都去收拾东西吧。”
    “这世道啊……”其他人等,长吁短叹的散开各自回去收拾东西。
    看着众人散去,宫保森对一旁的老姜说道:“福星啊,去收拾收拾吧。”
    老姜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我们要去哪儿啊?”宫保森问道。
    王言回答道:“奥门,那边都准备好了。还有一部分会送去港岛,以及南边比较平稳的一些地方。”
    宫保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见此,王言道:“宫师,那我们先回去准备准备。”
    见宫保森挥手,王言拱了拱手,带着宫二两人回家了。
    家中,宫二一边整理东西,一边问道:“你一起走嘛?”
    “你知道的,我……”见宫二的动作停下,王言没往下说。
    宫二一声不吭,流着泪在那边收拾。
    王言叹了口气,上前抱住宫二。宫二埋在王言怀里,无声的哭泣。
    良久,王言松开宫二:“好了,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时间不多了,快收拾吧。”说完,王言出门去安排转移的事情了。
    当夜,拿着枪的壮汉把码头团团围住,这里都是他们的家人长辈。
    没有太多的话语,宫保森只是叹气拍了拍王言,马三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王言一眼,宫二只是泪流满面紧要牙关不哭出声来,叶问只是抱着孩子愣愣的久久不言,其他人则是不舍的看着周边的某一处,他们也不知道今生还能不能再见。
    看着渐行渐远的对着这边挥手的人,王言叹了口气。他的能力有限,帮不了多少人,这么多人已经是极限了。
    三八年十月,羊城战役爆发,守军寡不敌众,佛山沦陷。
    小日本的大肆杀戮,王言也阻止不了。
    就是不断的打着游击,被小日本撵的四处跑。
    同月,江城会战结束,国军伤亡四十万,换了小日本伤亡二十多万,大大的消灭了敌军有生力量,战事进入相持阶段。
    小日本的攻势被遏制,转而开始经营已经占领的地区。
    剧情回到了原本该有的样子,佛山驻军一个旅团七千多人,领头的依然是原来的那个少将,三浦。
    这天,伺候了一天小日本的李钊疲惫的回到家中,在门外就听到里面欢声笑语,没有一点儿往日的愁苦。
    李钊疲惫的脸,扬起了笑容,开门道:“什么好事啊,这么高兴?”没等人回话,关门回身的李钊看到了坐在一边的人:“王……王先生?”紧接着就要跪倒王言面前:“我是有苦衷的啊,王先……”
    “行了,孩子看着呢,找你有点儿事。”王言一把拖住李钊,没让他跪下去。
    李钊也不知道王言找他干啥,不过看这样是没想杀他,赶紧的说道:“那……王先生跟我来。”说完,带着王言走到了旁边的一间小屋中。
    王言也不墨迹,找了个地方坐下,对乖巧的站在面前的李钊说道:“我知道你跟三浦做翻译,时间紧急,不跟你废话。你需要做的是,把三浦的行踪观察清楚,驻军的轮值吃饭、休息时间,军火库守备、换岗情况,给你半个月时间,有没有问题?”
    李钊为难的说道:“其他的都没问题,就是军火库我接触不到啊,王先生。”
    “那就把前两个摸清楚,办完了事送你离开佛山。”
    “行,没问题。那我怎么联系您?”
    “我会来找你的,就这样,注意安全,走了。”说完,王言推门走了。这些东西他自己也可以,只是接触的不深难免有疏漏,找李钊也是为了确认第二遍,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走到外间,看着大口吃肉的孩子们,李钊满足的笑了起来,真好。
    三浦还是找了不少的拳师比武,羞辱华国武术,每天他都得整死几个。
    不过相比于之前死难的、流亡的二十多万同胞,这些或许也没有什么了,已经麻木了。
    王言利用空间,躲过小日本的盘查,一趟一趟的往城里运武器弹药。同时,手下的弟兄们也慢慢的往城中集结。
    终于,时间到了,李钊的家中。
    “就是这样了,王先生。”
    王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在脑中对比着自己的探查到的情报。
    良久,王言道:“行了,我知道了,收拾东西,明晚在家等着。”说完,起身就走。
    “王先生……”李钊叫了一句,与回头的王言对视片刻,重重说道:“小心!”
    对李钊温和的笑了笑,王言转身离去。
    李钊咬牙看着王言离开的身影:“要活着啊。”。
    翌日,夜。
    三浦带着几个手下军官,巡查完军营驻地坐车往回走。
    “今天警戒一点儿,士兵集体胃痛,很明显的不对劲。”三浦对着一旁的一个大佐说道。
    “是,将军。我已经命人调查了,明天会有结果。好在也就只有一部分,剩下的那些人我都布置好了。”
    三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的夜。
    伴着一声枪响,大佐就看到三浦的那啥喷了出来,紧接着看到飞过来一个手雷,剩下的他没有机会知道了。
    这一生枪响仿佛是一个信号,寂静的夜被打破。紧接着就是警报声,小日本的呼号声,以及城西军火库的爆炸声,还有从四处涌出来枪炮声、喊杀声。
    这是王言他们早就打探清楚的,守卫的士兵也就只有一个中队,两百来人。毕竟在一座已经完全控制的城里,这些人就不少了。
    他放完一枪赶紧的转身就跑,护卫三浦的士兵下意识的举枪向着枪响的方向射击,密集的子弹击打在窗户上、墙上,啪啪作响。
    同时,大量己方人马杀了出来,不大一会而解决了这些人。
    随后王言带头冲锋,领着手下四处的冲杀。但小日本也不是吃素的,或许也是点子不好,挨了几枪。
    金山找赶紧的扶住王言大喊:“王先生,你没事吧?”
    “暂时死不了,先别管我,去帮助其他人吧。”
    金山找也不傻,知道情况。见王言状态可以,留下几个人保护,带人就跑了。
    渐渐的,枪声没有了,随后响彻佛山的是民众的欢呼声、痛骂声、哭泣声。
    欢呼是为侵略者的死亡,痛骂是为侵略者的惨无人道,哭泣是为死去的亲人。
    听到这里,在旁边手下兄弟的惊骇叫声中,王言头一歪,晕了过去,嘴角挂着微笑。
    这一夜,佛山光复。
    毙敌七千,王言重伤,手下兄弟死伤近千。
    第二天,消息传了出去,尽管只是光复了一夜,可也为其他地区抵抗的同胞兄弟打了一针强心剂。
    半年后,奥门。
    “你要走了?”宫二趴在王言的怀里问道。
    王言抚摸着宫二的头发,叹道:“身体已经养好了,该走了……”
    “那你注意安全,不要再像这次这么鲁莽了。”宫二想起了半年前,王言被送回来的样子,略带哭腔的说道。
    “你放心,保证没有下一次。”王言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撩拨道:“那我们再来……”
    宫二动情的说道:“我想要生个孩子。”
    动作没听,王言说道:“再等等吧,这年月孩子生下来也是遭罪啊。”
    “不,我要生孩子。”宫二停下动作,看着王言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王言明白,宫二是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外面,想为两家留个后。想了一会儿,王言叹了口气,看着倔强的宫二道:“那就生。”
    听到王言同意了,宫二板着的脸马上换成了如初春桃花般的明媚笑脸,缓缓的附身过来。
    宫二不知道王言的能力,硬是拖着王言在床上战了三天,才放他离开。
    告别了不时看着肚子惆怅,傻乐的宫二,以及宫保森、叶问一众人等。王言再次出发,北上,杀敌。
    叶问在岸边看着远去的船,一阵的长吁短叹。他数次的表示想要跟着王言去杀敌报国,可张永成死活同意。
    张永成不想别的,就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这次王言回来什么样她可是亲眼目睹的,同时死伤近千人的消息她也是知道的。王言那比叶问高的多的身手都那样了,叶问要是出去,能有好吗?结果张永成是不敢想,就是不松口。
    叶问的满腔热血无处释放,王言不知道。他带着再次补充完的队伍,继续干着打游击的老本行。他带着手下全国各地的跑,被包围过,被打散过,当然也被出卖过。
    他头上也没有人给他下命令,在不打乱其他势力布局的情况下,随便找个防守薄弱的地方上去干一把收获战利品转身就跑,紧接着就是被气急败坏的小日本撵的上蹿下跳的到处跑路。
    打了两年的仗,养着这么多人,还基本都是精锐,王言也是有点儿捉襟见肘了。要不是周清泉在港岛那边,带着一票人没日没夜的想办法往他这边弄东西,他早就撑不住了。
    四零年,二月末,宫二诞下一子。那时随着战线的拉长,小日本不断的增兵,王言已经被撵到华北地区了,故而没能赶上孩子的降生。
    王言走时留了话了,孩子就姓宫。但宫保森怕王言死外面绝了户,死活没干。还是后来王言找机会回来呆了一阵子劝说,加上宫二再一次的怀孕了,宫保森才同意。为其命名,继,是为继香火,传精神。
    可惜的是,也是这一年,和他交情不错的老杨被围数日,弹尽粮绝,终究还是没能跑了。他也是鞭长莫及,根本就帮不了。
    四一年,六月,宫二生了一个女儿,这次王言赶上了,取名芷兰。
    同年,十二月,小日本空袭珍珠港,开辟太平洋战场,港岛沦陷,奥门围而不攻。港岛那边周清泉先一步跑路,没什么大事。而他当初迁过去的人,也都还可以,基本上都能活。至于他们骂不骂的,王言管不着,人就是不知足,这时候哪有安生地方了还。
    奥门被围导致物价飞速上涨,一时民不聊生。王言看在眼里,但是他救不过来,无能为力。渡人先渡己,跟着他卖命的兄弟家人就上万人,分散在不少地方,他能保证跟着他的兄弟家人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再多的人,他是真的没有办法。
    王言一直带着队伍活跃在战场上,因为他以后退路在港岛的原因,主要是在南方战场活动。当然也和这里的传奇人物,刘黑仔,合作过不少回。
    其中凶险自是不必多说,数次差点让人整死,都顽强的挺了过来。
    时间到了四五年,八月,两个蘑菇种下,小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战结束。
    全国人民大松了一口气,走出家门告祭亡人,夹杂着悲伤的普天同庆。同时在这喜气洋洋的气氛下………
    王言带着不愿返乡,继续跟随的手下大批人马并家人朋友,其他投奔的众多不愿归乡的人等,过海向九龙行进,这里因为一系列的原因,已经荒废许久,没几个人在那里。
    而且此时,正值势力叫接之际,时机正好。
    如果中途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他余下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在那里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