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受伤

影视世界梦游记 作者:楞个哩嗝楞

      金门集团的反应王言也知道了,毕竟有两个通风报信的小弟吗。
    而且他也收到了消息,在石东出后事办完之后,明天他们就有一个大会。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他们就要动手了。
    涉及南韩大多数的城市的大规模争斗马上就要爆发,王言指定是不能惯病。
    之前之所以没有动他们就是因为石东出刚死,人家那边集体披麻戴孝呢,天下会要是不管不顾的上去干人家,其他人怎么看?
    所以为了天下会的形象,为了王某人的形象,大家也就默契的休战了一阵子。
    现在石东出后事都办完了,而且今天王言还派了副会长过去吊唁,过两天就要干仗了,那还等什么?自然是先下手为强。
    随着王言一声令下,在这个石东出后事刚过的好日子,平静了没几天的南韩再一次的乱了起来。
    天下会的主力人员单论个人素质来说,不是金门集团以及其他的帮派科比的。而且主力更大的作用是开拓,其他时候都是跟上班似的锻炼身体。
    所以哪怕天下会的主力人员被抽调了一半,但有剩下的那些主力打前锋,再加上外围小弟,跟金门集团拼个七七八八一点儿问题没有,轻松还带点儿小愉快。
    处于前线的清州、洪城,在接到命令后,直接出击抢地盘。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揍一顿再说。
    而天下会已经控制的地区,则是外围小弟们呼啸着杀到金门集团的地盘,顾客全部赶走,接着就圈踢他们的小弟。
    有王言掌舵,天下会就不缺钱,加上无数的灰色产业,外围小弟可太多了。前线的战斗其他帮派还能抵抗一下子,在后方,堆人都能堆死他们。
    王言给的命令是,一天打一遍……
    没别的意思,就娱乐娱乐。
    而且那么多的外围小弟,都想升级成正式成员,时间一长容易出事儿,这也算是打开一条上升通道,给这些人一个机会。
    不光如此,他今天的突然行动,还能分散一下丁青、李仲久两人的注意。让他们两个把注意放到对方,以及张秀基身上,排除天下会。
    最不可能没准就是可能,可能也没准是不可能,真真假假的,越乱越好。
    结果也确实是向王言希望的方向发展。
    这边丁青、李仲久两人收到消息也没有多在意,甚至他们表示理解。
    毕竟两方是对手,是生死仇敌,而且这一次还牵扯甚广,一个不好就是死。天下会给面子安静了几天够意思了,现在才是天下会的正经作风。
    就算天下会再牛逼,就算他们的正式人员没有抽调,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拿下两个城市。别看现在上层默许,但是要拉出几千人出街干仗,那就看王言到底有几条命了。
    所以,他们两个动作一致,俱是交代手下顶住就完了,一切等明天再说。
    …………
    翌日,守尔,金门集团总部,大会议室。
    因为石东出死了,首位空悬,接着就是以张秀基为首的一票老王八。接着就是在虎派、北大门派,风别以李仲久、丁青为首,一家一排。
    一个个的都是人模狗样,面色严肃的正襟危坐,听着前边张秀基的发言。
    “相信大家也都收到消息了,昨天晚上,我们的全理事出了车祸,同样是被醉酒驾驶的重卡撞死。那么我们不得不想一想这和石会长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张秀基瞟了丁青、李仲久两人一眼:“诸位以为呢?”
    一个元老“啪”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声的应喝:“就是天下会干的,昨天晚上天下会突然对我们发动了袭击,给我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且我们乱起来,对天下会最有利,除了他们还能谁?”
    “对,石会长死了对他们最有利,现在又杀了全理事,他们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
    …………
    下边一群人群情激愤,大声怒斥天下会的罪行。
    但也有人事不关己,一言不发的静静看戏。
    而以丁青、李仲久为首的两派人马,则是没有人说话,就当看猴了。
    看着卖力表演的一群人,张秀基满意的点头,拍了拍桌子示意安静,看向丁青还有李仲久两人:“丁董事、李理事,不知道你们二位是怎么看的呢?”
    玩味的看了张秀基一眼,李仲久笑眯眯的说道:“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可能就是天下会干的。丁董事,你怎么看?”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看来,只有天下会了。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怎么会对自己人动手呢。是不是,李理事?”
    李仲久没想到丁青会先开炮,那能行吗,必须怼回去:“丁董事说的对,一家人不能和自己人动手。当然了,虽然都是一家人,但也有亲疏远近。我和全理事的关系就非常不错,甚至我们前天晚上还一起吃过饭,饭后还一起活动了一番。”
    说到这里,李仲久一脸回忆的表情看着丁青:“没想到啊,全理事还是那么老当益壮,都快赶上小伙子了。只是没想到啊,昨天全理事竟然就遭了天下会的毒手,也就是那个司机进去了,要不然我非得一刀……一刀……一刀的把他拆了不可。”
    看了看前边的一众元老,又看了看其他的中立选手,李仲久笑呵呵的说道:“天下会已经丧心病狂的这种程度了,大家也要小心啊。这车来车往的,万一就碰上了醉酒的司机可怎么办。你说呢,丁董事?”
    丁青环视了一下,对上一圈探究的眼神,皱眉看着李仲久,他这逼话说的,就差指着他鼻子说全理事是他弄死的。
    “全理事的死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李理事也不要过于悲伤。”丁青愣了一下,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哎,李理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华国的三十六计?”
    “你想说什么?”
    “我记得那里面有一计叫做苦肉计,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大概意思就是通过自己伤害自己来混淆视听,以达到某种目的。”
    李仲久不屑一笑,他是莽,又不特么的是疯子。真说起来,他手下的待遇可比丁青那边好多了。这话说出来,就跟闹笑话似的。
    不等李仲久开口嘲笑,张秀基打起了圆场:“丁董事、李理事说的非常好,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我们的家人受到了伤害,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而且我们早就和天下会势同水火,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跟天下会打到底。我们不仅要夺回被侵占的地盘,还要把他们打回斧山,甚至是打死他们。”
    “好,我赞成。”
    “对呀,天下会太猖狂了。”
    “真以为我们是泥捏的?跟他们打。”
    张秀基示意安静,看着丁青、李仲久两人问道:“丁董事、李理事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吗?”
    “没有。”
    “支持。”
    这都是之前商量好的,天下会是必须得干的,没有商量。再说了,就是没有这一茬,他们也得跟天下会干。
    张秀基点了点头:“好,那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和天下会,不死,不休。”
    等群情激愤的众人安静,张守基给了对面的一个人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心领神会,拍了拍手说道:“天下会我们肯定得打他们,但是在打之前,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那就是现在会长之位空悬,之前说好的,由张董事先暂时代理一段时间。现在石会长的后事也办好了,我们是不是议一议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总要有个说法。”
    不等张秀基假惺惺的问,李仲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就先这样,还是由张董事代理一段时间,等过段时间和天下会有了结果,我们在行讨论。”
    说完,就定定的看着丁青。
    “我赞成。”
    丁青还能说什么,现在这局势也没有时间让他们两个分胜负,只能有张秀基做吉祥物他们两个都放心。
    就是这吉祥物生出了不该有的想法,比较烦躁。
    那人见个大哥都说话了,他的目的也达成了:“大家有没有不同的意见?”
    等了一会儿,没有人说话,那人转头看向张秀基:“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张董事,那就只能在麻烦您一段时间了。”
    “哎,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为了集团,为了我们的事业,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张秀基笑呵呵的摆手,起身向众人鞠了一躬:“多谢大家认可,那我就在主持一段时间,还望大家通力合作。”
    一番客套话之后,张秀基宣布散会,大家准备准备干天下会。
    当天,金门集团向清州、洪城两地调派了大量的人手,于当夜跟天下会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
    在娱乐场所扎堆的地方,拐个弯就在干仗,拐个弯就在干仗。
    王言还真小瞧了金门集团的力量,这一把他们弄来这么多人,确实是给天下会打够呛。看来以前也是内斗削弱了他们的力量,要不然还真的能和天下会分庭抗礼。
    当然了,那是在天下会调走了三千五百名精锐的情况下。
    天下会指定是不能光挨揍不还手,张东瑞听从指示,又调了一批外围小弟补上去。按照王言的意思,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就照着势均力敌打。没事儿也给后边的外围小弟点儿机会,轮着上,就跟金门集团慢慢磨。
    其实真比起小弟的数量,金门集团不好使。王言从始至终都有意的影响更多人,一些不及格的小渣滓他都养着。他又不在意这些人什么德行,是死是活的他更不在意。拿钱说话,干就完了。
    这下也正好有机会通过这次战斗再筛一批人出来,继续壮大正式小弟的队伍。
    至于已经控制的地区,照例的把金门集团的小弟拎出来揍一顿。这些人挨揍,守尔那边肯定不可能不管不顾,医药费、抚恤什么的一分都不能少,要不然小弟们散了,他们就失去了大片的市场。虽然现在两家干仗,生意不咋地,但和平时候这都是摇钱树。
    所以丁青、李仲久两人也只能忍着心痛砸钱安抚,天天挨人太多,来了也白废。顿揍练练抗击打能力也挺好的。不是他们不想派人过来,实在是天下会的外围小弟过多,他们来的少了没有用,来的多了前线容易崩,所以也就只能如此了。
    天下会与金门集团保持着默契,白天大家正经做生意,晚上组织人马出来干。当然不会是大规模的,那是找死。而是控制把大战场分隔开,乱糟糟的可着那么大个城市到处干仗。而且每次打完双方都往警局送点儿人,那里边没人管,干的比外面还狠。
    这上层博弈,帮派争斗,跟特么闹笑话似的。
    干仗的事,王言就偶尔把控一下不跑偏就好了,张东瑞做的很好。
    他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四海集团这边。
    有一部分人发动了一些力量,弄的四海集团很狼狈。
    物流被各种查、各种卡,互联网公司也被找理由限制,其他的一些业务也是有强力的竞争公司阻碍发展。反正是政商两界齐上,怎么恶心怎么来。
    …………
    斧山,一处山坡上的超级无敌海景大别墅。
    此时的别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豪华,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破破烂烂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硝烟。
    王言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一脚一个血印,提着枪在别墅中的各个角落里,对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外国壮汉照着脑袋补枪。
    爆了一圈头后,确定没有遗漏,王言给手下打了个电话。
    “带人过来收尸,十八个,另外找一个外科医生带着吃饭的家伙过来。”
    说完,不理会对面着急的问候,直接挂断电话。
    找了一瓶没被打碎的烈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抽出一根华子点燃,长吸一口。
    “安逸久了,有点儿生疏了……”王言自语着,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的台阶上坐下,迎着天上的明月,伴着遥远海边吹来的带着些许腥味的风。
    上一次被机枪突突,甚至中弹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一代宗师》中他大江南北的干小日本,去港岛以前的那个时候。到现在,差不多有个……七八十年了吧?
    久违的痛……
    他又遭到了刺杀,不,不是刺杀,也不是枪杀,是特么强杀。
    对方目的明显,目标清晰,就是一波把他带走。
    这些人在吸取了丁青的教训后,准备的很充分。
    特么的十八个身着战术服,上边挂着好几个满弹弹夹、手雷,手持冲锋枪的外国壮汉,一看就特么的是中东那边过来的。就差整几个rpg轰他了,那是恐怕他不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