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3章 不识抬举

都市沉浮 作者:易克1

      许婵回答苏华新这话时,心里同时感到了些许发寒,表面上看,苏华新和徐洪刚的关系好得跟什么似的,徐洪刚一口一个‘师兄’叫得无比亲切,苏华新对徐洪刚也是照顾有加,倾力提携徐洪刚,但这些都只是表面,苏华新在提携照顾徐洪刚的同时,看起来对徐洪刚并不是很放心,又或者说,这是苏华新的驭人之术,他重用徐洪刚,但他又需要加强对徐洪刚的掌控,所以苏华新让她利用眼下的工作之便盯着徐洪刚。
    许婵暗自琢磨时,苏华新亦是在想着心事,他给予徐洪刚那么大的支持,自然也会在私底下找人多了解一下徐洪刚,也正因为此,苏华新听到了一些对徐洪刚不太好的评价,因此,苏华新也就多了些别的心思。原先他是不赞同许婵再回江州的,但因为许婵流产的事,他答应许婵的条件,让许婵回来,而现在他的心思也逐渐在发生转变,让许婵回江州,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对比徐洪刚和王尧华等人,他无疑更信任许婵这个枕边人。
    “对了,我有个经商的朋友想要到江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投资的机会,你帮忙照顾一下。”苏华新突然又道。
    许婵听到这话愣住,下意识道,“苏哥,这事您跟徐市長打个招呼不是更方便吗?”
    苏华新淡淡笑道,“这么点小事,就不麻烦洪刚了。”
    许婵闻言,登时明白了过来,也不再多问,点头说了声好。
    两人讨论着徐洪刚,另一头,徐洪刚等人从温泉小镇离开后,徐洪刚特地让蒋盛郴跟自己坐同一辆车,车上,徐洪刚道,“盛郴,你咋回事,晚上和苏書記吃饭也无精打采的。”
    “徐市長,我晚上吃饭已经是尽量打起精神来了。”蒋盛郴无奈地笑笑,这要不是跟苏华新吃饭,他就找借口推脱不来了,要不是想在苏华新面前露露脸,蒋盛郴现在哪有心思参加饭局。
    徐洪刚听了道,“是为了詹东杰的事?”
    蒋盛郴轻点着头,“嗯。”
    徐洪刚咂着嘴,“盛郴,不是我说你,你现在也是市班子的领导成员,所处的层面已经不一样了,遇事也要有处变不惊的大将风度嘛。”
    蒋盛郴苦笑了一下,心说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心里想归想,蒋盛郴嘴上道,“徐市長,詹东杰虽然是我的下属,但我们几年相处下来也跟老朋友一样,所以我是不希望看到他有事的,希望能拉他一把。”
    徐洪刚听了,拍了拍蒋盛郴的肩膀,再次表态道,“这事我了解一下相关情况,回头我会过问的。”
    徐洪刚这话主要是为了安抚蒋盛郴,他对蒋盛郴终究还是比较看重的,也不希望蒋盛郴跟他产生什么嫌隙,只能尽量照顾蒋盛郴的想法。
    第二天上午,苏华新从温泉小镇离开时,徐洪刚专程来送行,而后和许婵一起返回市区,对于许婵和单希熙这双重身份的事,徐洪刚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些时候,该装傻的时候就得装傻。
    时间一晃过了几天,这一天,乔梁刚从市检回到办公室,王小财就进来汇报道,“乔書記,那詹东杰很不配合呐,一问三不知,态度还很横。”
    “态度很横?”乔梁挑了挑眉头,“落在咱们纪律部门手上,还敢这么嚣张?”
    “可不是,我还是头一次碰到进了咱们纪律部门还这么横的。”王小财附和着点头,他在纪律部门工作的时间也不算長,否则就会见识到各种形形色色的表现,被纪律部门采取措施后,有的人痛哭流涕,拼命忏悔,有的人死猪不怕开水烫,对抗审查,有的搞起了绝食……总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乔梁站起来咂着嘴道,“我去会会这个詹东杰。”
    乔梁说完将桌上的文件夹收起来,他这会正在看的一份资料是截止到目前为止关于古华集团的调查情况,以及涉及到的一些违纪线索。
    将詹东杰拿下后,乔梁下一步准备拿古华集团开刀。
    和王小财一起来到纪律部门办案基地,乔梁来到留置詹东杰的房间,见詹东杰正翘着二郎腿在抽烟,乔梁皱起眉头,“詹东杰,你倒是悠哉得很嘛。”
    乔梁说着转头看向办案人员,指着詹东杰道,“谁允许他抽烟的?”
    在场的一名负责人连忙道,“乔書記,詹东杰说他要抽烟,抽完烟后再好好配合谈话,我考虑了一下就批准了。”
    “是吗?”乔梁闻言又看向詹东杰,“詹东杰,你烟也抽了,是不是该好好配合我们的谈话了?”
    “急啥,我还没抽完呢。”詹东杰斜瞥了乔梁一眼。
    “行,那我就等着你抽完。”乔梁冷冷看了对方一眼,直觉告诉他,詹东杰依旧不会配合,无非是找借口要烟抽罢了。
    静静地坐着等了一会,见詹东杰抽完烟把烟头扔掉后,乔梁才道,“詹东杰,这下咱们可以好好谈了吧?”
    “乔大書記想跟我谈啥呢?”詹东杰淡淡道。
    乔梁瞅了眼桌上的谈话记录,只见谈话记录上仍是一片空白,不由道,“詹东杰,你也进来好几天了,怎么,你是一点都不打算配合?”
    “乔書記这话说的,我敢不配合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都落到你们手上了,要杀要剐还不是你们说了算,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不配合嘛。”詹东杰戏谑道。
    “詹东杰,你说话没必要阴阳怪气的,对你的处理处分,是组织纪律和法律法规说了算,我们可没资格对你又杀又剐的,你这时候还耍这种口舌之利就没意思了。”乔梁目光凌厉,“你要真想争取宽大处理,就好好配合。”
    “宽大处理?”詹东杰撇撇嘴,“我都没犯什么错,争取啥宽大处理?”
    “詹东杰,你这会还狡辩?”乔梁拍了拍桌上的案卷,“这上面记录的都是你的违纪证据,你到现在还抱有幻想?”
    “乔書記,既然你们都有证据了,那还问我干什么?你们依法依规处分我不就行了?”詹东杰神色桀骜,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严重怀疑你们的证据是伪造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詹东杰,你说的话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还能伪造证据诬陷你?”乔梁气得一乐。
    “谁知道呢,指不定就真有这种事,也有可能是有人要打击报复我呢。”詹东杰嘀咕道。
    听到詹东杰的话,乔梁脸色黑了下来,特么的,詹东杰这叫抽完烟后就配合谈话?靠,这货分明是在耍他们,刚刚王小财说的没错,对方这姿态分明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压下心头的怒火,乔梁坐了下来,面对面盯着詹东杰,“詹东杰,你以为你在外面的所谓靠山,还能捞你出去?”
    詹东杰目光微微动了动,同乔梁对视着,没有吭声。
    “怎么,被我说中了?”乔梁继续追问道。
    “乔書記,话可都是你说的,我啥也没说。”詹东杰哼了一声。
    “你没说,但不代表你心里不是这么想。”乔梁提高了嗓门,“詹东杰,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你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和幻想,这次没人能捞你出去,你不好好配合,到时候可是罪加一等。”
    “乔書記,我好歹也是在体制里干了二十多年的人了,你觉得你这样吓唬我有用吗?”詹东杰平淡地说道。
    “到了这份上了,你还觉得我是在吓唬你?”乔梁道。
    詹东杰避而不答,反而道,“乔書記,你们谈话审讯的那一套话术对我没用,我劝你们还是别白费功夫了,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说了,我没啥问题,你们要是觉得我有问题,那你们就根据你们查到的证据,对我做出处分嘛。”
    尼玛,这货到底是有恃无恐,还是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乔梁盯着詹东杰,心里忍不住暗暗骂娘,碰到这种滚刀肉,连乔梁都觉得头疼。
    盯着詹东杰看着,乔梁突然道,“詹东杰,我被查酒驾那晚,是谁授意你临时安排的查酒驾行动?”
    乔梁这话问得极为突然,詹东杰愣了愣,脸色变幻了一下,旋即道,“乔書記,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晚的查酒驾无非只是我们局里安排的一场正常行动罢了,乔書記是不是想多了?”
    “詹东杰,我敢这么问你,你以为我会啥都不知道?”乔梁冷笑。
    “那乔書記都知道些啥?”詹东杰眨了眨眼。
    乔梁咬牙切齿地看着詹东杰,这货是个老油条,而且心理素质极好。
    就在乔梁和詹东杰谈话时,另一场谈话也在徐洪刚的市長办公室里进行着。
    此刻,徐洪刚在和郑世东东拉西扯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装着不经意的样子说起了詹东杰的事,“世东同志,詹东杰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你们纪律部门这事搞得盛郴同志意见很大呐,说你们不尊重他这个市中区的書記,往大了说,你们这是破坏班子的团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