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0. 收获,失眠,后续(下)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来吧,让我交给你正确的熬夜姿势。”
    巴基将小家伙抱到沙发上,然后去给她热了一杯牛奶,拿了一碟奥利奥,然后坐在她旁边,打开电视机,调到无聊的深夜购物节目上。
    小家伙不需要别人安慰她“不要害怕”、“别往心里去”之类的,那反而会提醒她,让她再次回想起吓人的场景。
    她只需要有一个人陪在她身边,知道自己不是孤单的,就会有安全感了。
    “知道奥利奥有几种正确的组合方式吗?分别是奥利奥利奥,奥利利利奥,和奥奥利奥奥……”
    巴基虽然不会说什么睡前故事,但说几个冷笑话,吐槽一下挑战人智商的电视购物,很快,小斯凯就平静下来,慢慢的开始眼皮打架……
    当当当……
    然而就在小斯凯要睡着了的时候,却响起了一阵声音不大,却很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
    巴基看着怀里激灵一下子醒过来的小家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要是认错门了,你看我电不电你就完了!
    过去打开门,就是一愣。
    门外是一脸憔悴又焦急的弗兰克·卡斯特。
    “我有事情求你,能不能跟我走一趟?”
    “等我换个衣服。”
    见这位恨不得拉着自己就跑的样子,巴基正好也想和他保持联系,点点头,没说什么。
    只是过去安慰了一下小斯凯,小家伙见到来的是弗兰克,又有点怕怕的。
    “我出去一趟,回卧室也好,看电视也好,总之有人敲门也别给开……”
    又叮嘱了一番,穿上衣服,跟着弗兰克离开。
    “是我儿子,他失血过多,停止呼吸过久,导致大脑缺氧,医生说,可能永久性智力受损。”
    坐到弗兰克的肌肉车上,一路狂奔,巴基也知道了他找自己的原因。
    但很可惜……系统道具虽然给力,却只是单纯的恢复生命值,补充生命力,治疗道具只能将他的儿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但因为停止呼吸导致的大脑缺氧这类问题,系统道具也无能为力。
    “我知道你有特殊的能力,这个世界是有超凡能力存在的,所以,你能不能再帮帮我?”
    然而,弗兰克的恳求,却只得到巴基歉意的眼神和轻轻摇头,瞬间心里冰凉,方向盘都一瞬间没扶稳,车子一阵摇晃。
    弗兰克不死心的颤声问道:“是不是需要什么……”
    巴基却直接打断他:“我要是有什么要求,之前就提了,不是么?我也不是吝惜。”
    然后递给他一个【复而康i型】注射器。
    “这就是我用来治疗你和你儿子的东西,是一种治疗药剂,可以用来急救重伤的患者,而我也只有这种治疗办法,你可以为你的儿子再试试,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
    巴基也不心疼一个两个的治疗药剂,而且就算是义体,只要能救人,能帮也就帮了。
    但即便是连接大脑的网络接入仓,它也没有修复大脑损伤的功能。
    而且义体也是不能给其他人安装的。
    道具能给其他人用,是因为那还是巴基在用,和巴基开枪、用义眼扫描、用义肢打人,是同等性质的行为。
    弗兰克看看手里的一看就很精致的划着红十字的小玩意,心里是彻底的凉了,眼眶里却充满了热泪,胸膛里填满了愤懑和怒火。
    但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便希望渺茫,他也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强忍着快要发疯的心情,带着巴基去往神盾局的医院。
    然后看着巴基将注射剂注射到他儿子身上,他儿子却毫无反应,终于,悲伤变成了绝望。
    然后绝望爆发了疯狂。
    双眼血红,一语不发的弗兰克,冲出医院,回到车里,砰地一声拉上车门。
    “你想去哪里?科尔森那边查出什么消息了吗?”
    却在这时,听到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盛怒之下,他完全没察觉到巴基是怎么进到他车里的。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就没想过他要做什么,他只是被狂怒填满了大脑,身体已经被愤怒支配。
    “……fuuuck!!!”
    愤懑成狂的弗兰克,终于绷不住了,狠狠的用双手捶着方向盘,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
    “……喂,科尔森,有没有连夜审问那两个歹徒?”
    等到弗兰克吼光了所有的力气,双臂抱头趴在方向盘上,巴基才掏出手提电话,打给发际线兄弟。
    “什么?刚做完手术,还在休息,等醒来再问话?他们在哪里?让我过去看看,那俩枪杀无辜的杂碎,有什么资格有这种待遇?”
    巴基暗啐一口,玛德救不了好人,反而要给畜生治疗。
    却还是让弗兰克开车,去了另一家神盾局的急救医院。
    过去之后,在科尔森好奇的目光下,给两个杂碎一人一支治疗药剂,然后说道:“给这俩杂碎弄醒,然后审问吧。”
    俩杂碎伤势治愈,却还有镇定药物的影响。
    “可以让弗兰克也加入,有他的威胁,方便你审案,但你看着点他,别让他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我知道了,请你放心。”
    巴基见弗兰克从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又变成狂怒的野兽,死死的盯着俩杂碎,便拉过科尔森交代几句,而科尔森也不负他的发际线,一如既往的沉稳老成,让巴基也放心了点。
    既然事情仍是没点线索,巴基在这里的作用也不大。
    “弗兰克的女儿谁看着呢?”
    “安排了看护人员。”
    “那我先离开了,有消息就通知我。”
    和科尔森说完,巴基又去找弗兰克,却没有多说什么。
    小斯凯需要别人的同情,弗兰克却不需要。
    巴基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需要帮忙,打电话给我。”
    离开之后,本来因为升级了,变得好了些的心情,又有些压抑。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多杂碎,突然就冒出来,然后让人心里不痛快。
    玛德,我心里不痛快,你们心里也别想痛快!
    巴基心说,弗兰克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他还找不到吗?
    警用电台接上,搞起来!
    夜还长,睡你麻痹起来嗨的杂碎们到处都是,巴基又怎么睡得着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