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26.还有法律吗?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砰砰砰!
    冬夜的寂静,被一连串的枪声打破。
    玛丽亚希尔拉了电闸,看着巴基直接冲破玻璃窗闯进突然陷入黑暗的屋子。
    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枪声,叫骂声,惨呼声,还有她并不陌生的,拳头打击身体,甚至骨断筋折的声音。
    她不由得一阵担心。
    但屋内漆黑一片的环境,她也不敢冲进去。
    她越发的奇怪和不理解,为什么那个强尼赤手空拳的,也没有夜视仪,就让她拉闸,就这么冲进去,他怎么敢?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然而仍然传出的枪声,有子弹击穿木制的墙体,窗子不断闪耀的亮光,无一不说明着,巴基没事。
    巴基当然没事了。
    有目标定位,有微光视力的他,硬闯进来,根本如入无人之境。
    而有了皮下护甲,现在基本防弹的他,也放下了最后的心理包袱。
    只要对方没有反器材狙击步枪,没有榴弹枪火箭筒,那么就算子弹打到身上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莽就完了!
    完全放开了的巴基,彻底融入了冬兵的有进无退,凶悍绝伦的战斗风格。
    面对敌人,就凸显一个果敢勇猛!
    如同虎入羊群一般,一路冲杀,在对方的恐惧与尖叫声中,将其一拳一个,全部放倒!
    尖叫?是的,如同小女生看恐怖片一样尖叫。
    还是一个一米八几的肌肉大汉,这黑哥却意外的胆小,别人虽然害怕,但至少见到巴基的身影,那一团黑影冲过来的时候,多少能开两枪。
    但这个家伙,却如同小女生看到弗莱迪克鲁格似的,一声尖叫,抱头蹲防。
    不过,正因如此,他才被暂时饶过。
    pia!pia!pia!
    “别打了,别打了,老大别再打了!”
    却还不如被一拳打晕过去,他被巴基用左手揪着脖领子,一百七八十斤的大个子,被整个人拎在半空中,左右开弓抽大嘴巴。
    伤害性极高,羞辱性更强。
    大肌霸黑哥果断崩溃,求饶都用上哭腔的了。
    巴基停下手上的动作,打开手电,在地上晃了一圈,也让对方看到他那带着面罩和护目镜的脸,然后压低了嗓音,冷冰冰的问道:“谁是你们老大?”
    “啊?”
    大肌霸一愣。
    pia!pia!pia!
    “谁是你们老大?”
    “他!是他!”
    大肌霸真的哭了,本以为是来了仇家,没想到竟然是个精神病?
    你都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你就来给我们全干了?
    还有法律吗?
    大肌霸这一刻真的很想报警,说有疯子强闯民宅,还暴力侵犯他,给他身心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pia!
    巴基扇了他最后一个耳光,给他扇晕过去。
    “还是进去看看!”
    外面,希尔吹着风,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都没注意到枪声停了有一会儿了。
    却在她暗叫一声麻烦,正要掏枪闯进去的时候,见到一个黑影,从二楼打开的窗户直接跳了下来。
    巴基肩上扛着个黑哥,手里提着个小书包,从天而降,却没发出太大的响声。
    “走。”
    “你这是……”
    果然是去做贼,不,这是去当强盗,不,还有绑匪?这家伙眼里还有她这个神盾局特工吗?
    “先走再说。”
    枪声连续响起,附近已经热闹起来了,周围好几家都亮起了灯。
    但这大黑天的,巴基就算扛着个人,潜伏也是无声无息的,直接扛着人,悄悄摸了出去。
    给人和旅行袋都塞进车子后备箱里,扬长而去。
    还在一个公共电话亭停了一下,因为那附近是帮派控制的,没人愿意报警,巴基还自己打了个报警电话。
    布鲁克林大桥左近,河边的围栏。
    “醒醒,这里是~强尼!”
    巴基给被捆着的黑哥老大叫醒,当然不是像逗小斯凯那样,而是抽着大嘴巴,用闪灵表情包注视着对方。
    他本来没想给这黑老大带来,本来就是想打完就走。
    但刚才忽悠希尔的时候,忽悠着,巴基心里却是一动。
    这买洗衣粉的,他肯定有进货渠道,而这是个很小的街头帮派,他多半不是自己找的货源,也得有个上家,更大的帮派。
    与其到此为止,然后再去街头刷那些抢包抢钱的,为什么不做得更大一些呢?
    “你、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妈惹法克?”
    黑老大被抽醒了,又痛又怒又害怕的叫嚷。
    “你是希特勒的小舅子?还是斯大林的二姨夫?”
    “哈?”
    “不是你流弊个屁啊!”
    pia!pia!pia!
    一旁看着巴基不着调的审问,嘴角忍不住有点抽抽的希尔,感觉今晚听见的嘴巴子声,比听见的枪声还多。
    “住手!妈惹法克,你给我住手!我说,我说了还不行吗!”
    “说吧!”
    “我……妈惹法克的,你想问我什么啊?啊!你不要再打啦!”
    巴基也不在乎黑老大嘴里骂骂咧咧的,知道他们就这毛病,别看其他人种骂他们,立刻就是歧视,他们自己却满嘴妈惹法克的,还互相称呼泥哥,表示种族优势。
    但巴基就是想抽他。
    而他这种什么都不问,就是一副“老子就是闲着没事抽着你玩”,一脸精神病的表情,还真就给黑老大弄心理崩溃了。
    “我是跟着十八街的凯文老大混的!”
    于是在巴基问他上家是谁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而且透着一股子悲愤。
    ——就这?你就问我这?这特么街面上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的好吧?
    “一看就没前途,你跟谁混不好,跟个麻花混,说说你们老大的情况。”
    十八街当然不是卖麻花的,而是说这个凯文老大,他出身布鲁克林第十八街区,而那个街区,也是他的帮派的老巢。
    十八街帮也是布鲁克林黑哥帮派里,最大的洗衣粉经销商,整个布鲁克林的非裔聚集地的洗衣粉,都是他们经销的,只不过帮派势力范围外的,都是给这个黑老大这样的小帮派分销。
    “很好,多谢你的配合,不过,还要请你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我保证办到。”
    “简单,请你去死。”
    巴基说完,突然一把就给手脚被捆的黑老大推进河里。
    “喂!”
    希尔一声惊叫,跟着就气急败坏,也想一句妈惹法克喷出来,你这家伙,当着我堂堂神盾局特工的面,直接处决一个人?
    还有法律吗?
    ——————
    感谢书友“盐汽水有毒”打赏500币。
    本书因此获得成就“打赏初体验”和“第一个学徒”。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