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58. 惩罚者(下)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很好,打完收工……嘿!!!”
    巴基没料到对方都聚在一起了,但虽然他是走的后门,但以他的速度,也不比不讲道理的开车,直接从前门插入的弗兰克·卡斯特慢。
    而且都不用他找人,人都在这里开会呢,直接瞪眼放技能,快速破解“电磁短路”、“连带传染”、“音波震冲”三连!
    现在的巴基,有“恶性散播”专长,有“网监3型”网络接入仓,电磁短路都能直接打五个,连带传染更是能打九个。
    而且随着巴基的等级提升,智力属性的增加,快速破解,也就是“魔法”伤害也随之增强,之前连身体好的普通人都能扛过去的连带传染,能轻易将体质好的普通人干翻。
    单就虐菜这一块,巴基真有点瞪谁谁死内味了。
    自然也是惩罚者这个刚刚才当上法外义警,业务非常不熟练的比不了的。
    所以弗兰克自觉已经很猛了,却也只是用微冲突突死三个人,然后就见到其他人全都躺地上了!
    但他见到躺在地上的人,只是昏死过去,顶多恶心一点,翻着白眼吐白沫,但都没死。
    已经有了“你有罪,你就死”的理念的他,自然是毫不留情的补刀。
    然后就听到巴基一声责怪的叫嚷。
    “怎么?”
    弗兰克继续补刀,直到打死最后一个人,这才看向巴基,一脸的“二战英雄心软了,觉得这群垃圾罪不至死?”大概这样的表情。
    他故作不屑,但其实心里也有点复杂,他并不想别人否认他的行为,他知道这肯定不会被常人所接受和理解。
    但是人就希望得到认同,弗兰克也一样。
    而如果巴基都不能认同他,这个世界上谁还能认同他呢?
    他最怕的不是其他人不认同他,他害怕的是他的儿女将来都拿他当罪犯,甚至是杀人狂魔看待。
    “你看着点,血溅我脚上了,我新买的鞋。”
    巴基刚开始是吓了一跳,不管这里的都是什么人,但他们现在都是失去反抗的人。
    他杀过人,却没处决过人,自然一时间不适应。
    可转念又一想,他有什么可矫情的,是这些人罪不至死,还是他没能拿到经验?
    反正留着也都是祸害,换做是自己,不是也得再补刀?和弗兰克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不会杀了这些人,只会都给打进icu。
    正好还省得他动手了呢。
    而且有了这么暴力的惩罚者,不就能反衬巴基的仁慈和宽宏大量了吗?
    “……”
    弗兰克注视着巴基的眼睛,见到的只有坦然,心里又有点矛盾,他又何尝不知道他在作什么,没能得到预想中的回应,他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失落。
    不怪弗兰克矫情,毕竟巴基是他下决心当惩罚者之后,第一个目击他的行为的人,而偏偏巴基还救过他的儿子,知道他还有家庭,还有一双儿女,自然就有点在意巴基的看法,有点患得患失。
    “走吧,还有什么需要去的地方吗?”
    巴基却彻底不矫情了,只想离开这个血腥气混杂着酸腐呕吐物气味的鬼地方。
    弗兰克的车是开不了了,他只能上了巴基的车,然后被巴基带到来生夜店。
    没去吧台,而是直接去了老板办公室。
    惩罚者出现了,怎么也要跟玛丽亚希尔说一声,也让她认认人。
    “希尔,这是弗兰克卡斯特,弗兰克,这是玛丽亚希尔,这间夜店的总经理。”
    “卡斯特先生,久仰大名了。”
    希尔闻到了扑面而来的火药与血腥气息,不由得微微皱眉,心里也微微叹气,比起巴基,这位才是真正的煞星。
    但她也很好的收敛了情绪,客气的跟弗兰克打招呼。
    “很高兴见到你,希尔女士。”
    别看弗兰克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就是个钢铁直男。
    但别忘了,人家之前可是有个美丽动人的妻子,还很夫妻恩爱,人家知道要对女性保持尊重和礼貌。
    而且这又是巴基介绍给他的,他以后也要在界面上混,也需要结识希尔这样有很多人脉和资源的人物。
    但他还是人狠话不多,巴基也只是带他来和希尔混个脸熟,然后就带他离开了。
    两人去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餐馆,要了薯条汉堡胡椒博士汽水,强壮的身体代表着更多的消耗,两人全都开怀大嚼。
    吃饱喝足,巴基才问道:“小弗兰克和小丽莎怎么样了?谁照顾呢?”
    “都还是老样子,我请了保姆照顾他们,我想可能小弗兰克要去特殊学校了……”
    提起儿女,弗兰克表情柔和下来,但总是说着说着,就有难以压抑的怒火。
    “所以我想不用我解释太多,你也能明白的,你也是不想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女孩,和那样的垃圾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才会这么做的吧?”
    没想到还英雄所见略同了?巴基没想到会是这种答案,但想想也合情合理,这个弗兰克,终究和那个他印象中的天煞孤星不同,他还有牵挂,做事的出发点自然不一样。
    但那怎么也压抑不住的愤怒,应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善良的妻子死了,那样的人形垃圾却能逍遥法外的活着吧?
    有着差不多想法的巴基,还真就不难揣度弗兰克的真实想法,不过这种揭伤疤的话,就不说了吧。
    “上次那个小女孩,是你什么人?”
    “是我在街上遇到的,受到寄养家庭的虐待,我找人处理了那家,然后和她投缘,就给她收养了,她现在叫黛西。”
    “那晚上谁看着她呢?”
    “我都给她哄睡了再出来,而且我家门口客厅厨房都有摄像头,有问题我随时能知道。”
    “还是请个保姆放心点。”
    “请了,早上会过来……”
    两个刚杀完人的大老爷们,却聊起了养儿育女的经验。
    弗兰克其实压抑的太久,儿女的问题,失去妻子,种种的自责和痛苦,无时无刻不再折磨着他。
    他虽然不觉得,但其实真的需要巴基这么一个人,不需要他倾诉,只需要知道他的事情,还不会用有色眼光看他,能这么闲聊一会儿。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将几乎在崩溃边缘的他,一把捞了回来。
    “喂,刚才那局,是我赢了吧?”
    吃饱喝足聊够了天,两人就此分别,却在弗兰克要离开时,巴基说了这么一句。
    弗兰克转回身,两边嘴角向下一撇,摇着手指说道:“那不算数,我们还没定具体规则,下次再较量。”
    “那就说好了,下次一分高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