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112.一地鸡毛,日思夜想(上架求订阅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皮尔斯,对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我宁死不屈!”
    城堡外,佐拉博士的整套计算机组都被直接搬了出来,接上了临时电源,启动后,见到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的亚历山大皮尔斯,瞬间用他那独特的电子音破口大骂。
    皮尔斯却根本不痛不痒,只是略显奇怪的,对一身硝烟味,身上也挂彩了的尼克弗瑞问道,“那四名超级战士真的没问题?”
    “ye’sir,一直都言听计从。”
    “哼~,佐拉,现在我真的要发自内心的,由衷的对你说一声谢谢了。”
    “呸!卑劣的小人,我和你不死不休!”
    “哈!”
    对于佐拉的败犬狂吠,皮尔斯心里只有畅快,这样的敌人,真的啐他一脸,他都唾面自干,“你拿什么跟我不死不休?你还有什么?”
    “混蛋!我诅咒你,%¥#@!……”
    等佐拉骂了好一阵子,各种皮尔斯听不懂的瑞士、德国俚语……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皮尔斯显然小觑了一个数字灵魂的词汇量。
    “可以停一停吗?那谁,关了他的喇叭。”
    皮尔斯手下最厉害的科学家,小跑着过去,别的不行,开机关机、关喇叭他还是可以的。
    很快,显示屏上的佐拉就光动嘴不出音了。
    “他还能听到我说话吧?”得到手下点头的回复,皮尔斯对着佐拉微微一笑,“佐拉博士,你又何必如此气愤呢?这说明你只是个科学家,而不适合勾心斗角,那么你何不在我的支持下,继续做你的科学家呢?
    我保证,像红骷髅那样,将你视为首席科学家,科研方面,无条件的全力支持你,这和你离开红骷髅之后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不用再关心其他任何科研之外的事情了,这岂不是要比你操心各种物资强多了?”
    “皮尔斯,你这个贼!小偷!强盗!畜生!垃圾!我要和你不死不休!”
    “!?”
    突然恢复的佐拉的叫骂声,让皮尔斯吓了一跳,狠狠瞪了一眼他的首席科学家,这么点事都做不好,我留你何用?
    科学家也吓了一跳,但关个喇叭而已……没问题啊?
    “别碰我,你这白痴!都给我听着,给我干掉皮尔斯这个混蛋!”
    ……没有动静。
    “得了吧,佐拉,你以为这还是你的地盘呢?”
    皮尔斯确实吓了一跳,但发现周围什么都没发生,又放下心来,或许就只是一点小故障小问题。
    咔哒。
    却突然,皮尔斯感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他脑袋上,还有一声拨开击锤的声音。
    “这确实还是他的地盘,妈惹法克,sir。”
    皮尔斯一脸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手枪的主人,“弗瑞?”
    “佐拉,这都是你的计划?牺牲那么多人,就为了这个?你自己也暴露在我的枪口之下了,你又哪里能赢了?”
    皮尔斯说完,他身后的特战队就对佐拉的计算机举起了枪。
    “呸!你当我愿意吗?是我主动打你的主意的?不是你,我会面对这些吗?这至少比被你控制住强!”
    “那么,现在又要如何?”
    皮尔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结果,但见到城堡里没有更多的人出来,超级战士也毫无反应,他又稍微松了口气。
    虽然弄了个两败俱伤,在城堡里突击到佐拉的位置,他的人着实损失了不少,但至少他还没全输,至少四个超级战士还是他的……真的如此吗?
    “滚,皮尔斯,你给我滚出我的视线,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今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我要我的人全部安全撤走,你还要给我四份超级战士血清,和全部的催眠洗脑程序。”
    “呸!你想的挺美……三份血清,下次见到,我们就是敌人!”
    “……成交。”
    一番讨价还价,双方终于谈妥了条件,佐拉保证不会为难皮尔斯,还给他三份血清,然后就此两清。
    双方都损失惨重,还成了死敌,一地鸡毛,没有赢家,坐上直升机离开的皮尔斯也有些后悔,是不是太急切了?或许再忍一忍佐拉博士,赢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皮尔斯自己先离开,然后是佐拉回到城堡,然后是放皮尔斯的手下带着血清离开,如此保证双方的安全。
    然而却在皮尔斯的直升机刚飞走的时候,四名超级战士就突然举起了手中的枪!
    滋啦!
    皮尔斯的手下却先是有的身上电弧闪烁,或是泛出绿雾,瞬间倒下十几个,最后面还跟着有个人突然疯了,举起枪就对着他的同伴们乱射一气!
    再配合四个突击的超级战士,在皮尔斯的手下猝不及防之间,就将对方直接全歼!
    “佐拉博士?巴恩斯中士?”
    尼克弗瑞和科尔森他们,也有点意外,这一出巴基也没跟他们说过,实际上巴基跟他们说的很有限,只说一切都安排好了,让他们配合着演戏,时机到了,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
    好在他们平日里也是这样依计行事的,早就习惯了,于是带着皮尔斯手下的人马和四个超级战士,去突击佐拉博士的巢穴,惊险却并不致命的,让双方人手都尽量的消耗,造成不小的伤亡后,控制住了佐拉博士,然后才有的之前那一幕幕。
    “稍等,先准备迎接皮尔斯回来吧。”
    就在佐拉这么说的同一时间,皮尔斯突然感觉身体一歪,“喂!你为什么要掉头!”
    “因为我要‘回家’啊,皮尔斯。”
    听到驾驶员用俄语说的回家,那熟悉的很有磁性的声音,却是陌生的戏谑的语调,皮尔斯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瞬间紧绷,“你是谁!?”
    “听说你一直对我念念不忘啊,却听不出我是谁?这里是~巴基!”
    驾驶员摘了头盔和蛤蟆镜,回头给了皮尔斯一个闪灵表情包。
    “是你!”皮尔斯见到那张做梦都能梦见的脸,心里瞬间一凉。
    对方那压抑住歇斯底里的疯狂的冰冷眼神,让他感觉就好像突然被扔进了冰天雪地之中。
    “皮尔斯,其实我也很想念你,我也一直都对你无法忘怀,我想你想得彻夜难眠,我做梦都会梦到你……现在这个表情呢!”
    巴基见到皮尔斯的表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意。
    就是这个,这个难以抑制的惊恐绝望神情,不枉他废了那么大的工夫啊。
    舒服了,彻底舒服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