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139.人生就像巧克力(上)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滋味,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夜,布鲁克林,一家肉联加工厂,给9块9自助餐提供肉肠肉饼的那种,就是说闭着眼吃个味道就好,千万别问是什么肉。
    就好象现在,一台绞肉机器的送肉口,就支楞着两条腿。
    不是猪腿,不是牛腿羊腿,也不是猫腿狗腿。
    而是穿着运动裤运动鞋的两条腿。
    而周围,也是各种骨肉分离,这里一个肘子,那边一挂下水,肉钩子上一个脑袋,跟拍血浆恐怖片现场似的。
    然而这并不是片场,这些也都不是道具布景,都是真材实料。
    这里仅有的两个大活人,一个五十多岁的东斯拉夫血统的老白男,双手被捆缚起来,又被挂在肉钩子上。
    他身处这样的环境,却没有半点恐惧,只有强烈的愤怒,充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的瞪着另一个人。
    那个问出“人生就像巧克力”的,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皮鞋,带着黑色皮手套,有点胡渣的大帅比,巴基。
    他浑身都是已经变得黏稠的血迹,脸上也有斑斑点点,却也不在乎,拎了把椅子,倒着放在身前坐下去。
    “因为你是真的狗,你吃了会死。”
    “唔唔唔!”
    老白男嘴里被塞了他自己的臭袜子,像一头待宰的乌克兰大白猪似的,不断摇晃挣扎。
    “其实我对审讯一直都不是很擅长,你也看到了,我对宰畜生更在行;
    虽然我知道许多让人保持清醒状态,还能感受到最大限度的痛楚的方法,相信我,最优秀的外科医生,对人体的了解,也不一定比我强;
    但我发现,根本没人需要我这么做,要么用不着,他就全招了,要么用了之后,他却还是不招,我想,你应该是后一种人?战斗民族嘛;
    所以,阿夫杰伊·瓦列里耶维奇·捷列金,你认不认识什么不用我审讯,也能招了的?比如你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还有情妇给你养的一对双胞胎?”
    “唔唔唔!”
    “我知道,祸不及妻儿嘛,但还有句话,叫做礼尚往来,你的人先坏的规矩,我自然要奉陪到底了啊。”
    “唔唔唔!”
    “那么,我就暂且告辞了,稍等一会儿,你就能和你的家人团聚了。”
    “唔唔唔!”
    老白男用上了浑身的力气,一双手腕都被粗大的麻绳磨破,犹自挣扎不休。
    见老白男恨不得一口一口地活吃了自己,那种眼神,让巴基颇为欣赏。
    巴基让他用心体会一下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的煎熬,跟着却忽然展颜一笑,好像刚才只是在开玩笑。
    “哈!开个玩笑,你瞧你,当真了不是?你真应该看看你的表情,太精彩了;
    虽然我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做,但我怎么会给自己降到畜生的等级呢,我又没有当畜生的经验;
    你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找的那位兄弟会的队长,跟他合伙做生意,自然是你自己负全责;
    所以,直视我,崽种!”
    老白男瞬间瞪大了双眼!
    因为他看到眼前这个杀人狂魔,双眼突然变成了一对毒蛇一般的竖瞳,还隐隐有岩浆在其内流动!?
    但下一瞬间,他脑子就嗡的一身,突然如同身处硫磺地狱一般,眼前有无数燃烧着的恶灵,嘶吼着向他冲了过来!
    而那狰狞恐怖的恶灵,突然就变成了一张张清晰可见的脸!
    那是他这一生中,亲手残害的一个个无辜者!
    他仿佛又置身于那一场场犯罪中,他仿佛亲身体会到了那些被害者的悲愤和痛楚!
    他在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
    “唔唔唔!……”
    巴基眼中,老白男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憋出猪叫声了。
    他就真的好像被捅了一刀的肥猪,不停的尖叫,不停的抽搐挣扎,很快就到达了临界点,突然身体紧紧绷成弓形!
    终于身体一软,一片湿润,一股刺鼻的尿骚味散布出来。
    “哼~,效果还真好。”
    巴基挑着眉毛撇撇嘴,心说这老白猪就算普通人里意志力坚定的了,在这种场景下,还能保持愤怒,直到巴基威胁要给他绝户了,他才急了。
    都说神鬼怕恶人,老白猪就是这样,这人只有心够铁,够冷血,才能肆无忌惮的犯罪,心智也就相对的十分坚韧。
    但“审判之眼”的效果,他也连5秒钟都没撑过去,就直接尿了。
    “咯咯咯……”
    巴基拿过一根胶皮管子,打开上面的水龙头,给这老白猪冲醒,也给他嘴里的臭袜子拿掉,但他之前恨不得给巴基骂化了的劲头早就没了,只是一脸崩溃的发出无意义的叫声。
    “效果也太好了吧?怕不是装的,嘿,崽种,直视我!”
    等审判之眼的冷却时间转完,巴基直接再给老白猪来一发。
    “啊!不要!!你们不要过来啊!!!……”
    老白猪自然比上一次坚持的时间还短,眨眼间就翻了白眼,但他虽然昏死过去了,身体还是不停的抽搐,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这就对了。”
    巴基心说你个老白猪惹谁不好,非要惹老子的女人,不跟你发飙跟谁发飙。
    他根本就没想着什么审讯,就是想变着花样使劲折腾他,好出一口恶气。
    这家伙的老底早就被查清楚了,是布鲁克林最大的毛熊裔帮派之一的首领,本来也是做走私生意的,不过是往冻肉里塞东西,这是想拓展一下生意,正好来了那么一条过江龙,他这个地头蛇,又有一个人给牵头,就这么搭上了。
    玛丽亚希尔带着人抄了那个走私码头的时候,这货的损失也不小,已经开始召集人马,要给希尔一个教训了。
    不然巴基也不会在这个加工厂堵上他和他的这么多小弟。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
    第二发审判之眼的时间过去,巴基看了看老白猪,这货翻着白眼,流着口水,不停抽搐着,显然是彻底崩溃了。
    于是拧开脚边汽油桶的盖子,荒腔走板的哼着小曲,一路走一路泼汽油。
    “下辈子,做个人吧。”
    巴基走到门口,摘下左手的手套,露出金属的手掌,食指在地上的汽油上轻轻一划,火焰瞬间燃起,很快就蔓延到整个房间。
    “呼……”
    走出加工厂,身后已经是火光冲天,长吸一口新鲜空气,胸中的邪火,总算消散不少。
    但事情,可还没结束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