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156.审问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惠斯勒,抑制剂。”
    刀锋战士还是维持着很酷的逼格,但回到据点的第一句话,便是跟惠斯勒要抑制剂。
    他其实路上已经停下来,注射过一次了。
    但就好像人类在青春期特别的躁动,还很年轻的刀锋战士,嗜血的欲望也特别的强烈。
    尤其是他才刚刚见到了大量的鲜血,进行了剧烈的运动,还情绪激动过,嗜血的欲望就更加的难以克制。
    他其实可以靠动物的鲜血抵消一部分嗜血欲望,但内心自有一份坚持,绝不愿与吸血鬼有任何相似之处的他,吃牛排都吃全熟的。
    动物的血液对于吸血鬼来说,相当于劣质的食品,而普通的食物,则是嚼蜡、木头渣子、猪饲料。
    虽然刀锋有人类的味觉,但他坚持不摄入鲜血,也导致他发育缓慢。
    不然他的身体素质还会更强大一些。
    但他就像一个不断伤害自己身体的苦行者一般,宁肯用强烈的痛楚压制嗜血欲望,也不会向欲望低头。
    这点巴基倒是挺佩服他的,这样的意志力,难能可贵。
    刀锋战士躲起来注射抑制剂去了,巴基则左手一只吸血鬼,右手也一只,给两个吸血鬼扔到地上。
    惠斯勒盯着地上的两个,双眼都快冒火了。
    他碍于腿上有伤,本以为这辈子都只能盼着他训练出来的刀锋战士,多杀一些吸血鬼,帮他报仇雪恨。
    但现在就有无力反抗的吸血鬼,扔到他面前,他忍不住去摸桌上的短管双管猎枪。
    “不忙。”巴基见状赶紧站到他身前,费劲巴拉的给弄回来,不是让这老炮直接看烟花的,“科尔森,帮把手。”
    留下来当联络员的发际线兄弟,也一直冷着脸,惠斯勒被吸血鬼杀害了妻儿,他可也牺牲了一位同伴呢。
    但他就比较克制,跟巴基一起,给两个吸血鬼用铁链一圈圈捆起来。
    “……咳咳咳!!!”
    齐克斯是被一股股辛辣至极的痛楚给疼醒的。
    他恢复意识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他满嘴都是又臭又辣,恶心至极的大蒜的味道!
    不仅仅是满嘴,鼻子里也是,他咳嗽的时候,甚至还呛到肺里,这让他瞬间涨红了惨白的皮肤,不住的挣扎,却发现自己被捆的结结实实,根本动不了。
    而他并不是唯一遭遇这些的,他旁边还有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
    那是他噬咬的人类,转化成的杂种吸血鬼,他平日里其实也拿这些家伙当狗用。
    虽然他也没什么权势,甚至被边缘化,不能在族群聚集地里享乐,而是要出来“吃苦受累”,在“食物”的社会里扎根。
    但他好歹是个纯血,他自有一份矜持。
    现在,他身边的杂种,却是唯一能给他一些安慰的存在。
    他心里充满了惊恐,脑海里不断闪过失去意识之前的一幕幕。
    那个让他无力反抗的暴徒,让一直高高在上,鄙视那些自甘堕落的“食物”的他,直接从云端脸朝下的摔进烂泥塘,还死死的按住他的脸,轻易撕碎他的矜持和自尊的混蛋。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存在,为什么这样的遭遇会落在他的头上?
    “哎呀,你看你,怎么能给灌这么多呢。”
    却在他陷入悲愤的质疑时,一个他没听过的声音,戏谑的语调,在他耳边响起。
    他抬起头,是一个没见过的生面孔,这让他的内心,瞬间充满了憋屈和愤怒,这是食物的味道!
    一个食物,竟然敢这样鄙视他,侮辱他!
    “抱歉,手下人没个准谱,很难受吧,来,喝点水,漱漱口。”
    他见到那个留着胡茬的很英俊的食物,蹲到他身旁,递给他一杯水。
    他本想一口唾沫啐在这个低贱的食物的脸上,但他的嘴唇、嘴里、舌头,仍在火辣辣的痛,张嘴都费劲,望着递到嘴边的水杯,他只是没有偏过头,也没有紧紧闭嘴。
    然而清凉的水入口,还没等他漱一漱,就突然变成了烈酒,不,变成了火焰!
    他本已痛到麻木的口腔,竟然又诞生了更强烈的痛楚!
    “噗!”
    他一口淡红色的血水喷出来,嘴唇周围便开始冒烟!
    “哎呀,这杯硝酸银溶液不合您的胃口吗?”
    你是魔鬼吗!?——齐克斯又惊又怒的看着笑眯眯的“食物”,恨不得扑过去一口咬死他!
    “问出什么了吗?”
    却在这时,齐克斯听到了另一个声音,那个他听过的,让他汗毛耸立的声音!
    刀锋战士恢复过来,见到巴基在折腾那个吸血鬼,他却没那个耐心,见到巴基耸耸肩,上去就是一脚糊脸!
    而刀锋战士暴虐的举动,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大棍子,让齐克斯直接崩溃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血的凄厉哀嚎。
    “说说吧,你在吸血鬼中是什么地位,你都有哪些同党,他们都在什么地方……”
    ……凄厉的惨叫声,一直到天蒙蒙亮才停下来,却不是齐克斯和他的同伴没力气嚎了,而是刀锋战士终于问完了他想知道的,一刀一个,让两个吸血鬼变了烟花,彻底解脱了。
    “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巴基、发际线兄弟、刀锋和惠斯勒就站在满地的灰烬上,神色都很凝重。
    因为他们从齐克斯和另一个吸血鬼口中得知,吸血鬼已经在底特律发展了不知道多少年,甚至在一战之前就在这里落地生根了。
    到如今,吸血鬼已经渗透了底特律的各个行业,正斧的行政部门、警务部门,各大公司企业,还有大量的帮派、灰色黑色的产业。
    差不多都是一个纯血吸血鬼,带领几个转化的混血吸血鬼,控制几个哈血族,向蜘蛛网一般,将整个底特律纳入他们的掌控。
    只不过他也没有更详尽的信息,据他所说,那都掌握在长老和族长的手中,他只是安分守己的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定时上交收益,和新鲜的血液,其实也是个打工人。
    他甚至这几年都没被族长召见过,他都不知道族长这几年在什么地方定居。
    所以才会让刀锋“我留你何用”的一刀捅了他。
    但他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至少他给了巴基和刀锋下一个目标,他最近才联系过的另一个纯血吸血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