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鹤母之女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这位菇凉,你也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起来尿尿的吗?喂,一言不发就出手,我哪里惹到你了?”
    巴基没想到,自己还没浅入矢志田的大宅,就先被人发现了。
    不过不是被矢志田宅邸内的人发现的,而是巴基刚想起身行动,就感觉被一道视线锁定,猛然回身,便发现一道身影飞速的在建筑天台上飞跃,迅速无比的接近他。
    这不断以百米世界冠军的速度冲刺,又一跃十几米的身体强度,显然不是寻常人,不是普通的人类能做到的。
    这道穿着黑色的夜行衣,黑布蒙面包头,腰间佩戴一柄长剑,能看出前凸后翘的曲线的娇小身影,很快就冲到巴基所在的天台上,手按剑柄的继续冲刺,巴基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已经一道雪亮的匹练,划破黑暗,刺向巴基的面门!
    这让巴基有点摸不着头脑,但那剑尖在视野中不断放大,他却一瞬间的恍然。
    因为他感受到了气,剑气,灌注在长剑上的,手合会五指用的昆仑气。
    但他又一瞬间的疑问,手合会五指都被他灭了,这个能使用气的女人,显然就是气的发源地来的人,那她干嘛一言不发,上来就直接开干?
    这可不是试探,而是真正的杀招,巴基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意!
    这是想要直接要他的命的!
    但疑问归疑问,大宝剑可要怼在脸上了。
    于是巴基伸出左手,食中二指一夹,便稳稳地夹住了剑身。
    这娇小的女人很强,比村上都要略强一筹,但现在的巴基,平时的身体属性,也就比当初打村上的时候开了“超级狂暴”弱一些,而村上可是向黑空祈祷了,黑空能量灌体之后,才逼得巴基开狂暴。
    于是在这个娇小的女人的眼中,巴基出手如电,一下就死死夹住她的宝剑,任她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
    她双目中忍不住流露出的震惊一闪而逝,跟着便是恼火,因为巴基的目光,根本没把她当一回事!
    “喝!”
    娇小女人一声沉闷的怒喝,大宝剑上瞬间泛起微微光芒。
    巴基便感觉这剑身如同毒蛇一般,极速颤抖,一瞬间脱离他手指的束缚,再次直取他面门!
    他也有点恼火,一瞬间开启双状态,肉体强度狂飙到44点,超过7倍人类体能极限的力量,猛然爆发!
    崩!
    一声清脆的金属崩碎的声音,大宝剑竟是被巴基用两根手指生生剪断!
    娇小女人只觉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传来,虎口和手腕同时一痛,长剑瞬间撤手,跟着眼一花,对面的男人,已经用右手捏着被剪断的半截剑身,抵到了她的咽喉之上,她已经能够感受到剑尖的冰冷。
    “菇凉,你这样得寸进尺,是很容易变成经验值的。”
    巴基关了双状态,不动声色的长舒一口气。
    见对面的女人虽然双目瞪着自己,神色恼怒愤恨不已,但终究放下了双手……
    “喂,你这是不变成经验值不罢休吗?”
    然而巴基却敏锐的观察到,她全身肌肉一瞬间的颤动,双手要往背后伸,双腿要往前蹬让身体倒退,便右手捏住的半截剑身,向前推出1毫米,神色语气也都冷淡下来。
    从感受到这女人会用气,巴基就一直在克制,不然根本就是电磁短路加麒麟臂一拳带走的节奏,但这女人这般没完没了,也一直在消磨巴基的耐性。
    “很好,说说吧,你是何人,为什么这般作为?”
    或许是感受到了巴基的不满,娇小女人终于老实了,虽然双目还是恨不得吃了巴基的目光,但巴基伸手一把将她遮住多半张脸的面罩拽下去,她也没反抗。
    于是巴基便见到了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一副典型的东国女子的精致容颜,此时带着七分的怒意,三分的羞愤,气得玉面通红,却别有一番韵味。
    这女人看起来也就十九、二十一二的年纪,但这是个有“气”的,有高夫人珠玉在前,好吧,老帮菜在前,巴基也不敢说她就是这个年龄。
    但她的神色,却又真带着些不通世事的纯粹,少了许多世俗。
    “吾乃秋燕,乃是崇高的鹤母之女。”
    这娇小女子名叫秋燕,她明明听得懂巴基说的英语,却用巴基感觉有点怀念的,略带巴蜀口音的普通话作答。
    而巴基一听到鹤母之女,心里又是暗自凛然,他之前可就因为高夫人的残魂,拆过一个鹤母印记啊。
    “哦,久仰久仰……好吧,我根本就没听说过,不过我想你应该是和手合会有关吧,你是高夫人的人?”
    “那是鹤母会的叛徒,不配与我相提并论的贱人之名!”
    这女人可真爱炸毛,巴基一句高夫人的人,就又跟踩着她尾巴似的。
    “哦,那你上来就直接干我一下子是几个意思?这是你们鹤母会感谢别人帮你们清除了叛徒,某种特有的姿势吗?”
    “果然是你!我本就有模糊的感应,你身上有鹤母印记破碎后的痕迹,你破坏过一个鹤母印记,高果然是你杀的!你杀了鹤母会的人!”
    “叛徒,重点是那个人是你们鹤母会的叛徒。”
    巴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也暗叫一声邪性。
    这什么鹤母会,真的是高深莫测,明明那个印记都被系统拆了,但即便如此,那个印记被破坏时,仍能留下某种痕迹,被鹤母会的人感应到?
    这让他赶紧让系统好好检视一下自己的状态,回复却是毫无异常,对方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难道并不是对他的身体?又或者不足以对他的身体造成让系统显示状态的影响?
    “叛徒与否,那都是鹤母会的人,是崇高的鹤母之女,除了我们,没人能定她的罪,没人能取她的性命。”
    巴基见这个叫秋燕的女人,死死的瞪着自己,忽然展颜一笑,“早说嘛,你早说,我不就明白了,你要杀我,其实是替高夫人报仇?”
    秋燕却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感受到了巴基目光中的冰冷,也感受到了喉咙上的剑尖的冰冷。
    “你!没人能杀鹤母会的人,鹤母会将与你不死不休!”
    “这样啊,确实有点麻烦,要么你告诉我这个鹤母会在哪里,我亲自去将我的脑袋双手奉上?”
    呲!
    滋啦!
    便在这时,巴基突然没来由的头一偏,却恰好躲过一抹乌光,而他不远处的阴影中,也突然爆发出一股电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