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又见邪祭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呼……呼……”
    一男一女,全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
    昆仑二人组,各自用血迹未干的大宝剑或朴刀拄在地上,支撑着身体,稍作喘息。
    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而且结束的有些突兀。
    这二人是真的没想到,这里的手合会余孽会如此之强大,根本就超出了他们最糟糕的预计。
    竟是能让他二人联手,都陷入苦战,而且这还不是敌人中最强大的,只是外围的守卫。
    这让二人不由得一阵气苦,更是感觉不妙,此行显然不会像他们想象的那般顺利。
    好吧,自从巴基出现,他俩就很不顺利了,但那是意外情况,他们的设想中,是冲进来,找到叛逆的余孽,一顿华丽的砍杀,然后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
    想起“杰克·威尔斯”那个可恶的家伙,昆仑二人组不由得对视一眼,刚才苦战中的转机,来的如此突兀,如此莫名其妙,十几个忍者,毫无征兆的身上或是爆发电弧,或是散出绿雾,突然就扑倒在地,一时间无法从痛苦中恢复过来。
    这才让他们抓住战机,爆发“气”,将这里的忍者一网打尽。
    这情况,让二人不由得不联想到,这是那个神秘而强大的杰克威尔斯,在暗中出手相助。
    毕竟徐尚就是挨过一发电击的,他看到别人身上爆出电弧,他自己都不由得回想起那难忍的酸麻和痛楚。
    但对方并没有现身,显然是并不想和他们一起行动。
    说不定还有劝退的意思——敌人太强大,不是你们能把握的,留点脸面,不当面说出来,你们好自为之吧。
    但两人稍作喘息,恢复了气力,然后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神色中的不甘。
    秋燕初出茅庐,徐尚又何尝不是年轻气盛,输给巴基也就罢了,但被几个喽啰打的知难而退,他们没那个脸皮!
    徐尚沉吟片刻,沉声说道:“不能就这么算了,敌人出乎预料的强大,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尤其是这种邪恶的力量,我们一定要查清原因,再告知昆仑。”
    秋燕也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等武者,理当不畏艰险邪恶,勇猛精进,奋勇向前。”
    两人一顿说漂亮话,给自己鼓劲,咬着牙继续往楼上走。
    而这时,巴基早就已经到了顶层了。
    他本是不想搭理这俩大侠的,反正又不是组队刷怪,但又想着,帮这俩一把,这俩肯定不会知难而退,肯定要往上走,正好帮他吸引一波更上面一层的敌人。
    于是就给那群忍者甩了两个群攻技能,给二位大侠创造一个致胜的机会。
    然后做好事不留名,我的名字是杰克威尔斯,然后也没上楼,而是跃出窗外,直接上了顶层。
    因为在两位大侠抓住机会,给一群忍者一顿砍的时候,巴基就注意到,那群忍者身上散佚的黑气,尤其是死了之后,爆发的黑气,是有流向的,他要尽快上到顶层,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沃尼玛,这黑空,和上次吸血鬼召唤的那位,是特么一个学校毕业的吧?”
    巴基上到顶层,在窗户上放置了一个小小的摄像头,观察里面的场景,便见到无比诡异的一幕。
    虽然不是复刻的吸血鬼邪祭仪式,但那个感觉……都是阴森恐怖,黑气四溢宛若鬼蜮,地上铺满了死尸,而整座房间,不只是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上,也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鬼画符,不过不像是西方的符文,而是东方的符箓。
    而且鬼画符之间,还贴着一条一条的黄纸,上面用鲜红如血的朱砂,绘制着另一种鬼画符。
    虽然风格不同,但那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瘆人感觉,让巴基不禁联想起之前的经历。
    而鬼画符和死尸之外,其他的更是诡异,地上的死尸周围,围了一圈忍者,双手合十,盘膝而坐,不停的嗡嗡嗡的念叨着什么。
    而死尸正中,并不是只留了一个人的位置,而是留出一片空地。
    里面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五个。
    有巴基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信玄,这时的他,没了之前的光鲜亮丽,头发有些凌乱,双手倒缚的跪在那里,一脸怨怼狠毒的,盯着眼前站着的一副盔甲。
    这是一套脚盆国古代将军的盔甲,却是全金属打造的全封闭式外壳,连眼睛都看不到,牛角鬼面上,一对泛着蓝色荧光的镜片。
    这套盔甲大概两米五高,像是一个极为魁梧的巨汉穿着的,通体亮银色,背后背着一把金属刀柄的长刀,盔甲的每一个金属接合的缝隙,都往外散佚着黑气。
    盔甲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言不语,又不能确定里面有没有人。
    而盔甲的旁边,站着一个黑衣上绣着暗红色的边和云纹,像是忍者首领的家伙。
    信玄的旁边,跪着一个梳着发髻,身穿月白和服的年轻秀美的女子,不像信玄要吃人似的,这个女子只有疑惑不解和悲切。
    而女子身前,则站着另一个巴基见过的人,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带刀日本娃娃雪绪,这时却没带着刀,而是一身巫女服,垂手而立。
    这就已经足够巴基看一阵的了,却仍不是全部。
    就在角落里,还站着六个人,一个身穿科研人员的白大褂的大波浪卷长发眼镜美女,一个面容精致却僵硬死板的三无美女,两人身后站着四个高大威猛的肌肉男。
    这一出大戏,真是角色齐全,什么样的都有。
    “贱人,别用你下贱的脏手碰我的女儿!”
    似是准备工作完成了,那副亮银色的盔甲,终于有了动作,对着巫女雪绪一挥手,雪绪一鞠躬,便要过去将地上的女子拉起来。
    而信玄也似乎憋不住了,终于爆发,想要站起来,狠狠的撞过去。
    咚!
    “唔!”
    却被忍者首领一个闪身,突然出现在信玄的身前,狠狠一拳击中他的腹部,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让他瞬间就软倒在地。
    而银色的盔甲里,也随之传来被扩音器放大的,极为苍老虚弱的声音,“信玄,认清现实吧,不要做无谓的抵抗,那只会让你吃更多的苦头,你从小就不愿意吃苦的。”
    “呸!你这个鬼畜,你不配身为父亲,不配身为祖父!竟然要残害子嗣血脉,就因为你信了那些神怪传说,信了原田这个王八蛋给你的邪术,老东西,你已经疯了!我只恨没能将你铲除!矢志田家族就毁在你手!”
    “原田,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这条蛊惑主人的狗……唔!”
    信玄说着气急,又鼓足劲,想要冲过去一口咬向忍者首领,却又只是换来一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