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仇恨拉满的老冤家

漫威之赛博冬兵 作者:唯有向前

      “信玄,你想要除掉我,只是因为你觊觎属于我,也只属于我的权力,你从未有过什么责任感,也从未有过什么亲情,我早已对你失望;
    我本将希望,都寄托在下一代的真理子的身上,但正如你所说,要感谢原田,为我献上的卷轴,让我获得了神明的赏识,获得了新生;
    我才明悟,天命在我,我矢志田市朗,是家族的过去,亦是现在与未来,我才是家族的唯一;
    信玄,如果你还有半点对家族的归属感,就老老实实的帮我完成仪式吧,也不枉我让你来这世上一遭,成全我,就是成全你自己,你将融于伟大,而变得伟大。”
    “呸!疯子!禽兽!畜生!”
    银色的武士盔甲,这时已经摘掉了鬼面面具,显露出里面极为干瘦、极为苍老的一张老脸,然而他双眼却精气神十足,满是狂热的神色。
    而盔甲里面,黑气弥漫,看不出具体的内部结构,只是让这个极为苍老的老头,看起来如同诈尸的干尸。
    “多说无益,信玄,这是你的荣幸,你会明白的……不明白也不要紧,开始吧。”
    老萝卜干说着就要带回面具,却突然!
    滋啦!
    他的脸上,突然爆发出一股电弧,和一股绿雾,连他周围的黑气都驱散掉了一些,却只是让他身形微微一颤,就马上恢复过来!
    而他迅速的带上面具,右手也飞速的握住背后的刀柄!
    跟着刀光一闪!
    他并不是去找暗中的敌人,而是一刀砍向信玄的脖颈!
    然而银色的武士刀锋尚未砍出,电光石火之间,却突然变招,身形突然一个模糊,再出现已是最外圈的忍者之外,挥刀竖劈!
    轰!
    强烈的爆炸,剧烈的火光,在他身前爆发,却竟是被他一刀斩开,破成两半!
    滚滚冲击波,也被他背后突然爆发出的黑气阻挡,身后盘膝而坐的忍者,竟是分毫不动!
    “动手,杀了信玄和真理子!”
    银色武士一声暴喝,却在这时,墙外却传来喷射引擎的轰鸣声!
    轰!
    巨大的钢铁战衣,以极限功率破墙而入!
    银色武士却已经摆出了挥刀的起手式!
    滋啦!
    却在这时,银色盔甲外面,突然爆发一股电弧,但这次,盔甲竟是丝毫未受影响!
    然而银色武士的挥刀,却突然转向,砍向其中一个忍者!
    “忒没牙路!”
    银色武士一声怒喝,周身黑气爆发,竟是生生止住了动作,但他的黑气,却灌注到一个忍者的身上,然后一刀捅穿其腹部,将其狠狠甩飞!
    但就是这么几个动作,就让他彻底失去攻击钢铁战衣的机会,爆发速度挥刀,却也只是一刀擦着钢铁战衣脚底喷射出的光焰挥空!
    而这时忍者首领原田,也抽出背后的短刀,一声暴喝,竟也全身爆发黑气,一刀砍向钢铁战衣!
    叮!
    这一刀,竟是让刀身,完全没入钢铁战衣厚实的装甲之中!
    但钢铁战衣的装甲实在是太厚了,死死的夹住短刀,带着原田飞了起来!
    而钢铁战衣也双手一捞,捞住地上的信玄和真理子,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人瞬间吐血昏死过去,然后冲天而起!
    轰!
    然而便在这时,那在角落站着的六个人,其中那个面容精致,却僵硬死板的女人,竟是从背后摘下一颗手雷,以超强的巨力,甩向钢铁战衣!
    然而钢铁战衣中的巴基,也早就注意着那六人,已经有所准备,飞速的计算好角度,一个转向,让原田肉身抗雷!
    强烈的爆炸,直接将原田后背炸的血肉模糊,也将其炸飞,但也将钢铁战衣炸的歪七扭八的!
    而且还被银色武士追上,一刀精准的刺向钢铁战衣脚底的引擎!
    一个喷射引擎瞬间报废,但巴基还是稳住了另一个喷射引擎,成功飞了出去!
    “休走!”
    银色武士一声恼努之极的怒吼,猛然一刀挥出,竟是斩出一道黑色的匹练!
    “看你的命如何了!”
    巴基在黑色刀芒即将斩中钢铁战衣时,抓住真理子的手猛然一甩,将她朝着远处的树冠狠狠甩飞!
    呲!
    黑色的刀芒却斩中了钢铁战衣的躯壳,也将信玄的身体毫无阻隔的直接斩断成两截!
    好在钢铁战衣足够厚实,切断了装甲,却没能伤到巴基。
    但诡异的是,被切成两份的信玄,却没有鲜血流出,而是身体骤然干瘪,黑气疯狂的涌出,全都朝着银色武士飞了过去!
    “玛德!”
    巴基暗骂一声,这也太变态了!
    从他看到这个邪祭仪式现场,他就知道,绝不能让那个“是只舔屎狼”,在这里杀了他的血亲,如此邪恶的亵渎仪式,绝对会制造出一个强大无比的boss来。
    而那个boss,还是黑空那个都不用沾芥末就能活吃了巴基的搞出来的。
    所以巴基也只能召唤出钢铁战衣,咬着牙往上冲!
    只不过,对方真的强的出乎他的预料,不但有了新的玩法,还有了新的装备,这个和他印象中的机械银武士有些相似,但又除了外形,完全不一样的装备。
    不但比上次黑空附体博徒,还要更加强大,甚至这次穿上盔甲后,防御力猛增,那盔甲也不知道什么材料的,竟然连巴基的技能,现在强了那么多,还有那么多减抗,都不能伤其分毫。
    最关键的是,连巴基最强的杀招,传说级别的赛博精神病,对方都不吃了!
    竟是用了某种秘法,将赛博精神病的效果,转移到了其他个体上,就这么躲过去了!
    踏马的黑空那个变态,这段时间没干别的,就琢磨着怎么报仇呢吧,这一样一样的,全都是针对他的!
    巴基心里简直无比的卧槽,心说不就是杀了你在现实的五个可以附身的忠实信徒,毁了你在现实的基业,还让你自己也吃了点亏吗,用的着这么大仇恨?
    好吧,确实用得着,巴基也知道,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他和黑空之间不躺下一个,这仇就不算了解。
    而且他也不能暂避锋芒,不是不想,而是他知道,现在躲了,只会让黑空继续发育,又变得更强。
    倒不如现在,趁着还能打,就在这里做过一场!
    而且……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