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午门斩凶,七月飞雪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顾家灭门案开堂,闲者避让!”一个打更的敲着铜罗,在衙门口高声大喊。
    “大理寺卿到!刑部尚书到!县丞到!”一声尖锐高喊,公堂之上缓缓走来三位头戴乌纱帽,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
    落在中座的,便是刑部尚书,分别坐在左右的,乃是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
    臧安才,也便是那刑部尚书盯着被押上来的犯人,目光冷厉。
    皇上听闻顾家灭门,只留遗孤小世子之后,龙颜大怒,着令大理寺,刑部,还有衙门三堂会审,势必严刑拷打犯人,严惩不贷。
    看着乞丐吃啥呆滞的目光,还有嘴角隐约可见的血肉,臧安才赫然想起方才捕快所述一事,越发怒不可遏起来。
    顾家满门忠烈,竟然死于这等下九流之辈手中,就是他也觉着太过憋屈!
    “犯人何姓,报上名来!”升堂后,臧安才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
    乞丐咿咿呀呀,左顾右盼,愣是说不出着边的半个字儿。
    “蔑视公堂,岂有此理!来啊,上刑!”大理寺卿见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高声唤了侍从抬来刑具。
    沈琮和顾九龄站在鸣冤鼓之后,静静看着被上刑夹手指的乞丐,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何况,无甚可怜。
    顾九龄盯着乞丐发白的脸,袖袍之下,手握成拳。
    是他——
    当看到乞丐被打得气息奄奄,口吐血沫之后,微微蹙眉,缓缓松开拳头。
    不……不是他。
    这样一个四肢无力,疯疯癫癫的乞丐,岂会是灭了他顾家满门的凶手。
    在逼迫乞丐强行画押之后,三堂会审有了最终的结果。
    “乞丐疯人,灭杀顾家忠烈满门,其罪当诛!今本官宣判,三日后午门处斩,不得缓刑!”臧安才扔了木令,冰冷的目光里没有一分同情,“带下去,严加看守!”
    乞丐被上了两条重重的锁链,在奄奄一息中被拖了下去。
    两行被雨水冲散的血迹,引来围观的百姓一阵唏嘘。
    当人潮散去,三官走来,对着沈琮和顾九龄作揖时,一直缄默不言的顾九龄缓缓启唇。
    “他不是,灭我顾氏一门的罪魁元凶。”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四方皆静。
    “小世子,犯人已经招了。众目睽睽之下,焉有审错之理?”大理寺卿笑着作揖,“还望世子节哀顺变,早些操办丧事,叫侯爷一等安心去也。下官等这便去了,下官关告辞。”
    他同臧安才还有县丞使了一个颜色。
    三者同时朝着沈琮和顾九龄作揖,齐齐撑伞御车离去。
    顾九龄转头,看着他们离去的马车背影,微微抿唇。
    沈琮伸手,拍了拍顾九龄的肩膀:“灭门一案,确有蹊跷。待雨停之后,我再去一趟定国候府,细细查看。”
    顾九龄默不作声,草草作揖,恍恍然然走出衙门。
    雷声轰鸣,这个身形高瘦的少年背影,在滂沱大雨中十分单薄。
    有些……像丧家之犬。
    瞧着他跌跌撞撞的模样,沈琮蹙眉。
    方才,他应该将自己的发现说出口才是。
    怎么就迟疑,白白冤枉了这乞丐呢。
    乞丐……
    心有所动,沈琮一步跨出,前方金色光晕现,他迈入其中,直接来到牢房内里。
    看着凭空出现的沈琮,一众捕快先是吓了一跳,而后想起沈琮暗部锦衣卫的身份,便很快镇定下来。
    “见过秦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捕快们跪地,齐声行礼。
    “免。”沈琮匆匆摆手,径直走到关押那乞丐的牢房之中。
    他蹲下身子,细细打量蜷缩在角落的乞丐。
    乞丐本是咿咿呀呀低着头,摇来晃去的。察觉到有人来,便忽而抬头咧嘴一笑,吐出一口血沫,又重重垂下了头。
    沈琮朝着那摊血沫看去。
    当捕捉到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后,沈琮眯起眼睛。
    果然被炼成傀儡了。
    猜测得到证明后,沈琮起身离去。
    三日后,暴雨骤停。
    天闷闷热热,却不减百姓们凑热闹的心思。
    接近午时,柴市口处刑台,已经围了一大批人。
    最前面几个,竟人手捧着一只碗,碗里装着一只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
    当乞丐被压上处刑台的一刹,众者的目光,皆落在乞丐身上。
    有怜悯,有嘲讽,有不屑,有憎恨。
    至于最前面的那几个,则是满目的期待。
    “午时到,行刑!”不远处,臧安才端坐一方阴凉之下,观望一阵天色,而后扔出前方木案上的牍子。
    刽子手走上高台,猛喝一口烈酒,喷在举起的断头刀上。
    一声大喝,刀起人头落。
    只听咕噜噜一声儿,人头伴随着喷溅的血液,滚下了高台。
    那几个捧着碗的人顿时一拥而上,一个个趴在地上,用白面馒头蘸满血,小心翼翼就着碗裹在怀中,生怕别人抢了似的,紧紧抱着起身快速离去。
    远处,顾九龄和沈琮并肩而立,看着闹戏一般的画面。
    “愚蠢。”看着那几个抱着血红馒头离开的人,顾九龄冷冷转身离开。
    沈琮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些瘦骨嶙峋的背影,微微抿唇。
    天朝建立十年,战争却从未停止。
    战争背后,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那些王公贵族的日渐安逸,与他们无关。
    这时,一道北风倏然吹来。
    天逐渐浑浊。
    沈琮感觉到一阵冰凉之意,他抬手,一片无瑕的六瓣雪花落在手背。
    这是……雪?
    沈琮一怔。
    落雪初时小,慢慢随着刺骨的北风席卷大地,刹那间将它变成银装素裹。
    “七月飞雪了!顾家灭门案有冤屈啊!”
    “落雪了,七月落雪了!”
    “灭门案有冤情啊!”
    “贪官无道,老天七月降雪啊!”
    “……”“……”
    未曾散尽的百姓们看着鹅毛大雪,想起衙门强行画押一事,不由纷纷跪地叩拜,哭着哀嚎起来。
    沈琮抬眸,看向不远处。
    哪里还有臧安才三者的身影,看到天降异象,生怕被牵连,早便逃之夭夭了。
    皇城脚下,能跑到哪儿去?
    临去前,沈琮又看了一眼百姓们。
    他知道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一个时代的思想,便既来之则安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