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诏狱审案,异变突来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修养几日后,怠工的沈琮在宋诚一顿臭骂中,缓缓动身离开秦王府,去了衙门上工。
    捕头将一只荷包递了过来:“七爷,都尉府宋大人派人送来的。”
    沈琮伸手接过,赫然想起自己还要审问一批人,便径直去往都尉府。
    门口站着一位头戴乌纱帽,身着飞鱼长袍,右腰配绣春刀的男子,赫然便是那暗部锦衣卫指挥使,宋诚。
    同他一道站在门口的,还有一位点头哈腰的朝廷官员。瞧着模样,似乎是新上任的大理寺卿。
    “大人,下官为谢大人引路,特意带了一支上好的山参前来,还望大人纳下。”大理寺卿面露谄笑,奉宝似的捧上一只木盒子。
    “哟,还是上好的百年山参呢。”宋诚打开盒子一瞧,不由挑眉,“既如此,本官便收下你一片心意。好生断案,若你也犯糊涂,本官必不轻饶。”
    他将盒子递给旁边身着玄色飞鱼长袍的锦衣卫,拍了拍大理寺卿的肩膀,朝外走去,路过沈琮,不由蹙眉。
    这小子,三天两头休沐,例银都被扣完了也不知积极上进。
    “多谢大人将自己的俸禄舍出,赠与属下。”沈琮挑眉,朝宋诚遥遥一拜,便催动法术,从金色光晕径直来到诏狱之中。
    “光天化日的,沈琮这厮,也不晓得收敛一些。”见他如此招摇地运用法术,宋诚不免摇头。
    到底年少,有些天赋也不遮遮掩掩一些。如此这般,是会引来他人嫉妒的。
    罢了,还是去收些银子回来吧。
    念及此,宋诚送走那大理寺卿,扭头朝着都尉府外走去。
    诏狱内阴森幽冷,时或有妖魔鬼怪的尖锐嘶吼,从中传出。
    这里是关押犯了轻罪的妖怪的地方,偶也会关人,譬如牵涉妖鬼案的老鸨和她一众姑娘。
    沈琮来时,审讯室木门推开,走出一位头戴乌纱帽,身着玄色长袍,腰坠捕快令的公子哥儿。公子哥清冷如月,见到沈琮,古井无波的眼多了一分诧异,旋即归于平静。
    是顾九龄,他怎会身着暗部捕快衣袍?
    “殿下。”顾九龄朝着沈琮作揖一拜。
    “在工期间,无需唤我殿下。”沈琮摆手,“你怎来这腌臜之地?”
    “属下已入编锦衣卫,现就职京城衙门。”
    “你把那东西吃了?”沈琮不解,捻指推演,顿时蹙眉。
    顾九龄颔首。
    他在紫檀木盒中找到一个暗层,内里有一封顾元甲写给他的信。看罢之后,顾九龄便吃了妖丹,也同时打开了自己尘封十五载的灵根。
    通过入门考验后,宋诚便将顾九龄安排在了沈琮手下。
    “那一日,你所写符箓,究竟是何?”顾九龄望着沈琮,缓缓摊开满是薄茧的手掌。
    “隐你之息。若妖怪发觉你这块肥肉,我的秦王府就不太平了。”
    沈琮话锋一转,挑眉看着前者,“我说小侯爷,放着好好的定国侯大将军不做,非得跑来做个小捕快,你是嫌命太长了么?”
    暗部锦衣卫,面临的是各路妖魔鬼怪,直对死亡的时候,比明部要多上好几番。稍有不慎,便会跨入深渊。
    尸骨无存。
    “我要查清灭门一案。”顾九龄缓缓摇头,坚毅的目光在凉眸中迸射而出。
    沈琮颔首。
    入编已是定局,那他便带这小侯爷引气修真吧。
    “云遮,老鸨和妓子都已被世子审讯过了,只从老鸨口中得知做人皮买卖的暗桩生意,皆是源自长安,发往四方。”旁头一位锦衣卫对沈琮作揖。
    他是隶属暗部的衙门捕快秦铮,和沈琮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手足情谊深厚。
    云遮是沈琮的小字,景元帝待他不亲厚,这么多年,怕是也只有秦铮尚还记得他的小字。
    “审问过了么。”沈琮缓缓摩挲下巴。
    军中审问方式皆是用于叛徒或敌寇,手段方式比起诏狱,多有过之而无不及。顾九龄的审讯自然不成问题,那么便从老鸨那里,再取一分蛛丝马迹。
    念及此,沈琮走过去推开木门,入眼便见惊慌失措的老鸨。老鸨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满身的血腥之气分外浓重,一瞧便是被上了刑的。
    室内唯一一盏烛火摆在木案之上,摇摇晃晃,明灭不定,显得老鸨面色苍白无比。
    暗部诏狱的刑具,大多针对妖怪。若放在人身上,只会更加疼痛难忍。她这般神色,倒也不怪。
    “人皮何用?”沈琮坐下来,端起秦铮送来的一盏茶,慢悠悠摩挲茶盖。
    “大人,奴家真不知啊。那人皮子剥下来便装入箱中,只等夜中,自有人来取,奴家只是听命行事啊。”老鸨见到秦铮,身子一抖,直接哭嚎起来。
    “再哭拔了你的舌头!”秦铮听的不耐,瞪着老鸨。
    老鸨哆嗦一阵,打着哭嗝缓缓噤声。
    “天子脚下,买卖脏腑人皮,你们好大的胆子。”沈琮缓缓放下茶盏,挑起眼皮子,冷冷望去。
    茶盏放在桌案的一声不轻不响,却听得老鸨心颤了一颤,身子抖了一抖。
    沈琮一身气度矜贵不凡,不怒自威的模样比秦铮还要恐怖。尤其在这阴森的地儿,他这一双丹凤眼,便似能洞穿人心思的鬼面差吏,叫老鸨心头越发恐惧起来。
    颤颤巍巍一阵,老鸨正要说些什么,外头蓦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动静。
    木门倏然被推开,本便微弱的烛火彻底暗了下去。
    阴森之气陡然而来。
    “喵——”
    一声尖锐的猫叫从前方传出。
    沈琮定睛,对上一双在黑暗中发着绿光的猫瞳。
    猫瞳闪了闪,逐渐多出一分猩红之色。
    浓郁的血腥味,也在这时传出。
    是猫鬼。
    不妙!
    取下腰间玉面龙骨扇,沈琮打个响指站起,点燃烛火。
    那猫鬼已然化成一摊青烟散去,而对坐的老鸨,竟被猫鬼咬穿了头颅骨,惊恐睁圆眼,抽搐一阵,便断了气息。
    头颅颅骨——
    微微睨眼,沈琮疾步绕过去查看,发觉颅骨有一撮黑色猫毛,那咬合痕迹竟和那日在茅草屋中发现的有九成相似。
    莫不成,当日大妖灭了顾家满门,猫鬼趁势夜入,挑了一具尸首带走了?
    不,不对。那一日的咬合痕迹,明显要深过今日。
    沈琮蹙眉。
    这桩案子似乎牵扯甚大。
    而今越发迷雾重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