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赈灾济粮,宋诚显威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自古帝王多薄情,王庭之下,似也没有真正的亲人。
    念及此,顾九龄望着沈琮的目光,多了一份不易察觉的怜悯。
    天明时,沈琮睁眼,两目炯炯有神。
    休憩一晚,丹田内的灵气回来了九成,修为也自行朝上涨了一番,虽不及三重天,却也达到了二重天的后天之境。
    他缓缓起身,看向身旁的白衣公子哥儿。
    顾九龄一身麻衣如雪,抹额间半轮明月在微醺暖阳里分外剔透。他如是闭目盘膝打坐,即便不动也自成一景。
    不过,沈琮却在关注着顾九龄体内,那两道相互制衡的妖术和法力——二者明明相生相克,却融洽地共存一体,井水不犯河水。
    真是奇怪。
    大抵是沈琮的打量过于明显,顾九龄眉心一动,缓缓张开清冷的眼,望向前者。
    “他们已到江南。”沈琮起身打理一番行头,将乌纱帽稳稳系住,捻指算了算,而后化开结界扭头瞥来,“牵马走吧。”
    顾九龄起身,往林外走去。
    入目所至,竟是一具被吸干了精气的干瘪马尸。
    是昨日那只鬼。
    “它功德圆满,来世便可投胎为人。”沈琮忽而走来,拍拍顾九龄的肩膀,“顾家安弦,我带你走。”
    说罢,便一手取下腰间玉面龙骨扇,一手抓起后者衣袖,而后朝前跨出。
    金色光晕顿现,二者入内,眼前竟变作另一番天地。
    天色阴气沉沉,地面满是参差不齐的水洼。四方明明山清水秀,却给人别样的森冷之感,仿若此方乃是邪祟之地一般。
    这里,赫然便是江南。
    而沈琮和顾九龄前方那群人,正是在赈灾济民的锦衣卫,以及当地官兵。
    瞥见凭空出现的二人,锦衣卫们面色麻木,习以为常,倒是那些个官兵,头次见到活生生使出了法术的灵修,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
    “莫失了身份,还不快见过秦王殿下。”为首的一个领队认出沈琮,垂眸捂拳咳嗽一声。
    他便是天朝皇族里,唯一的灵修秦王殿下?
    一众官兵心头一惊。
    “卑职见过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官兵们回神,迅疾跪地作揖。
    “在外我只是锦衣卫,无需以殿下之名相称。”沈琮浑不在意地摆手,示意他等起身,扭头望向不远处在那里同百姓问话的宋诚。
    宋诚左手拎着一只鸡,右手提着一只鸭,脖子上挂了一串土鸡蛋。若非这一身玄色飞鱼长袍,沈琮险些将他当成乡下来探亲的了。
    钱塘江发大水,庄稼尽毁,颗粒无收。百姓们已经饿得瘦骨嶙峋,他这位好大人却还刮得出来家禽。
    沈琮摇了摇头,随着锦衣卫一道去寻了当地知府开仓济粮,一面拿出粮食救济灾民,一面去查看那洪涝之源。
    “如此说来,那妖怪早在半年前便蠢蠢欲动,被道士镇压无果,这才现世引发洪涝?”这厢,宋诚听罢那百姓所言,微微挑眉。
    “正是。当日草民随那前来寻查的钦差大臣查看庄稼时,那妖怪便苏醒过来,而后引来钱塘江洪涝,淹死众多乡亲,捡走了他们的尸首尽数拆骨吃入腹中。”
    说话的人老泪纵横,浑浊的泪和着脸上泥沙一起滚落。
    宋城将鸡鸭塞给这老人,拍拍他肩膀宽慰道:“这些拿去烧了吃吧。至于降妖,交与我等即可。”
    老人看着手中的家禽,总觉着有些眼熟。
    蓦然瞥到鸭子身上一块烙印,他猛地一哆嗦。
    “这是……黄员外的?”老人的身子下意识颤抖起来。
    “方才我登门探望了一番。黄员外人到不惑,却身子精壮,想来也不需要这些家禽。他奉与本官,本官也不好这口,便都与你等回家吃。”
    宋诚说罢,便扭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位男子,面带微笑,“是吧,黄员外?”
    那里站着一位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男子身形肥壮,一双眼睛又大又圆混似个铜铃,头上那顶乌纱帽,叫他瞧上去颇有几分灶王爷的姿态。
    见他望来,忙谄笑道:“不妨事不妨事,大人若觉着草民家禽不甚合口,草民便命厨子做些江南膳食款待诸位大人。”
    “合该如此。”宋诚理所应当地点点头,吆喝一众锦衣卫,还有那些官兵,随着黄员外浩浩荡荡去了府邸。
    等到沈琮和顾九龄带着几个锦衣卫,推了几车粮食回来时,发觉只有秦铮尚还在那里派粮食。
    “人去哪了?”
    沈琮望着空空如也的大棚,蹙眉问道。
    “都在黄员外家吃山珍海味呢。”秦铮忙得火热朝天,嘴却空出来说了一句话。
    沈琮见状,同顾九龄及几个锦衣卫上前搭手。
    小半晌下来,领米粮的人总算散了一些。
    彼时,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远处传来。
    “发大水了!发大水了!乡亲们快跑啊!”
    远处一个背着竹篓的年轻人面色苍白,慌慌张张朝这里跑来,铆足劲四面大喊。
    人群皆乱,来不及收拾细软,便拖家带口地跑向不远处高山山坡。
    沈琮朝前看去,微微睨眼。
    妖气……
    彼时,宋诚带着一众锦衣卫和官兵已经吃好喝好,悠哉悠哉走了出来。
    听闻发大水,宋诚面色不改地指挥锦衣卫和官兵,带着乡亲百姓井然有序撤离。
    瞥见不远处的沈琮三人,宋诚蹙眉道:“莫在那里碍手碍脚的,还不退下。”
    沈琮挑眉,依言作揖,同顾九龄和秦铮一道退离至不远处山巅。
    也好,叫他看看这位指挥使的实力如何。
    山洪夹杂着泥沙树木碎枝席卷而来,有若一只身形巨大的水怪。飓风不知从何处飘来,叫这山洪似一艘扬了帆的大船,激流通进,恐怖如斯!
    眼见洪水越来越近,那一身玄色飞鱼长袍仍旧佁然不动,瞧得高山上的百姓们提心吊胆的,连呼吸都不自觉微微屏住。
    再道宋诚,感受到山洪之间的磅礴妖气后,便缓缓闭目,两手飞快结印,口中吟诀。
    “敕天地镇妖,急急如律令!”
    宋诚倏然睁眼,眼中金光一闪而逝。
    他伸手朝前拍去,虚空金光乍现,狂风四起,吹得宋诚衣袍鼓鼓作响!
    那金光迅疾演变成一道方圆数十丈的阴阳八卦阵,以一己之力硬生生阻住了汹涌而来的山洪。
    地面颤抖愈烈,一道阴沉的声音,自山洪之中传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