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勾栏捉妖,沈琮升官(1)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退离水幕之后,二者神识各归其身。
    看着顾九龄面无表情的模样,沈琮心头再次叹惋起顾氏灭门一事。
    为守护中原王朝,顾氏一族千百年来损失的人才不计其数。
    却为了这片足下之土,义无反顾。
    顾氏满门人才,皆尽忠报国,因衰劳而亡。
    “顾家安弦,顾氏久负盛名,今嫡支一朝灭门,天朝皇族必定重视。那只妖怪来历非凡,又是甲相大妖,纵是宋大人对上那妖物分身,也是挠北。”
    拍了拍顾九龄的肩膀,沈琮语重心长地看着他,“现下你需要做的,便是养精蓄锐,莫要自发去找那大妖,打草惊蛇不说,丢了性命,你便对不起你爹拼上一族之力将你护送离去。”
    闻言,顾九龄目光一怔。
    那一日,他醒来是在衙门里。
    听闻有血案发生,他心感不妙,便跟着捕快一起出去。
    狂风骤雨中,他便亲眼目睹了满门皆亡。
    想起那一日的痛苦与愤怒,顾九龄眼眶逐渐变红。
    目睹亲人被妖物杀死,他却毫无头绪。
    现下心头逐渐蔓延出来的无能为力与挫败,让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太过懦弱无能。
    连亲人都守不住,谈何守足下土,谈何定天下。
    “一步一修行,莫轻举妄动。顾家安弦,你天赋甚佳,必可在有生之年报此血仇。今儿且好好歇息吧,莫修炼了。调整了状态,明儿入定打坐,免得你走火入魔。”沈琮见他道心似有一缕不稳,心头一跳,忙启唇宽慰他两句,又暗暗催动清心咒。
    见顾九龄面色平静下来,扭头回了无妄阁,沈琮唤出十数名影卫守着此处,待他们来报顾九龄无甚异样后,才颔首宽松了心。
    沈琮折返云斋居,捻诀一步跨出,乘金色光晕入内,径直来到都尉府中。
    内里一处院落,有一男子盘坐庭院中央,入定吸纳灵气。
    他的前方,有一柄龙纹绣春刀漂浮左右。
    察觉有人闯入,宋诚,也便是男子佁然不动,只是缓缓启唇道:“成日无所事事,还将自己当成是一个纨绔子弟么?”
    “为何不将镜中人之事告知我等?”沈琮望着那把飘悬半空的绣春刀,眼中有一缕深邃一闪而逝。
    在回溯时他倒是未曾仔细看,今儿细细一瞧,总觉得这绣春刀有些……
    诡异。
    便似生人站在他面前一般。
    莫不成,这绣春刀已经有器灵了?
    彼时,宋诚缓缓睁眼,起身将绣春刀握住,从袖袍里取出一块锦帕,小心翼翼地擦拭刀面。
    沈琮清晰地看到,他眼中溢出的神色,分外温柔。
    “北镇抚司妖魔录记载,镜中人乃是千年大妖,自先秦便已存在。至于何等来历,我也不知。”宋诚缓缓摇头,“她太过危险,还不是你等有资格靠近的。纵然是我,面对她分身,也尚有几分勉强。”
    沈琮默。
    将绣春刀插进刀鞘,宋诚瞥向这个突然闯进自己院落的人:“沈琮,若你无所事事,便去看看榜单。近日长安城里妖怪频频出没,你不是嫌功绩少么?再抓一只妖怪,本官连着此次送粮功绩给你一起算上,叫你升个官。”
    闻言,沈琮挑眉:“此话当真?”
    锦衣卫中,官阶越高,所能接触的妖怪越多,所能斩杀的妖怪品阶也越高。
    此等有益他修仙之路,他何尝不想快些走上高位。
    可惜爬了数年,他才爬上捕头之职。
    “当真。”宋诚不耐地摆摆手,“快走,本官今儿休沐。”
    “大人,属下多嘴一句。大人佩刀,瞧着有些古旧啊。听闻大人日进斗金,何不重铸一把宝刀?”沈琮颔首,正要作揖离去,忽而问道。
    宋诚一愣。
    他低头看了看腰间刀鞘,垂眸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一位贫贱之交的故友,赠与本官的。”
    原是亡故之友。
    沈琮晓得这些密辛非是自己可以多问的,便作揖离去。
    察觉到沈琮气息远去,宋诚抚了抚刀鞘,扭头走进内屋。
    锁上门拴,布了结界,他扭动书柜一层暗阁,两手结印作法,前方白墙忽而一颤,现出一道阵法来。
    宋诚一步跨入其中,再驻足时,已然身处另一番天地。
    阵法之后,乃是一方庭院。
    庭院中央,一株歪了身子的梨树静静独立。
    微风徐徐过,满堂梨花白。
    宋诚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忽而几步上前。待靠近那随风摇曳的梨树,嗅到花香时,他却又似是胆怯了一般,硬生生顿住脚步。
    “那一日,我又见到她了。”宋诚看着梨树,缓缓低头。
    他还是和当年一般,即便只是面对她的分身,也浑无招架之力。
    “你——”会怪他笨拙无能么。
    宋诚伸手抚上垂下来的一缕枝丫,沉沉喟叹。
    路过被贴了封条的花满楼,沈琮缓缓顿住脚步。
    想起羊皮卷上所见内容,他心头边腾升出一股愠怒。
    罢了,有陈新和鹤七他们在调查,他便不必去插手。
    念及此,沈琮收敛眉心杀意,朝拐角另一处勾栏之地走去。
    这一带的勾栏院儿,已经有了些年头,那弄堂巷子深处,还蹲坐着好些个乞丐。其中,有一个尚且只有垂髫之年的小乞丐,在看到沈琮进来的一刹,陡然睁圆了眼睛。
    “哥哥……后面……白衣——”他伸出手,颤巍巍指着沈琮身后。
    沈琮已经感受到了身后的阴冷之气,不曾惊慌,淡定驻足扭头,望向跟着自己的白衣男鬼。
    “我非是你的亲人,快些去轮回吧。你的头七,末限将至。”为避免引起慌乱,沈琮传音入密,同他讲话。
    男鬼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一股咸腥的味儿。
    他对着沈琮俯首作揖,眼眶渐红:“大人。小的无意冒犯,只是想再见一眼家中妻儿,尚在襁褓的娃娃,还有我那花甲之年的老母亲。”
    沈琮掐指算了一番,微微缄默。
    这白衣男鬼在外经商,出海时遇上海难,船队撞上礁石,倾数沉入海底,葬身其中。
    男鬼因为心中有所不舍,便万里迢迢从海关折返长安,只为看一眼家中妻儿老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