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勾栏捉妖,沈琮升官(3)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目光所至院落,皆是皑皑白骨。
    遍地血液粘稠无比,新陈相交。沈琮落地时,险些都迈不开脚步。
    不知名的皮毛碎肉夹杂在白骨之中,堆满院落四方。
    这里比乱葬岗还要熏臭恶心。
    不远处,枯萎的枝丫上,有一只麻雀腾空飞起,飞到虚空,触到一层血色长光,转瞬成灰,化作齑粉落回枝丫之下。
    沈琮微微眯眼。
    这里有结界。
    难怪在一个乞丐报案之前,这里不曾为人发觉。
    “对镜贴花黄,夜中吟,骨生香,好一个软玉小娇娘——”倏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
    沈琮侧眸,看见一只白毛狐狸斜坐屋外木台,靠着凉亭长柱悠哉悠哉地浅斟低唱。感受到沈琮的目光,白毛狐狸缓缓侧眸,睁开一双慵懒的苍绿色狐眸。
    未曾开过杀戒?
    沈琮蹙眉。
    “生人?”那白毛狐狸微微挑眉,似乎有几分诧异。
    “此方庭院主家何在?”沈琮见它并无他意,便抱拳作揖问道。
    此时,系统已经给了他这只狐狸精的资料。
    三尾白毛狐狸精,乙相一品,五百五十七年道行。
    经他暗中推演,前些年这狐狸精,已经渡劫化出了人形。不曾杀人,却也不曾结善缘,可谓是亦正亦邪之辈。
    只因当年那母狐生他时,血腥味引来山中猎户和家狗的注意,将之射杀。
    白毛狐狸精承蒙山中之灵眷顾,自幼吸纳天地灵气,早早开启灵智,得知生母乃是为人类所害后,自此憎恶人类,又不愿开杀戒,便一直隐匿山林,潜心修行。
    至于他缘何来到长安,沈琮便不甚明知了。
    “我若晓得他何在,便不会在这等上三宿了。”白毛狐狸精笑了一声,身上一阵光芒蔓延,慢慢化作一位袒胸露乳,披头散发的公子哥儿。
    沈琮蹙眉。
    不在?
    “瞧你这身行头,可是那吃皇粮的锦衣卫?”白毛狐狸精挑眉。
    沈琮颔首。
    “说来也巧。昔年我初来长安,遇见一稚子,险些为那伪装成锦衣卫的妖物所迫害。也是不忍妖物杀生,我便破例救下那稚子。”
    想起当年一幕,白毛狐狸不免感慨一声,“若是那小娃娃未曾被妖魔吃掉,想来也有你这般大了。”
    听罢他这一番言语,沈琮缄默须臾,缓缓启唇:“那稚子,乃是十三年前的我。”
    昔年他出门寻觅机缘,遇上一个妖物假扮的锦衣卫,因年幼无甚反抗之力,险些被迫害致死。若非遇上那只白毛狐狸精,而今的他,想必已经身处另一个位面,开始修仙了。
    也是在那之后,鹤七成了他的影卫。
    白面狐狸精愣愣,笑了一声:“小娃娃,你我倒算是有个缘分。”
    “嗯,多谢当年救命之恩。”沈琮作揖。
    “无妨,权当我为自己积攒个善缘。”白面狐狸精摆摆手,浑不在意似的,“不知小娃娃何名何姓,我瞧着你颇有几分贵气。”
    “在下沈琮。”
    “沈……原是天朝皇族中者。”白面狐狸精颔首,忽而起身,“此番前来,我本是想来收了这丁相妖怪,好有些生肉回去祭祀先母。既然你来了,我便先去也,再寻觅一只祸世的妖种。”
    说罢,他便起身化成一滩青烟,悠哉散去。
    沈琮望了一眼那道青烟,捻诀隐匿在角落之中。
    人分善恶,妖亦如是。
    子时方至,天上一声鸦啼,倏然划破长夜寂静。
    一道漆黑的身影在长安城各街房檐上飞速窜动,当穿过此处结界时,竟身无损坏之处。身影缓缓落地,朝旁边扭动头颅。
    只听咕噜噜一声,一颗被咬断的人头从那方滚出,在院落一隅缓缓停下。
    正在闭目冥想的沈琮,听闻动静,缓缓睁眼,瞥见脚跟子前那死不瞑目的人头,眼中冰冷一闪而逝。
    他抬眸望去,正对上一双阴鸷狠辣的猩红眼睛。
    一尾犬妖,丁相四品,四十七年道行。
    修行十载,不知食人几何。
    当系统在脑海给出这妖怪资料时,沈琮不再犹豫,取出腰间玉面龙骨扇,纵身一步跨出,乘金色光晕入内,径直来到犬妖身侧,带着金光闪烁的扇面一掌朝下拍去。
    犬妖到底成了精。
    早在沈琮暴露气息的一刹,它便觉察到危险。在前者朝自己打来时,它凭着本能往旁头侧闪,而后转身,反咬过去。
    殊不知,沈琮等的便是它这反咬。
    扇面直直朝前伸去,只一刹便没入犬妖口中。
    爆开的金光仿似刀刃一般,在犬妖口舌之间来回窜动,疼得它不自觉松了口哀嚎起来。
    沈琮面无表情地抽回扇子,又是一掌拍去。
    只听轰一声巨响,那犬妖内丹碎裂,身子也被沈琮这一击拍得凹进满是粘稠血液的地面之中。
    弥留之际,犬妖奋力睁圆眼睛,想瞧清这三招便将自己灭杀的人儿,乃是何方神圣。
    可是它的瞳孔已经开始倒映长夜剪影,万物化作雪花,皆入其中。
    隐隐约约间,它只瞧清面前一方皂角靴。
    沈琮蹲下身子,收了玉扇,朝犬妖尸首伸手,另一只则朝虚空伸展。
    阵法顿现。
    一缕气息从犬妖鼻翼间飘出,顺着沈琮的手一路攀至另一方,穿过阵法,化作一只摇着尾巴的黄面儿狗。
    “叮!恭喜宿主斩杀丁相四品一尾犬妖,获得随机一品丹药一枚!”
    听着脑海冷不丁响起的机械音,沈琮淡定提起那犬妖尸首,将之收入前不久换来的,专门收妖魔尸首的乾坤囊中,起身望着四方庭院。
    乱世,天下不安,妖魔当道。
    最无辜的,永远都是百姓。
    叹出一口气,沈琮两手结印,闭目捻诀。
    他默念法咒,脚下飞出一片接一片的金光。
    金光落地,带出无数鬼魂。
    这些都是惨死在犬妖口下的人与妖。
    朝地面插下三根燃起来的长香,沈琮望着那些鬼魂,缓缓启唇:“我已用长香为尔等引路,快些入地府轮回吧。”
    他方才念了往生咒,化解了这些鬼魂生前的怨念,是以他们是可以轮回投胎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