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猫鬼再出,贵妃早产(3)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一柄长剑破空而来,稳稳落在陆怀尘手中。
    陆怀尘抓过长剑,咬破手指擦在剑身之上。
    “借天地道法,急急如律令!”
    当他一声低喝落下,剑身爆鸣,恐怖的灵魂威压顿从剑主身上扩散。
    猫鬼王似有所震慑,原本懒散的目光逐渐多了几分警惕。
    “孽畜,看剑!”
    陆怀尘和那猫鬼王斗法之后,沈琮也未曾闲着。
    那跳僵挣脱符箓和木钉,落地后眼中生出瞳仁,随着笛声的诡变,若离弦之箭一般朝几人跳来。
    “分散,上墨斗!”沈琮一扇将跳僵定在原地,扬声大喝。
    顾九龄迅疾抛出和了鸡血和糯米里的墨斗线。
    几个锦衣卫眼疾手快,纵身跃起拉住,几番交缠,而后各自稳稳落在一方。
    那墨线竟被他几人拉成一张天罗地网。
    跳僵破开沈琮阵法,朝沈琮逼近。
    沈琮扬起玉面龙骨扇,再度挥出——只见一道疾风骤起,将那跳僵打到不远处木柱之上。跳僵摔落在地,丝毫不觉痛楚,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又朝沈琮扑过来。
    收了折扇一步跨出,沈琮乘金色光晕径直来到墨斗线之后。
    “道渺之门,万炁本根。天师法旨,离地成神!临兵斗阵,借道法——敕!急急如律令!”沈琮两手结印,吟唱起道门法咒。
    这几句还是当年陆怀尘前辈传授与他的,所幸他未曾忘却,今儿融入自己的法咒,便派上了用场。
    有前辈的道火加持,对付这只才成形不久的跳僵,绰绰有余。
    跳僵飞扑上前,一瞬便触及那墨斗线。
    几个锦衣卫同时变动身形,须臾间将它缠起。
    跳僵发出痛苦的嘶吼,摔倒在地面,来回滚动,意图挣脱墨斗线。
    彼时,陆怀尘以一身修为强势碾压猫鬼王,在它气喘吁吁之时,从腰间乾坤囊摸出一张符箓,朝沈琮扔过去。
    “云遮小友,此乃我道门之火,接好!”
    沈琮纵身一跃,伸手接过,稳稳落地后迅疾催动符箓,朝那跳僵扔过去。
    符箓触及跳僵的一刹,熊熊火焰顿时拔地而起。
    灼热的赤焰,如浪花一般扑面而来,险些烧掉靠得最近的那锦衣卫的一顶乌纱帽。
    “此火焰非比寻常,内里蕴含正道之气,若是有火灵根的,想来可感悟内里奥义。”秦铮咂舌一叹。
    在方才陆怀尘出现的一刹那,他便感受到了后者的一声浩然正气。
    这种散仙,才应是那入了凡尘却又不会融进凡尘,沉醉于纸醉金迷的真仙人。
    至于那些个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
    秦铮默默地想,他以前见一个打一个。
    以后亦如是。
    出来招摇撞骗,骗吃的也便罢了,还骗人家银子——这世道金银本便是一家的支柱,若倾数被骗去,那不得叫人家横死街头。
    “此乃道门三昧真火,自上古便已存在,乃是道教老祖掌心火,为道教五神火之一。”沈琮望着被迅疾燃烧成灰烬的跳僵,目光炯炯,和火光一样明亮。
    他定会斩妖除魔,证道为仙。
    这厢,陆怀尘再出一剑,劈上猫鬼王的腹部。
    汩汩粘稠血液落地,竟转瞬凝固。
    果非生者,乃是活死相。
    陆怀尘眯了眯眼睛,扬起手里三尺长剑,又要斩落。
    彼时,那笛声戛然而止。
    猫鬼王猩红的猫瞳忽而退散,变回原先的苍绿。它朝着陆怀尘龇牙咧嘴一番,便化作一摊青烟散去。
    陆怀尘立定不动,收了长剑回首,四下打量众人。
    察觉几人安然无恙,便定了心。
    “前辈,为何不将那妖物赶尽杀绝?”秦铮不解,作揖问道。
    “时机未到,不可乱杀。”陆怀尘摇摇头。
    秦铮:“……”原来前辈还是和道门那些老骨头一般,是个墨守成规的主儿。
    陆怀尘浑不在意,望向沈琮,失笑一声:“云遮小友,身侧卧虎藏龙啊。外头那位小友天资甚佳,同云遮小友缘分不浅。倒是这位——”
    他看向缄默的顾九龄,微微蹙眉。
    这位小友阴相阳面,竟似是个……
    怪哉,怪哉。
    “前辈谬赞。晚辈竭力修行,不过以追随前辈为目标。”沈琮抱拳作揖。
    确是如此。
    陆怀尘的修为已经返璞归真,他现下的目标,便是追上陆怀尘,超越陆怀尘。
    收敛那疑惑的目光,陆怀尘朗声一笑:“云遮小友命格得天独厚,日后必定可以超越我这把老骨头。”
    “前辈说笑了,前辈明明还年轻着。”秦铮也失笑。
    陆怀尘摆摆手:“诶,我都已经是千百年的老骨头了。”
    他望了望天色,朝沈琮众人抱拳:“几位,他日有缘再会。”
    说罢,便一步跨出,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风过身不见,此为当下之挪移术也。
    这厢,鹤七正手持长剑,和那头戴鬼面的黑袍公子遥遥对峙。
    “小子修行尚佳,可愿做我的奴隶?”鬼面黑袍把玩着手中黑色长笛,浑无惧色,声音慵慵懒懒的,“我许你钱权名利,不计其数。”
    “鹤七侍奉殿下,至死不渝。”鹤七缓缓眯眼,骤然发力朝鬼面黑袍袭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鬼面黑袍冷笑一声,纵身一跃至另一处房檐。
    长月之下,这公子手执长笛,吹起一曲诡异阴森的长笛来。
    四方诡谲惊变,无数目光猩红的猫鬼沿木柱攀上屋檐,高高弓着背,齐齐朝鹤七扑去。
    其中,有一只身形硕大的猫鬼,赫然是那王者之列。受笛声指使,未曾扑向鹤七,而是走到鬼面黑袍身侧,乖顺地蹭了蹭后者。
    乙相妖怪?
    鹤七目光一变,却无暇顾及其他,转身翻动手里剑,打向蜂拥而来的猫鬼。
    猫鬼数量众多,似飞蛾扑火一般——被灭杀一批,很快又跑来一批,以更快的速度向鹤七撕咬而去。
    彼时,一道长剑破空而来。
    惊人的剑意在夜间飞散,惊动那鬼面黑袍。
    后者缓缓停下奏笛,抬眸往上头望去。
    只见一袭道袍临空而立,那公子哥儿衣诀翩飞,目光清明温润。
    “长安不夜,天子脚下,妖魔鬼怪,休要放肆!”陆怀尘缓缓启唇,声音清朗洪亮,仿若神人降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