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猫鬼再出,贵妃早产(4)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天子脚下?”鬼面黑袍哂笑,目态慵懒,“天子脚下,无一龙脉。纵一夜杀尽这城中百姓,你又能耐我何妨?”
    陆怀尘目光一厉,提剑刺向那鬼面黑袍。
    倏然间,他心口猛地一震,顿住脚步。
    彼时,剑尖已抵达鬼面黑袍眼前,只差一寸不到,便要戳入他面颊。
    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拂动剑尖所指之人的斗篷。
    鬼面黑袍伸手夹住剑身,往旁边挪了几分,微微一笑道:“陆散仙,使不出劲了?叫我猜猜,是不愿狠下心杀我,还是——”
    他缓缓凑到陆怀尘耳畔,眸中噙笑,却未达眼底,“你因曾立誓,遵守师门训若违此言,其心当诛,而受到了反噬?”
    陆怀尘的目光骤然一变。
    他猛然退离一大步,抚着心口狼狈喘息。
    鹤七杀尽四方猫鬼,听得鬼面黑袍所言,顿时抬眸看向陆怀尘。瞥见他惨白的脸颊,以及捂着心口的手,鹤七下意识蹙眉。
    道门素来遵循消极之道——和光同尘,知白守黑。
    若前辈师门训当真如此,那他今日若开杀戒,必受反噬。
    “前辈,此子我等亲手擒拿,还请前辈收手。”鹤七抱剑,对着陆怀尘遥遥作揖。
    陆怀尘犹豫一瞬,颔首应下:“小友,对不住了。”
    便纵身一跃,化作流光离去。
    “无趣。”鬼面黑袍招来猫鬼王,抚了抚它柔顺的皮毛,手心泛出黑气,须臾便治好了猫皮上的伤势。
    这厢,鹤七提起长剑,一步跨出,身形迅速逼近鬼面黑袍。
    “爷爷今儿乏了,改日再陪你玩。”鬼面黑袍笑了一声,手中长笛翻转,同那黑猫一道化成青烟散去。
    一张泛黄的符箓,打着旋儿往下飘去。
    鹤七手腕一转,剑尖稳稳接住那道符箓。
    他摘下细细打量一番,似乎想起什么,面上多了几分沉重之色。
    众人收拾了庭院,正准备去都尉府,前方一道黑影倏然落下。
    “殿下。”鹤七收了长剑,对着前方的沈琮抱拳作揖,俯首一拜。
    “无须多礼。”沈琮摆手,“可抓住了?”
    “回殿下,属下无能。”鹤七摇头,再度作揖,道明方才一事后,同时递上那道泛黄的符箓,“此乃奏笛人所留。”
    沈琮接过符箓,看着上面绘制的东西,总觉着有些眼熟。
    “鹤七,你可认得?”他又问。
    “属下心中有些猜测,近日便去调查。待考证后,再向殿下禀报。”鹤七垂眸。
    “好。人皮案一事暂且搁置,先将此符箓来历查清。”沈琮颔首,又将符箓递过去。
    这符箓,是猫鬼案的紧要线索,也是那奏笛人的故意挑衅。
    对锦衣卫的挑衅。
    若查清符箓来历,猫鬼案必能有所突破。
    “喏。”鹤七接过符箓,扭头几个纵身,身形便消失在长夜之中。
    “云遮,你这影卫,身手不错啊。”秦铮搭上沈琮肩膀,挑眉揶揄,“似乎比你还要高上许多。”
    沈琮淡定拨开他的手:“去房檐清理尸首,再去都尉府述案。”
    秦铮顿时垮了脸。
    他想去看画舫的姑娘,他想去沽酒喝个酩酊大醉——明儿他休沐啊。
    心头抱怨着,秦铮却还是老老实实同沈琮,顾九龄几人打扫了房檐上的猫鬼尸首,一道前去都尉府述案。
    都尉府藏书阁中。
    范安正在翻看一卷一卷的猫鬼案,而后又去翻了北镇抚司妖魔录,终于查到了猫鬼相关事迹。
    “古隋长安,有贵妇夜半闻狸奴喰食,腹痛若撕咬,不日殒,万贯家财多不明。”
    合上妖魔录,将之归回原位,范安缓缓摩挲起下巴,若有所思。
    “大人。”彼时,外头传来一道声音。
    “进。”范安端起茶盏,小抿一口,淡淡启唇。
    沈琮走进来,将一只锦囊递过去,俯首作揖一拜:“今日所诛猫鬼,皆在其中。”
    而后开始述案。
    听罢,范安目光一深:“你说,乙相妖怪?”
    “乙相五品,七百八十九年道行。大唐年间生,存于至今。”沈琮颔首。
    范安蹙眉。
    以他们如今的道行,倒非是有谁能降服这等妖怪。
    纵然是指挥使大人,也需得大费一番功夫,才能勉强收服。
    是个难缠的主儿。
    “沈琮,本大人命你在长安四方布下锦衣卫捉妖大阵。擒不了王,便灭杀些小猫鬼。”范安忽而开口。
    “喏。”沈琮颔首,抬步离去。
    这才走出藏书阁,皇宫方向便传来异样的动静。
    警钟响,有人夜闯皇宫。
    莫不成,又是刺客?
    沈琮目光一厉,迅疾一步跨出,乘金色光晕去了那皇宫。
    彼时,上夜的禁卫军以迅雷之势赶入宫中,将蓬莱殿层层包裹起来。
    大殿之内,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响绝天寰。
    大殿之外,沈朝紧紧捂着唇畔,眼眶红若白兔。
    方才,母妃殿中不知跑入什么邪祟,惊醒正在沉睡的母妃,动了胎气。
    景元帝闻讯赶来,还传了整个太医院的人。
    太医们把脉来把脉去,皆是得出一个结论。
    沐贵妃受了惊吓,要早产了。
    这腹中胎儿还只有六个月大,便是生下来,怕也难长成。
    景元帝的面色黑如浓墨,额角青筋肉眼可见。
    “李德禄!”
    听到景元帝压着震怒喊自己的全名,李公公心口一抖,忙不迭地跑过去,点头哈腰道:“万岁爷。”
    “速传锦衣卫入宫!”
    李公公悄悄摸着冷汗跑开。
    宋诚又拖着病体入了宫。
    他远远瞥见用挪移术而来的沈琮,咳嗽一声道:“沈琮,同本官一道过去。”
    沈琮颔首,跟在宋城后方,朝蓬莱殿走去。
    一众锦衣卫来到蓬莱殿前,不约而同地嗅到一阵冲天血腥。
    沐贵妃这早产,怕是有些不对劲。
    宋诚蹙眉。
    “微臣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宋诚带着锦衣卫俯首作揖。
    “免礼。宋诚,你可能辨得,何方妖孽夜闯蓬莱殿,扰贵妃安眠?”景元帝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而后启唇问道。
    宋诚往前走了三两步,捻指推演一番,目光一变。
    是……猫鬼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