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奉孝献计,突厥败北(1)

从锦衣卫开始斩妖修仙 作者:一袖朝歌

      疆场,古来征战几人回。
    那里是男儿郎为国厮杀的地方,也是那些将士的归宿。
    皇兄,祝你所向披靡,凯旋还朝。
    他扭头离去,继续调查猫鬼案。
    殊不知身侧的顾九龄,在目送军队向北而去后,清冷的眼中多了一份不易察觉的忧忡。
    若他记得不错,北疆的那位将军,似乎是爹爹的故交。
    他们从北疆折返长安时,那里的粮草本便不多。
    惟愿太子殿下,带着粮草和援军,及时赶到。
    彼时,北疆长平关内。
    天色苍茫,阴霭沉沉。
    长城之上,墨边红色旌旗飞扬。旌旗中央,那天之一字分外显眼。
    一群身着战铠的将士手握长弓,目光肃杀地盯着前方压城而来的突厥大军。
    他们铠甲上染着鲜血,个个蓬头垢面,可见不久前经历何等惨烈的厮杀。
    瞭望台上,立着一位布衣青衫,头裹纶巾的年轻公子。他手摇羽扇,温润的目光里倒映着乌压压的突厥大军。
    “引火,放箭。”某一瞬,公子缓缓抬手,朝前一挥,轻启薄唇。
    旁头一声号角沉沉吹响。
    于是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这场守城战打了七天七夜,突厥军粮草十足,因探子得来的消息说天朝北疆兵马粮草皆将绝,便准备背水一战。
    于是,突厥将军阿鼻咋倾巢出动,打算强攻长平关。
    哪料对方十万箭雨骤来——箭雨带火,直接闯入突厥阵营,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身经百战的阿鼻咋愣了一瞬,迅疾反应过来,心觉天朝恐有援助,便朗声大喝:“后撤十里!”
    乱了阵脚的突厥兵找到主心骨一样,也不管已经被火箭射杀的同胞,纷纷朝后跑去。
    眼见突厥撤军,长城将士顿时松了口气,直觉大快人心。
    前些日子那些个蛮夷嚣张跋扈的,今儿抱头鼠窜撤军,总算能让他们也狠狠嘲笑一回。
    “多谢奉孝先生携竹箭助我长城将士,击退突厥蛮兵!”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将军走到年轻公子身侧,对他抱拳作揖。
    “元帅不必行此礼。”年轻公子手摇羽扇,微微一笑。
    原来,这公子名唤苏白,乃是前朝大儒的弟子。
    苏白,字奉孝,江湖号称乐安居士。曾以状元郎的身份拜入大明朝廷,欲一展宏图,振兴中原。
    怎奈晚明昏庸无道,苏白的抱负受尽同僚排挤,甚至险遭贬谪。心灰意冷间,苏白罢官离朝,从此隐居山水间。
    不过,这隐士美名倒是传遍中原,也是因此,苏白又被江湖并为中原五杰之一。
    此番他前来长平关,便是为了助长城驻军,击退突厥。
    苏白晓得长城驻军将兵尽粮绝后,散尽家财为驻军添粮,又着人从四川一代送来大批竹子,削成长箭,给长城弓兵补给。
    元帅,也便是那老将军听闻苏白五杰之名,便将他请入军营,询问破军良计。
    于是才有了今时一幕。
    “突厥将领阿鼻咋南下入侵天朝,从未吃过如此屈辱。他心有不服,夜间必将再攻长城。元帅且多留神。”苏白对着老将军俯首作揖一拜。
    许老,也便是那老将军颔首,正要启唇同旁边的将士说些什么,长城之外忽而传来一阵烟花炮仗之声。
    众人纷纷闻声望去。
    “你们瞧,那群蛮夷兵子作甚呢?”
    “好似是在烧火。”
    “他们旁边那是什么玩意儿?太远了瞧不清楚。”
    “待我去拿那洋镜子来,便可知分晓。”
    “……”“……”
    那个年轻的小兵迅疾跑下城墙,取来一枚镶着镜片的圆筒,又上城墙,方至眼角,仔细往外观望。
    “你这是什么玩意儿?”有人好奇地问他。
    “这是波斯镜,从西方传来的洋玩意。我爹给我托关系买来的,听说上九流的人儿都喜欢这等新奇的洋玩意儿。”那年轻小兵咧嘴自豪地笑起来。
    “快说快说,你望见了啥子?”又有士兵探过头来,好奇地问。
    “莫急,叫我看看。”他对准那方细细打量一番,忽而身子一抖,手一哆嗦,那波斯镜便掉在地上,咕噜噜滚了一圈,稳稳停在苏白的脚边。
    年轻小兵手指北方,面色惨白,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
    苏白若有所思,蹲下身子捡起波斯镜,学着小兵的模样朝北方突厥那里望去。
    突厥在离长城极近的地方安营扎寨,他们架锅煮水,各个豪迈举坛痛饮。
    再往旁瞧去,几个突厥士兵围在一个木架前。木架上绑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原女子——突厥人生在北方,皆是鹰眼高挺鼻梁,同波斯人颇有几分相像。这皮囊,最好区分中原人和蛮族。
    他们手起刀落,砍下中原女子的头颅和四肢,人手提着一只,大摇大摆走向沸腾的铁锅,将毛发粗鲁拔去,便径直将之扔入其中。
    突厥士兵众多,宰杀的中原女子自然也非是这一个。
    旁边还有数十上百的木架,每一个木架都帮着老弱妇孺,甚至还有三两岁的孩童。
    那群士兵带着狰狞的笑,砍碎他们的身子,倾数烹煮。
    砍了稚童脑袋那个的突厥士兵,竟就着鲜血,生生吸食那小娃娃的脑髓。
    四面鲜血飞溅,遍地皆是。
    这群……畜生。
    苏白袖袍之下的拳头悄然握紧。
    心口一动,他忽而放下波斯镜,捂拳剧烈咳嗽起来。
    许老忙递过一方干净的帕子。
    苏白道谢接过,置于唇畔。
    再松手时,那帕子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殷红。
    “奉孝先生,你这——”许老看着那道血迹,不由一怔。
    “陈年旧病,无妨。”骤然收起帕子,苏白又望向北方,温润的目光竟多了几分清晰可见的盛怒。
    昔年五胡乱华,蛮人近乎屠尽汉族血脉。
    今朝突厥南下,士兵当着他天朝将士的面,烹煮中原活人符箓。
    真是……好,好!
    苏白忽而收敛怒意,唇畔勾起一抹笑容。
    “元帅,在下有一计,不知元帅愿否采纳?”他定定看向许老。
    “得奉孝先生之计,乃老夫此生之大幸也。”许老抚了一把白髯,颔首一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