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游侠李郃

大国将相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夏日炎炎,万里无云。
    晴空下,在平坦而绵长的官道上,一名头戴斗笠的少年脚步蹒跚、有气无力。
    半晌,少年停下脚步,左手捏住斗笠的笠沿,斜着头瞥了一眼头顶的太阳,笠沿下露出了他那淌着汗水的脸孔。
    “才五月,怎么这么热?”
    少年摘下挂在木棍上的葫芦,拔出塞口,仰起头往嘴边一续,奈何葫芦内的水已所剩无几,不足以解决他的干渴。
    好在他知道不远处就有一条大河。
    将葫芦重新挂在木棍上,少年肩挑着木棍,快步朝传来流水声的方向走去。
    不多时,少年便来到了那条当地人称之为汾水的河流旁。
    “呼——”
    畅饮完河水的少年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旋即他看向河中的倒影。
    河水中的倒影略显稚嫩,大概十五到十八岁的年纪,但长得倒是颇为英气,削瘦的脸庞上,五官端正,挺直的鼻梁,好似有锐角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
    “嘁!这可恶的颜值……”
    摸了摸削直的脸庞,少年喜滋滋地回到了官道上。
    他并不看重颜值,更不会以貌取人,但这话指的是对别人,而对于自身,相信任何人都希望有一副能让同性羡慕乃至嫉恨的外表。
    他也不例外。
    “话说回来这是到哪了?”
    回到官道上的少年,眯着眼睛站在太阳下眺望四下,寻找着人烟的痕迹。
    虽说他想要亲眼见识波澜壮阔的天下,欣赏一下景秀的山河,可徒步什么的,这也太折磨人了。
    “李郃啊李郃,你说你干嘛不坐船呢?虽说坐船是很贵,可这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自言自语地发着牢骚,少年低头看了看左手的木棍,以及右手的斗笠与葫芦。
    布衣、斗笠、木棍、葫芦,在他的认知中,这是江湖游侠的基本装扮,而他从小到大,心中就对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任侠抱持着憧憬。
    前一阵子,当他从北边一座城池出发时,他的心情十分振奋,可当他徒步走了至少几百里路程后,他终于意识到,当时脑们一热选择步行的决定,实在是愚蠢至极。
    “好想喝冰汽水……”
    低喃着,名为李郃的少年用木棍挑起盛满了水的葫芦,继续沿着官道朝南而去。
    他想要尽快赶到南边的城池,他已经受够了夜宿荒野,与蚊虫、野兽为伴。
    轻叹一口气,李郃继续上路,沿着蜿蜒的官道,越过了一条不知名的河流。
    此时,广阔的旷野地形逐渐有所变化,几座并不紧挨的山丘呈现在他面前,而正当他准备沿着官道从那几座山丘间穿过,他的心中忽然有所警觉。
    他抬头看向左前方的山丘。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是一座很普通、很常见的小山丘,山丘上山林茂盛、郁郁葱葱,乍一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与附近其他几座山丘并没有太大区别,但他的直觉却好似隐隐做出预警。
    『喂喂,不会突然窜出什么野兽来吧?』
    暗暗嘀咕着,李郃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还没等他走出十几丈远,左前方那座土丘上便跑下来一群衣服林乱、蓬头散发的男人,一个个手中握着木棍、竹枪、锄头等物。
    『难民?……山贼?』
    李郃停下脚步,表情古怪地打量着那群疑似山贼的家伙。
    不得不说这群家伙的卖相实在是有点狼狈,以至于他都有些难以判断对方的身份。
    而就在他狐疑打量这群人的时候,那群疑似山贼的家伙已大呼小叫着奔了过来,将他隐隐包围在当中。
    随后,一个看似首领的男人缓缓走向李郃,带着几分阴骘得意笑道:“嘿嘿嘿,总算是有买卖上门了……”
    『买卖?』
    李郃惊愕地看着对方,旋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为这些人的视力与智力报以同情。
    还买卖上门,他除了身上的衣物,随身就只有一个塞有几件衣物的包袱,一顶斗笠、一根木棍外加一个葫芦,穷地连叮当响的玩意都没有,这帮人瞎了眼么,居然大热天的来抢他?
    『别闹好了吧?这大热天的……』
    心中哀嚎着,李郃摘下头上的斗笠,向那名山贼头子报以笑容,拱手抱拳主动打起招呼:“诸位莫不是这一带的英雄好汉么?今日能见到诸位,实在是荣幸,不过小子身无长物,只有一身衣物,与寥寥随行之物,实在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孝敬大王与诸位英雄好汉,请诸位高抬贵手,放我走吧。”
    山贼头子神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李郃。
    倒不是因为李郃的话,大概也看出李郃实在不像是什么有钱的样子。
    他面色不渝地看向身边一名山贼。
    那名山贼畏惧地陪着笑脸,讨好地解释道:“老大,这不是好些日子没碰到买卖了么,今日在山上看到这小子,小的就……”
    见自家首领面色变得越来越差,他忽然话锋一转,指着李郃说道:“老大,我猜这小子的包袱肯定藏着什么好东西!就算没有……这小子手上的棍子看着不错,咱们把它抢过来,还有那顶斗笠,好东西啊,老大你戴上它肯定会很凉快,还有那个葫芦……”
    可能是因为被自家首领恶狠狠地盯着,这名山贼越发心虚,说话也越发没有底气。
    “……”
    山贼头子凶狠地瞪着那名山贼,足足半晌这才转头看向李郃,旋即恶狠狠地说道:“你听到了吧?小子!留下那包袱,还有棍子、葫芦、斗笠,通通交出来!”
    听到这话,李郃微微皱眉。
    说实话,这大热天的,他真心不想跟这群山贼动手,出一身汗不说,万一待会他刹不住力道,叫这群人崩他一身血,他回头还得去河里洗,否则等到了下个城池,被城门口值岗的士卒看到他衣服上的血迹,那可就麻烦了。
    可没想到,他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这帮人还是要抢他东西。
    心中闪过几分不渝,李郃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眼神也随之变得有些不善起来。
    他只是不想在大热天跟这群山贼发生无意义的冲突罢了,真当他好欺负么?
    『不识好歹!』
    心中冷哼一声,李郃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名山贼头子。
    随着他的凝视,他的视野内徐徐浮现了几行透明的文字讯息。
    「不识好歹的山贼头子:
    此人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膀大腰圆、面目狰狞,应是附近一带作恶多端的贼寇。
    武力评估:40
    威胁评估:不堪一击。」
    『嚯?有40左右的武力么?』
    李郃稍稍有些意外,旋即歪着头看向那个山贼头子身边的两人。
    「山贼甲:
    此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尖嘴猴腮,不似好人。
    武力评估:20
    威胁评估:不堪一击。」
    「山贼乙:
    此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膀大腰圆,目光凶狠,不似好人。
    武力评估:30
    威胁评估:不堪一击。」
    在暗暗打量了对方几人一阵后,李郃‘呼’地吐了口气。
    随着他心念一动,他视线的左下方,忽地浮现出关于他的讯息。
    「李郃:
    此人天生神力,稚嫩的外表下隐藏着怪物般的潜力,稍加锻炼便足以成为举世闻名的猛士。
    武力评估:80
    评价:尚在成长期,仍有很大提升余地。」
    “小子,你聋了么?”
    见李郃久久没有反应,那名山贼头子脸上露出几许不快,凶狠地质问道。
    “……”
    李郃盯着对方看了数息,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说道:“这大热天的,我不想与诸位有什么冲突,你们放我离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冲突?
    围在四周的那些个山贼愣了愣,旋即哄然大笑。
    这个大言不惭地小子是在恐吓他们么?
    那名山贼头子倒是没有笑,只是用越发凶狠的眼神看着李郃,龇牙冷哼道:“哪里来的小子,口气倒是狂妄得很……阿忠,给这小子涨涨记性。”
    “是,老大。”
    山贼头子旁那个膀大腰圆的‘山贼乙’闻言应了一声,大步朝着李郃走去。
    李郃撇了那人一眼,这人那‘山贼乙’的名字,也随之变为了‘山贼阿忠’。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山贼阿忠摩拳擦掌地走向李郃,待走近后者时,猛向挥拳朝着李郃的面门砸了过去,看他挥拳的动作,这一拳显然力道不弱。
    然而下一息,这只拳头却被李郃稳稳地接住了。
    “……”
    李郃看着山贼阿忠,山贼阿忠也看着他。
    相比较李郃无可奈何的神色,后者满脸错愕,甚至有些惊慌。
    “阿忠,你在搞什么鬼?”山贼头子不耐烦地催促道:“快解决这小子!”
    话音未落,四周那群山贼给纷纷开口,或揶揄,或催促。
    “阿忠,你在干什么?”
    “干掉这小子!”
    “你不会连区区一个小崽子都解决不了吧?”
    面对着自家首领的催促,面对着山寨同伴的揶揄与催促,山贼阿忠一声不吭,憋足了劲想要抽回拳头,然而眼前这个个子不算高的小崽子却用手死死捏着他的拳头,让他无法抽拳。
    “怎么了?”
    看着憋地满脸通红的阿忠,李郃冷笑着故意问道,同时手中又使了几分劲。
    只听咔地一声,山贼阿忠被李郃捏住的拳头发出了骨头碎裂的声音,旋即,阿忠一声惨叫,竟在李郃的力量下噗地一声跪倒在地。
    四周的哄笑、揶揄、催促一下子消失不见,方才还满脸嬉笑的群贼,脸上都露出了惊愕。
    此时李郃这才松开手,任由山贼阿忠用左手捧着右手跪在那哀嚎,痛得全身发抖。
    “我再说一遍……”
    双目扫过围住自己的众山贼,李郃神情平静地沉声道:“让我走!”
    见此,那山贼头子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忽然,他怒声喝道:“宰了他!”
    听到这话,围住李郃的那十几名山贼如梦初醒,一个个神色狰狞,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涌向李郃。
    『嘁!』
    心治躲不过去,李郃暗哼一声,一把握住手中的长棍,单臂抡出一棍,以迅雷之势,一棍扫在离他最近的那名山贼的头颅一侧。
    只听砰地一声,那名山贼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旋转,足足被击飞出了两丈远,落地之后吧嗒吧嗒翻滚了几圈,旋即一动也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
    在场的众贼面色顿变,惊得纷纷停下了脚步。
    此时就见李郃手持木棍扫了一眼周围那群山贼,在吐出一口气后,眼神随之变得锐利。
    “不是要打么?来吧,一起上!”
    “……”
    一干山贼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