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狐氏村

大国将相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进村后李郃几人才知道,这个村子名为‘狐氏’,而那位名为狐费的中年人,便是村内族长的长子。
    为了感谢李郃三人救了村内的族女阿月,狐费这位少族长大手一挥,宣布召开宴会款待恩客。
    于是整个狐氏村便开始忙碌起来。
    不多时,在村子中心的那片空地上,几名身强力壮的狐氏青年便搬来了一口巨大的铜鼎,倒入清水,旋即在铜鼎底部塞入柴火将其点燃。
    而期间,一些妇人们则搬来十几张大桌,遥遥围着那铜釜依次摆放在四周。
    “请!”
    “请。”
    在狐费的邀请下,李郃与其一同在主位上坐下,李应、彭丑二人则坐于下首的那张大桌。
    随后又有两名年轻人搬来了一口较小的铜鼎,就摆放在李郃与狐费所坐的主位前方,同样在底下塞入木柴将其点燃。
    这口铜鼎可不是用来烹煮食物的,这是一口用来煮酒的酒鼎。
    这不,在彭丑双目放光直勾勾的注视下,两名村内的年轻人各自抱来了一坛酒,倒满了整口酒鼎,一时间,夹杂有糟味的酒香,便散播到了李郃几人这边,勾得彭丑忍不住连连咽着唾沫。
    该村的热情与豪爽远不止如此,不多会工夫,便有几名年轻人抬着一头死去的大猪来到了那口食鼎旁。
    单看那头猪的咽喉位置还在不停地淌水,不用问也知道这头猪是现宰的。
    看着几名村内的年轻人现场将那头猪斩成大块大块,投入那口食鼎中,就连李郃亦感觉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这世上的人除非来了贵客,否则连家禽都不舍得宰杀,又何况是猪牛羊这等家畜,今日这村子为了感谢他们,宰杀一头猪款待三人,可谓是极有诚意了。
    想到这里,李郃有些过意不去地对狐费说道:“叫贵村破费了,实在是……”
    “欸,哪里的话。”
    狐费抬手打断了李郃的话,笑着说道:“三位救下我族女,有恩于我狐氏,杀一口彘、宰几只禽,何足挂齿?”
    好家伙,感情不止杀了一头猪,还宰了几只家禽?
    这让李郃越发感觉有点过意不去,抱拳说道:“我等只是举手之劳,贵村如此盛情相待,反而令我有些……”
    “哈哈,小兄弟千万别这么说。”狐费压下了李郃的手,一脸真诚地说道:“或许对几位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等而言,却关乎一名族女的性命……”
    从旁,李应好奇问道:“那位小姑娘,莫非是少族长的女儿么?”
    “那倒不是。”狐费笑着解释道“不过我狐氏族人向来和睦亲善,况且家父又是族长,在下自当照顾好每一位族人。”
    “原来如此。”
    李郃恍然地点点头,对狐费所说‘族人和睦亲善’一事好不怀疑,毕竟他们送阿月回村时曾亲眼看到狐费带着一大群村内的年轻人,举着火把正准备离村。
    显然他们当时是准备离村寻找阿月的下落。
    再者,让看到阿月安然无恙返回时,狐费与村内那些年轻人高兴以及如释重负的情绪,也全然不是作假。
    只是李郃心中仍有疑虑,忍不住问道:“为何要叫一个十岁的孩子独自上山拾柴呢?”
    听到这看上去有些责怪意思的询问,李应故意咳嗽了两声,没想到狐费毫不在意,苦笑说道:“小兄弟说的是,此事怪我。”
    “不是……”
    李郃有些尴尬,摆摆手说道:“少族长误会了,我作为外人,没有责问少族长的意思,也并非觉得少族长有过错,我只是觉得……我想问问,她父母呢?”
    狐费捋了捋胡须,叹息着解释道:“都不在了。……阿月的生父,早些年应征入军,前些年在战场上战死了,只剩下阿月的母亲独自抚养女儿。随后没过两年,阿月的母亲也因为思念丈夫、外加过于操劳,不幸病故……”
    “哦……”
    李郃默默点了点头。
    他忽然想起之前在山上,当他询问阿月的父母时,那个小姑娘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关于父母的事。
    在李郃沉默之际,狐费又叹息道:“……村里的人一直暗中照顾着那孩子,每日的饭菜,也都有人给她送去,而那个善良的孩子也懂得感恩,平日里主动替村里的人缝洗衣服,做些尽己所能的事……后来她慢慢长大了,勉强可以独自生活了,就越发不想给村里添麻烦了。”
    顿了顿,他又感慨说道:“以往,凡是村里有人上山砍柴,都会额外带一些给那孩子,久而久之地,那孩子就觉得她给村里人添了麻烦。于是她便偶尔偷偷离村,上山拾柴……之前被人发现过一次,我也曾训斥过她,不过那次她回来地早,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再者当时那孩子被我说了几句,吓地哭哭啼啼的,我也就只稍稍训斥了一下,没想到……”
    『原来如此。』
    李郃微微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狐费忽然抬头看向一个方向。
    李郃亦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在场地的一侧,那个叫做阿月的小姑娘正被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板着脸训斥。
    虽然这周边过于吵闹,李郃也听不清那位老人是如何训斥的,但看老人满脸严肃,再看那小丫头耷拉着脑袋,显然是被训斥地很惨。
    “那位便是家父。”狐费微笑着对李郃解释道。
    “原来是令尊大人……”
    李郃恍然大悟,再次看向远处,却见那位老人在严厉训斥罢那个小姑娘后,忽然换上了一副笑脸,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动动嘴唇又说了几句什么。
    『真不错啊,这个村子里的人……』
    李郃心下暗暗赞道。
    不得不说,这个村子让他感到一种浓浓的人情味,颇让人羡慕。
    就在李郃感慨之际,远处那位老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李郃的视线,在抬头看向李郃,朝着后者微微一笑后,便带着那个小女孩走了过来。
    见此,狐费立刻起身迎上前去,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父亲。
    李郃亦站起身来,主动与那位他印象不错的老人抱拳行礼:“小子李郃,见过老丈。”
    从旁的李应亦起身抱拳行了一礼,唯有彭丑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口已散发出阵阵浓郁酒香的酒鼎,连李应暗中提醒他都没有发觉。
    “两位坐,坐,不必客气。”
    狐费的父亲姑且就称呼‘狐老’,他在儿子的搀扶下坐到位子上,连连招呼李郃与李应入座。
    待李郃二人重新入座后,狐老将阿月唤到身旁,郑重其事地说道:“今日多亏了小兄弟你们几人,否则这丫头……丫头,还不快跟恩人道个谢?”
    “谢谢大哥哥。”
    可能是刚刚遭到训斥的关系,此刻的小丫头不比之前的活泼,耷拉着脑袋,显得十分拘束。
    见此,李郃微笑着说道:“日后要听话,莫要再独自偷偷离村了,万一再碰到山里的野兽怎么办?”
    “哪会次次碰到……”小丫头还没嘟囔完,就被狐老用拐杖柄轻轻敲了一下脑袋,板着脸吓唬道:“还敢顶嘴?老夫见你是女娃儿才饶过你这回,否则,哼!”
    小姑娘下意识抱住了脑袋,可怜兮兮的模样逗得众人皆笑。
    “去,给几位恩公舀酒。”
    “诶。”
    在狐老的示意下,小姑娘蹬蹬蹬跑到酒鼎旁,舀了一大碗热酒,旋即在彭丑目不转睛的注视下,端到了李郃面前,欢喜中带着几分羞涩道:“大哥哥,请用酒。”
    “多谢。”李郃伸手接过。
    或许是想表达不用谢的意思,小姑娘使劲摇了摇头,旋即竟站在李郃身旁,面色绯红地盯着李郃看,看得李郃感觉有点不自然。
    “啪。”
    狐老的拐杖轻轻敲在了小丫头的身上,故作不满地催促:“还有另外两位恩人呢?”
    “哦。”
    小女孩如梦初醒,赶忙又舀了两大碗酒,先后端给李应与彭丑。
    “叔叔,请用酒。”
    “……多谢。”
    李应嘴角牵了牵,旋即表情古怪地争取道:“其实哥哥我岁数也不大……”
    对比李应,彭丑浑不在乎叔叔或哥哥的称呼,伸手接过阿月端来的酒碗后,咕嘟咕嘟一饮而尽,旋即畅快地吐了口气。
    紧接着,他又直勾勾地看着小姑娘,聪明的小姑娘赶忙又去舀了一碗。
    “好酒量。”
    此时狐费已走到酒鼎旁,见彭丑喝酒豪爽,顺嘴称赞了一声,旋即也亲自舀了一碗酒,端到了父亲狐老面前:“父亲。”
    “唔。”
    狐老接过酒碗举向李郃,笑着说道:“这酒是村里酿的,小兄弟且尝尝。”
    “恭敬不如从命。”
    李郃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只感觉这酒入口醇香。
    虽然比起记忆中的同类酒逊色许多,并且感觉酒里还有一些杂质,但他可以相信,这酒在这个年代绝对称得上是佳酿了。
    就在他准备放下碗时,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狐老还在咕嘟咕嘟地畅饮,仿佛要将一碗酒喝完。
    『一把年纪,酒量不错啊……』
    心下惊讶着,李郃亦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等到他放下酒碗时,狐老正面色红润、笑眯眯地看着他。
    再看老人的碗里,也已经空了。
    “小兄弟人不错,酒量更不错……”狐老笑眯眯地看着李郃。
    李郃亦恭维道:“比不上老丈的酒量……”
    “哈哈哈,老了。”
    狐老摇摇头,带着几分自豪吹嘘道:“老夫年轻的时候,一口气能喝半鼎,如今不成了,不知还能活多久……”
    李应面带微笑,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吹牛。
    要知道今日煮酒的那口酒鼎,虽说比不上那口食鼎大,但也足以躲进去像阿月这岁数的小孩子,一口气喝半个鼎?
    他不信。
    “我看老丈身体健朗,不逊年轻人。”
    “哈哈哈,承小兄弟吉言……来来来,喝酒喝酒。请!”
    “请。”
    一连三碗酒下肚,饶是李郃也微微有些醉意,而狐老更是喝得满脸红光。
    忽然,狐老问李郃道:“小兄弟可曾婚配?”
    “……”
    冷不丁听到这话,李郃错愕地看向狐老。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