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夜议

大国将相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河西少梁?』
    李郃讶然看着狐老,有些纳闷这位老人为何闻之色变,甚至不慎摔碎了手中的酒碗。
    “父亲。”
    狐费一脸关切地走上前来。
    “无事,只是酒稍喝多了些……”
    狐老不动声色地摇摇头,旋即转头对李郃说道:“小兄弟,老夫得暂离一下……”
    尽管不知究竟怎么回事,但李郃也看得出来狐氏村遇到了极大的麻烦,自然不会有什么看法,他连忙说道:“老丈言重了,还是先处理要事。”
    狐老怅然地点点头,又嘱咐狐费道:“伯惠,你在此陪小兄弟,切莫失礼。”
    “是,父亲。”狐费颔首道。
    见此,狐老强打笑容朝李郃点了点头,旋即便领着女婿田颐离开了宴会。
    目送着狐老几人离开,李郃隐约听到那田颐那刻意压低的声音:“家父已连夜去拜访了乐氏,命小婿前来传讯。……家父有意请几家至岳丈大人处,一同商议对策,共进共退……”
    『居然要几个大家族共进共退?看来‘西迁’一事不小啊……』
    李郃心下暗暗嘀咕,一转头见狐费满脸忧愁地坐在身边,他连忙说道:“若村子出了大事,自当以村子为重,少族长不必在意我等。”
    狐费闻言勉强挤出几分笑容,笑着说道:“小兄弟于我村有大恩,就算发生了些什么,又岂能撇下恩客?”
    说着,他见李郃要开口,摇摇头说道:“况且这么大的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拿定主意的。……来,咱们喝酒。”
    见狐费主意已决,李郃也不好再说什么,端起酒碗与狐费饮了一碗。
    旋即,他好奇问道:“若少族长不介意的话,我想问问之前提到的‘河西少梁’,那究竟是何处?为何狐老与少族长听后,神色……呃,有些担忧。”
    “担忧么?”
    狐费苦笑了一下,叹息道:“小兄弟或许不知少梁,少梁,即少梁国,乃是西河一个小国,附庸于我魏国……”
    他简单地向李郃解释了一番,李郃这才知道这父子二人为何谈‘少梁’色变。
    原因很简单,仅四个字就能充分说明少梁是何等的凶险之地:直面西秦!
    不错,少梁国坐落于河西,就夹在魏、秦两个大国之间,而魏秦两国近些年来的战争,也几乎都围绕着河西那片土地,堪称是战乱之地。
    又饮了一口酒,狐费惆怅地说道:“西秦野心勃勃,一直以来都想要吞并河西,而一旦秦国发起进攻,少梁便首当其冲……今安邑决定令诸家族西迁,多半也是为了增强少梁,防备秦国的进攻,只是……”
    『……只是‘西迁’的家族,将成为了牺牲。』
    李郃在心中默默补全了狐费的话。
    平心而论,若着眼于魏国,魏国这项决定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作为即将‘被牺牲’的家族,那肯定是无法接受的。
    作为局外人,李郃也不好多说什么,唯有陪着狐费喝酒。
    当晚宴会结束后,狐费吩咐村人收拾场地,而他则领着李郃、李应、彭丑三人来到了大屋,也就是狐氏一族祖传下来的祖屋。
    几人进了大屋,便看到狐老独自一人坐在堂内,面前的矮案上放着一碗茶。
    “父亲。”
    狐费走上前拱手施礼,问道:“伯适人呢?”
    狐老吸了口气,平静地说道:“老夫叫他连夜回家族传讯了……对了,伯惠,明日几家族长或将造访我狐氏,一同相商西迁之事,此事你安排一下,切不可失了礼数。”
    “请父亲放心。”
    狐费拱手应道。
    此时,狐老也看到了跟在狐费身后的李郃几人,遂拄着拐杖站起身来,一边走向李郃一边微笑着说道:“时候也不早了,小兄弟你们也好好歇息……伯惠,你给小兄弟他们安排一个住处吧。”
    “是,父亲。”
    狐费拱手应道。
    狐老点点头,旋即又看向李郃,叹息道:“老夫本欲招小兄弟为族婿,奈何我狐氏如今遭遇横祸、前景难料,老夫也不想拖累几位。今晚,小兄弟几人便好好歇息,待明日天明,老夫叫人准备一些干粮、盘缠,几位就尽早离去吧。”
    尽管心里知道狐老并无恶意,甚至还是好意,但听到这话,李郃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忽然,李郃瞥见从旁的狐费面色微变,他心下微微一动,想到了一件事:莫非狐老已断定‘西迁’之事已无法更改?
    仔细想想也是,安邑乃是魏国的都城,安邑决定的事,又哪里是地方上的家族可以抗拒的?
    就算狐氏、田氏等几个家族想要联合起来更改这件事,但恐怕也难以更改安邑做出的决定。
    当晚,在狐费给他安排的屋内,李郃躺在榻上,思忖着今日发生的事。
    尽管隔着一层墙壁,但他仍能清楚听到隔壁传来了彭丑的鼾声——那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已经睡着了。
    相比之下,李郃却没有困意,倒不是因为彭丑的鼾声,而是因为去留的问题。
    不多时,门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
    李郃翻身下榻,打开了屋门,旋即便看到李应端着一盏油灯站在屋外。
    见此,李郃也没有说话,顾自走到了屋内的桌旁坐下,而李应则在进门后关上了屋门,二人颇有默契。
    关上屋门,走到桌旁,李应在李郃对过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油灯放在桌上,口中问道:“阿郃,你什么打算?”
    “阿郃?”李郃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应。
    李应嘿嘿笑道:“我以为咱们都那么熟了……要不我再喊你英雄?”
    李郃翻了翻白眼,也不在计较李应对他的称呼,皱眉问道:“你怎么想?”
    见李郃反问,李应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几分,他压低声音说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尽早离开,莫要掺和这趟浑水……你今日也听那狐费说了,西河乃魏、秦两国的厮杀之地,据我所知,魏、秦两国为了争夺西河那片土地,彼此都付出了几十万军队的伤亡。你说在什么情况下,安邑才会决定强行将一部分家族迁至西河?很简单,西河的人死光了呗!”
    “……”
    李郃瞥了一眼李应,伸手拿起桌上放水的瓦罐,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口中淡淡说道:“你今日没少吃人家的酒肉,如今见人家遭难,你就想跑了?”
    虽然有点不喜李应说话的口吻,但不可否认,其实李郃也倾向于这种判断:若不是西河的人死完了,魏国何必强行迁一部分魏人至少梁国,亦增强少梁的实力?
    李应愣了愣,表情古怪地问道:“阿郃,你不会是打算跟着去少梁吧?”
    “……”
    李郃端起碗喝了一口水。
    平心而论,他倒也不是非要头铁、跑到少梁那片凶险之地去,只不过他对狐氏一族印象很好,不想因为狐氏一族前景难测就撇下他们自行离去罢了。
    “你不是说要追随我么?怕了?”
    李郃斜睨了一眼李应。
    “追随你这事不假,但我可没想过去送死啊。”
    “你觉得我去少梁,是去送死?”李郃不悦地看向李应。
    岂料李应没好气地回道:“我说的是我!……你跟阿丑当然不怕,你俩可是能手撕豺狼的怪物,我可是个普通人啊!万一我死在少梁怎么办?我还没给我家传宗接代呢!”
    他这一番自嘲,倒是说得李郃哑口无言。
    好吧,跟「80」武力的李郃、「70」武力的彭丑相比,仅仅只有「30」武力的李应,的确只是一个‘普通人’,比寻常普通成年男子强不了多少,哪怕一个不慎死在少梁那片大国的战场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就在李郃沉默之际,李应忽然话锋一转,又说道:“其实嘛,咱们跟着狐氏前往少梁,也不是不可以……”
    李郃惊奇地看向李应,埋汰道:“你又不怕死了?”
    “当然怕!”
    李应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旋即说出了他的想法:“仔细想想,既然魏国下令国人西迁,可见少梁那个附属国人少,挡不住秦国的攻势,可问题是,就算迁过去一部分人口,少梁就能挡住秦军的攻势了?倘若到最后还是挡不住,介时魏国必然还得派遣援军,除非魏国放弃少梁,放弃整片西河之地……换句话说,就算咱们去安邑投军,也未必躲得开去少梁这件事。”
    『聪明!』
    李郃暗赞一声,对这个只有「30」武力的家伙刮目相看。
    而此时,李应又压低声音说道:“与其倒时候作为魏军一员被派到西河支援少梁,那还不如跟着狐氏几个家族一同前往少梁,狐氏肯定会承咱们的情。……介时,以你与阿丑的勇武,再加上狐氏的支持,咱们未必不能在少梁飞黄腾达。”
    刚想称赞李应的李郃听到这番功利的言论,一下子就没了兴致。
    但不可否认的是,李应的判断确实最有利于他们当前。
    片刻后,待将李应赶回隔壁屋子,李郃枕着双手躺在榻上,思忖着他方才与李应的交谈。
    “少梁……么?”
    低喃着,李郃缓缓合上双眼。
    在这个诸国林立、战乱不断的年代,他心中亦渴望能闯出一番事业,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惊世之言,更是早已在他心底扎了根。
    相比太过于强盛的魏国,强盛到底层的人已很难在短时间内爬到高位,少梁国正值用人之际,这就意味着有才能的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更轻松地取得高位。
    这样一想,前往少梁或许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