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入军考测

大国将相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收队!”
    “喝!”
    随着营将韦诸一声令下,正在校场上操练的那上千名士卒齐喝一声,散开了阵列。
    其中有一部分人朝着韦诸、李郃这边涌了过来,显然是注意到了李郃等人,猜到今日或许有新人投军,遂围过来瞧瞧热闹。
    毕竟众所周知,韦营将对新卒的要求可是相当高的。
    而此时,韦诸则一脸冷漠地领着狐费、李郃一行人来到了那块巨石旁。
    他也不理睬周遭那群围过来瞧热闹的新卒,转过身面朝李郃等人,伸手拍了拍那块堪堪有半人高的巨石,面无表情地说道:“韦某麾下,不养废人!若不能搬起这块石头,就滚回去吧!”
    听到这话,彭丑与狐豨等人心中大怒,李郃亦微微皱了皱眉,对韦诸这恶劣的态度也有些不快。
    他深深瞥了一眼韦诸,暗自评估着此人的实力。
    「营将韦诸:
    此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如磐石、虎背熊腰,双目透露狠色,气势迫人,俨然是沙场宿将。
    武力评估:70
    威胁评估:大」
    『……』
    李郃眼中微微露出几分诧色。
    自遇到彭丑之后,他又一次碰到了一个武力值高达「70」的猛士,而不可思议的是,此人带来李郃的威胁感却要远远高过彭丑。
    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毕竟彭丑最初只是赵国军队的一个小卒子,没过多久便与李应一同当了逃卒,受余羊那伙人的拉拢落草为寇,几乎也没有经受过什么锻炼,而眼前这位韦营将,俨然是多次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猛将,因此两者给李郃的威胁程度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我来!”
    就在李郃暗自惊诧之际,狐奋率先走了上前,卷起衣袖走到那块巨石旁。
    韦诸上下打量了几眼狐奋,轻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点点头作为示意。
    见此,狐奋深扎马步,双臂抱住那块巨石,口中喝道:“起!”
    随着他的大喝,那块巨石当即被拔起,但很快就落了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在周遭围观的营内士卒一瞧,顿时哄笑起来。
    “就这点力气?小子,回家吃奶去吧!”
    “哈哈哈——”
    『太心急了。』
    李郃皱着眉暗暗摇头。
    此时狐奋也意识到自己丢了脸,有些慌张地看向韦诸,恳求道:“我还未使出全部力气,请让我再试一次。”
    韦诸环抱双臂站在一旁,闻言瞥了一眼那块巨石,又瞥了一眼狐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仅此一次。”
    狐奋如释重负。
    从旁,李郃提醒他道:“狐奋,这次慢慢来,莫要心急。”
    狐奋点点头,一改之前的急切,站在巨石前深吸了几口气。
    而听到李郃的话,韦诸转头瞥了一眼李郃,但依旧面无表情。
    足足调息了十几息,让那群在周遭围观的士卒都等着有些不耐烦了,纷纷起哄、嘲笑。
    对此狐奋多少也受到了一点影响,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将那块重达几百斤的巨石抱了起来,尽管憋得满脸涨红。
    “还不错……”韦诸面无表情的脸上,稍稍露出了几丝满意的笑容。
    见此,狐奋精神振作,咬着牙又将怀中的巨石放置到了地上。
    但听‘砰’地一声闷响,巨石稳稳落地,而此时狐奋也精疲力尽,身形摇晃、站立不稳,幸亏及时扶住了那块巨石。
    见此韦诸轻哼一声,又说道:“……虽说还算不错,但也只是小卒子的程度罢了。”
    『小卒子?』
    李郃皱眉瞥了一眼韦诸,旋即便看向在周遭围观的那群士卒。
    一打量他才发现,这群士卒的身体素质竟然都在「30」至「40」左右,毫不亚于他在令狐邑见到的魏卒。
    『这韦诸,莫非走的是‘精兵’路线么?』
    回想起韦诸方才那句‘我麾下不养废人’的话,李郃隐隐猜到了几分。
    想来也是,少梁只是一个小国,每一套军备、每一份粮食都极其珍贵,自然要供养给那些最优秀的军卒,若降低投军入伍的门褴,对这个国家反而不利。
    这样一想,这位韦营将的严格把关,证明少梁的军队其实还是很有想法的,多半不是那种‘混日子’的军队。
    “下一个!”
    “我来。”
    随着韦诸的催促,狐贲沉着脸走了上前。
    鉴于狐奋的前车之鉴,狐贲不急不躁,站在那块巨石前深吸几口气,旋即稳稳当当地将那块几百斤的巨石抱了起来,直到韦诸点头示意,这才将石头放回到地上。
    与之前的狐奋相比,狐贲虽同样憋着满脸涨红,但放下巨石后仍留有几丝力气,至少没有像狐奋那样出丑。
    这让韦诸颇为满意,点点头道:“稍加磨炼,倒是可以做个伍长。”
    听到这话,狐贲先是一喜,脸上露出几分笑容,但很快就又收了回去,毕竟伍长这个军职在他看来未免也太小了。
    此时,狐豨走了上前,跟彭丑缺根筋的他,似乎并不惧面无表情的韦诸,转头问后者道:“若我举起这块石头,营将许我什么职位?”
    韦诸不禁哑然,眉头一挑,上下打量了几眼狐豨,饶有兴致地说道:“若你能将其举起,我便许你百人将!”
    这话一出,在周遭围观的士卒们顿时哗然,议论纷纷。
    “举起这块石头便可称为百人将?可恶!当初咱们入伍时怎么没这好处?”
    “那你现在去也不迟啊?……别说梦话了,那块石头重达几百斤,能搬起就不易,何况是将其举起?”
    “举起那块石头?那小子说什么大话?”
    “看他如何收场!”
    在周遭士卒的纷纷议论下,听到韦诸许诺的狐豨精神大振,只见深吸几口气,旋即深扎马步,伸手抱住那块巨石,一下子就将其抱了起来,论速度,远超之前的狐奋与狐贲。
    见此,韦诸眼睛一亮。
    事实上这个时候,狐豨就已经合格了,但他牢记着韦诸方才的许诺,待抱起那块石头后并不放下,大喝一声,将其举到了右肩上,借肩膀之力将这块重达几百斤的石头抗起。
    围观的士卒再次哗然。
    “这小子……”
    “想不到这小子居然真有这把力气……”
    “喂喂喂,他不会是说真的吧?他真要将这块石头举起来?这可是有几百斤啊……”
    “别做梦了,我看这小子也差不多力竭了。”
    “嘿……”
    听着周遭那群士卒一个劲地说着风凉话,李郃眼神冷漠地瞥了他们一眼。
    他有心喝斥这些人,或者为狐豨加油鼓劲,但看着狐豨紧咬牙关、满脸涨红、全神贯注的模样,他也不敢出声,免得惊扰到狐豨。
    而就在这时,忽听狐豨再次大喝一声,右手托着那块巨石的底部,咬着牙慢慢将其从肩膀上托起。
    从始至终环抱双臂站在一旁的韦诸,此刻终于动容,双目放光地看着狐豨,眼中露出爱才的渴望。
    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他看到狐豨在试图举起那块石的期间,其双臂肌肉在不停地颤抖。
    这要是万一脱手……
    韦诸面色微变,轻喝道:“小子,不要勉强……”
    然而,固执的狐豨仿佛没有听到韦诸的劝说,咬着牙,面色狰狞,硬生生将那块巨石举了起来。
    见此,周遭的士卒一阵惊叹,但其中也夹杂着一些酸溜溜的话。
    “居然真的被这小子举起来了……不过,他还有力气放下么?”
    “嘿!这时候倒是脱手,那可就有乐子瞧了……”
    “嘿嘿,我看这小子多半要负伤……搞不好会被砸死。”
    “谁叫他说大话呢……”
    听到这群人的埋汰,彭丑勃然大怒,大声骂道:“一群杂碎,给俺闭嘴!”
    若放在平日,似彭丑这般辱骂军中士卒,韦诸肯定要喝斥,甚至给予处罚,但此时的韦诸却顾不上彭丑,因为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狐豨,心下暗骂这小子不要命。
    事实证明,在举起这块巨石后,狐豨确实已经力竭,再也无力稳当将巨石放回地上,只能咬着牙苦撑着,不知该怎么办?
    忽然,他力气一虚,举在头顶的巨石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见此,早就盯着狐豨的韦诸面色顿变,两步上前,一把拽住狐豨肩膀处的衣服,试图将其整个人给拽出来。
    没想到,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右手一手托住了下落的巨石,正是同样瞧出了狐豨后继无力的李郃。
    “你……”
    已将狐豨拽到身后的韦诸震惊地看着李郃,看着李郃单手托着那块巨石,缓缓将高度降低,降低至胸前左右。
    倘若说狐豨让韦诸感到惊喜,那么李郃,显然是让这位韦营将感到了震惊。
    毕竟那可是一块重达几百斤的石头,单手将其托起?这小子是个十足的怪物啊!
    在周遭围观的士卒们也惊呆了,睁大着眼睛,倒吸一口冷气。
    然而更让人震撼的人,李郃甚至还单手轻抛,举重若轻地将那块巨石抛离掌心,旋即再稳稳接住。
    虽然仅仅只是抛起距掌心一尺的高度,但也足以看地众人目瞪口呆。
    忽然,李郃转头看向周围人群中那一撮之前对狐奋、狐贲、狐豨三人冷嘲热讽的士卒,脸上露出几分冷笑,竟猛地将手中的巨石朝对方抛了过去。
    看到那块巨石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自己等人砸来,那个方向的士卒大惊失色,连连后退。
    但事实李郃早已估计好了,就算那些人不动,那块石头也砸不到他们。
    “砰!”
    重达几百斤到石头,砰地一声重重砸在泥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哎呀,不小心手滑了……”
    自言自语一句,李郃转头看向韦诸。
    手滑?
    你这分明是抛出去的啊……
    韦诸嘴角牵了牵。
    不过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营所有的士卒加起来都不及眼前这个怪物……这个小兄弟来得有价值!
    他双目放光地看着李郃,亲热地问道:“小子,你叫什么?”
    “李郃!”
    “李郃……很好,从今日起,你就是百人将了!”
    此前对几人面无表情的韦营将,此刻满脸笑容,仿佛捡到了价值连城的宝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